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校草多娇(二二)
    刘子书闭上眼睛,拳头在身侧发抖,他气急反笑:“真想撕烂你那张嘴。”

    温茶似笑非笑:“你有这个本事?”

    刘子书睁开眼睛,眼底一片阴冷:“有没有这个本事,你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温茶抽出纸巾擦擦手,“那也要等你有这个本事了。”

    说罢,她不欲再和他多做交流,抬步就要离开。

    经过刘子书身边时,她微笑如花,笑容里嘲讽和轻蔑不加掩饰,“等你有这个本事了再来找我好了。”

    刘子书眼睛里的阴鸷浓郁的几乎要将人淹没,他一把擎住她的手,“很好,你成功的惹怒我了。”

    温茶挣扎着甩开他:“放手!”

    刘子书毫不怜香惜玉加大手上的力道,将温茶的手腕死死禁锢在手掌心,冷笑道:“让我放手,休想!”

    温茶一拳打在他心口,厉声道:“放开!”

    她挣扎的厉害,拳头更是在他胸口打的钝痛,刘子书伸手就对着她娇嫩的脸甩了一耳光,“你给我住嘴!”

    剧痛从嘴角蔓延到侧脸,温茶眼神有片刻呆滞,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刘子书,“你敢打我?”

    刘子书一把握住她的腰,将她狠狠拖进怀里,“不止打你,我还要你这张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你这个贱人!”

    一想到温茶这个贱人跟江景在一起,刘子书的眼睛顿时红起来,“你和江景给我的羞辱,我都要一笔一笔的还给你!”

    温茶被他看的满头冷汗,朝着外面大喊道:“服务员!服务员!!”

    之前送她过来的女服务员应该就在不远处,她朝着外面放大声音疯狂的叫着。

    那个服务员听见声音一定会进来的,刘子书一定不敢拿她怎么样。

    刘子书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以为还有人在外面?”

    温茶面上闪过一丝惶恐,“你什么意思?”

    刘子书看了一眼门口,笑的疯狂而得意:“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温茶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她大叫起来:“有人吗?里面有人吗?快来人!救命!”

    “别费劲了。”刘子书看笑话似得看着她,“你以为我为什么敢堵在这里。”

    里面和外面都没有人。

    温茶意识到这一点,整个人都僵了。

    “你想要干什么?”

    “你说我想要干什么?”

    刘子书手指在她面上蛇行般摩挲着,“看看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都肿了,不知道江景看到会不会心疼死。”

    “江景。”

    想到这个名字,温茶希冀的朝着外面看去,心里有了底气,“江景是我男朋友,他不会放我不管的,你最好放开我。”

    刘子书笑着叹气,“还真是天真。”

    “……”

    “你以为江景会来救你么?”

    温茶十分笃定:“江景他就在边上,只要他听见声音他一定会来。”

    刘子书拍拍她的脸,“别傻了,他是不会来的。”

    他放开她的脸,手指冰冷的触上她裙子的衣扣,眼睛里闪过无数贪念,手指挑开一枚扣子,声音温柔的开口:“你知道么?我一直都很想尝尝你的味道呢……”

    温茶打了个寒颤,声音都变色了,“你要做什么?”

    刘子书解开第二颗扣子,凑在她颈间,深深地嗅了一口,“真香。”

    “放开!你这个混蛋!”

    温茶伸手拼命的在刘子书伸手脸上抓着,“你这个禽兽!你敢碰我一下,江景不会放过你!”

    刘子书眼睛里闪过一丝血色,一把将她推到洗手台的大理石边,顺手关上了卫生间的大门,静静地朝她走过来,“你应该担心,过了这一夜,江景还会不会要你这只破鞋!”

    他伸手解开皮带,一步一步,恍若魔鬼,朝着她走过来,“当然,如果他知道他我们就在他包厢边上的卫生间里,你说他会不会比死还要痛苦?”

    温茶眉宇间闪过惶恐和难堪,似乎已经想到那个场景。

    “你不能这么做!”

    他张开手,一把抱住她,张嘴就对着她的脸亲下来,“别说话,我只想听你的惨叫!”

    温茶偏头躲开,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你这个畜生!”

    她一脚踢向他胯下想脱身,刘子书早有防范,避开她的同时,抓起她的头,朝着洗手台磕过去,“上两次不过是在让你,你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脑门上传来一阵剧痛,温茶的脑袋却是一片清醒,她想要伸手阻止刘子书,刘子书一把甩开她,伸手去解她的裙子,“小贱人,你长得这么漂亮,今天我会尽量温柔一点的。”

    他的气息像是洪水猛兽一般侵蚀温茶鼻息,温茶差点呕吐出来,对被救也没了最后一丝奢望。

    女服务员显然是刘子书的人,其余人也都被刘子书买通了,今天她就要完了。

    刘子书的手摸上她的眼睛,笑的格外绚烂,“真想看这双眼睛哭起来是什么样子,一定很美。”

    他低下头就要去吻温茶的眼角。

    温茶蓦然睁开眼睛,一向美丽清澈的猫瞳里渲染上了不属于自己的幽深。

    她知道没人会来救自己,眼眸顿时被眼泪浸湿,“你真的要对我施♀暴?”

    “我喜欢你啊。”刘子书的手指在她眼睑上游移,“我说过很多次了,你怎么就没想过喜欢我呢?既然我得不到你的喜欢,我更想毁了你。”

    说罢,他压上了她的身体,迅速的褪去自己的衣物,就要动作。

    温茶眼泪流进发丝里,眼里忽然无欲无求起来,她轻轻开口:“在你动手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刘子书顿住,“什么?”

    温茶忽而间笑了一下,“你还记得那次我去你家吗?”

    刘子书并未放在心上,反而道:“哦?抓住了我的把柄?”

    温茶笑的更冷:“你还记不记得你那些书?”

    刘子书动作猛的一僵,“你说什么?!”

    温茶抬起头,凑近他耳边,低声说:“我在其中三本书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刘子书眼神一冷,“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

    “哦,还有那个叫宋雪的女生,据说她是你的高中同学,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却死于一场车祸,这个你应该也很清楚才对。”

    刘子书浑身都僵硬了,他从温茶身上爬起来,眼底深沉的盯住温茶,里面有惊疑不定,“你以为你说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就能让我放过你?”

    温茶从洗手台上跳下来,系好被解开的两颗扣子,对上刘子书的眼睛,“这些是不是子虚乌有你最清楚。”

    刘子书嗤笑一声:“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八道,等警察找到你家,真相自然大白。”

    刘子书被她笃定的态度逗笑了,嘲笑她的天真,“就算我真的做了什么,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以为警察是你家吗?凭你信口胡说就敢查刘家?”

    温茶伸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哪里还有刚才的狼狈,她甚至笑的十分明媚,“所以我才差点让你得手啊。”

    刘子书猛然意识到不对,红着一双眼睛看着她:“你做了什么?”

    温茶眨眨眼睛,“我不过报了个警,顺便把刚才你和我的录音发给了江景而已。”

    “……”

    “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来,至于你,”温茶似笑非笑道:“你之前做了什么没关系,但你企图强♀奸我这件事,一定会让你有所收获的,毕竟,你已经成年了。”

    成年人,在绝对的证据面前,休想挣脱法律的制裁。

    刘子书睁大眼睛:“你算计我?”

    温茶摇了摇头:“我只是勾出你心里最深处的魔鬼罢了。”

    她脸上的笑意太过显眼,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就连方才的脆弱和惊惶也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计谋。

    刘子书的拳头紧握起来,欲念从身体里退却,沉淀下来的是无边的毁灭**。

    “你以为你说的这些就可以威胁我了吗?”

    温茶不置可否:“我更想知道,宋雪同学的那双眼睛,究竟在哪里?毕竟,你不是最喜欢眼睛了吗?”

    回答她的,是刘子书狰狞着冲过来的样子,他伸出手,狠狠地砍在她的后颈,“是你逼我的。”

    原本他的打算是毁了温茶,让温茶一辈子活在痛苦里,做一只令人唾弃的破鞋,现在,他只想彻彻底底的毁了这个人!

    “你不是想知道宋雪的眼睛在哪儿吗?”

    刘子书一把抱起她,眼底一片痴迷癫狂,“现在,我就带你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