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校草多娇(二三)
    包厢里,江洲看了一眼手表,有些奇怪,“都快二十分钟了,嫂子怎么还没回来?”

    江景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他腾地站起身,转身就往外走。

    江洲赶紧追上去,“嫂子不会在卫生间吐了吧?”

    江景的手在身侧握起来,加快步伐,走出包厢,还没走几步,“叮”的一声,手机有新消息出现。

    他拿出手机,来信息的号码很熟悉。

    他的心忽然间有点疼,点开界面上的视频,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要疯了。

    疯狂的朝着卫生间跑去,踹开一道道门,空荡荡的卫生间里,哪里还有温茶的影子,唯有洗手台前掉落的衣扣,他记得,那是温茶裙子上的扣子。

    他捡起那颗扣子,就往外跑,夜色朦胧,只见一辆黑色的宝马在饭店门口疾驰而去!

    江景眼睛顿时红如血水,“刘子书!”

    江洲从后面跟上来,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宝马消失的方向,面色惨白,“是,刘子书带走了嫂子?”

    江景眼睛像是注入血水一般看向他,手指捏出鲜血而不自知,江洲一把拉住他的手,嘴角颤抖着说:“表哥,对不起,刘子书是我带来的……”

    江景的眼睛动了一下,“你说什么?”

    江洲被他看的浑身一凉,再不敢拉他的手,喏喏道:“我跟刘子书说你有女朋友了,你和嫂子以后会结婚,他很痛苦,说他一直很喜欢嫂子,但是一直找不到接近嫂子的机会,他想好好跟嫂子说声祝福,我一时心软就告诉他,所以……”

    “所以你就告诉他,我们在这里吃饭?”

    怪不得温茶闹腾着要去卫生间的时候江洲会拦着,早就是和刘子书说好的。

    “对不起表哥。”

    江洲愧疚的低下头,“刘子书一直都是我的朋友,他和我一样求而不得,我就想……”

    就想成全他么?

    江景痛苦的连手都抬不起来,神色从未有过的冷酷冰寒,“滚!”

    他一脚踢在江洲的心口上,把江洲踢翻在地,“你嫂子要有个三长两短,家,你也不用回了。”

    他开着车飞速朝着刘子书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眼神比黑夜还要深沉。

    他一遍一遍的给温茶的手机打电话,忙音里只有机械女声在提醒着无人接听。

    江景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无能为力笼罩住他。

    他咬着牙,打了另外一个电话,“给我留住饭店所有人,我要伤害过她的人,全部都付出代价!”

    关于刘子书。

    “我要他死!”

    ………………………………

    那边江景差点急疯了,这边温茶悠哉悠哉的在脑海里偷偷和系统交流。

    “统儿,我之前是不是完美的扮演了一位即将遇害又依靠智慧奋起反抗的新世纪美少女?”

    系统沉默一阵:“你应该担心的是刘子书会带你去哪里?”

    要知道,刘子书可是之前已经亲自动手取过高中女同学眼睛的变态,它就不相信宿主一点也不怕。

    温茶撇嘴:“怕什么,这不是我们最初的目的么?”

    利用美貌和不择手段的作死,引诱刘子书之后再把他摔在地上,以达到找到刘子书老巢的结果,这不进行的很好吗?

    系统:“恭喜你,你终于成功的作死了。”

    温茶与有荣焉:“作死之后,男神还是会来救我的,我让你定位发给江景的行走路线,你发了吗?”

    系统翻个白眼:“早就发了,他死死的跟在后面,只要没大问题,十分钟就能追过来,但愿刘子书动作不要太快。”

    温茶想了一下,“十分钟够了。”

    一阵颠簸之后,刘子书的路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柏油路直接过度到了乡下土路,温茶被颠的差点吐出来,凭借完美的演技才没有穿帮。

    走了很久之后,刘子书的车才在一片非常荒凉的地方停下来。

    系统探测一番道:“这应该是郊外的某处树林。”

    “看看有没有落脚地?”

    “灌木丛之外一百米,有一处废弃的仓库。”

    仓库?

    温茶手指动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刘子书将车停在了不易发觉的灌木丛里,打开车门,提着温茶的肩膀就往外拖,动作简单粗暴,将温茶整个拖到了地上,看温茶昏迷的死死的样子,刘子书冷笑一声,扛着温茶朝废弃的仓库走去。

    荒郊野外,毫无人迹,温茶心里有点毛毛的。

    “最后的定位给江景了吗?”

    “给了。”

    “那报警了吗?”

    “警察已经出发了。”

    温茶松了口气,任由刘子书将她抗进仓库里,一阵深藏已久的陈旧腐烂气味猛然窜入鼻子里,温茶屏住呼吸,借着黑暗的光芒,看了一眼仓库的陈列,乱七八糟全是废弃的杂物,并没有她想象的实验室。

    难道刘子书是打算在这里杀人抛尸?

    刘子书走到最里面的一面墙,伸手在地上摸索了一下,只听见嗵的一声!地面上竟凭空出现了一个洞。

    微弱的光芒顺着洞口溢出,刘子书带着她沿着洞口的台阶走了下去。

    很快微弱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放大了,灯火通明间,一个充斥着福尔马林味道的实验室近在眼前。

    刘子书将温茶扔到了实验台上,冰冷的实验台上瞬间出现了手铐脚铐,刘子书把她牢牢拷紧,看着她昏睡不醒的样子,伸手将一瓶矿泉水整个淋在她脸上。

    “小贱人,你该醒醒了,不是想看宋雪在哪吗?”

    温茶迷蒙的睁开眼睛,眼前就是刘子书放大的脸,她尖叫着想要往后退,四肢却像是毫无攻击能力的幼兽被打开。

    她被刘子书禁锢了。

    这个结果让她震惊又害怕。

    “你要干什么?”

    刘子书从实验台陈列柜边取出一把锐利的手术刀轻轻在她脸上刮了一下,“我带你来你想要来的地方,不喜欢吗?”

    温茶躲开刘子书手上的刀,后知后觉的向四周看去,看到了玻璃器皿中被福尔马林浸泡的东西。

    有死气满溢被挖掉了五官的头颅,有动作僵硬仿佛雕塑的四肢,有人体各色各样的内脏以及一双双排列十分整齐有序的眼睛。

    是那种,眼白很大,瞳孔中呈现出无限惊恐惧怕的眼睛。

    这间实验室,地上柜台上全都是干涸的血迹,浓郁的发黑,腥臭味扑鼻而来,处处透着厚重的死气,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而下。

    温茶大叫一声,只觉自己来到了人间炼狱。

    刘子书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笑的开怀而享受,“不是说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吗?我现在就一一告诉你,我都做了些什么好不好?”

    他站起身,看着温茶任人宰割的模样,对她没了之前的忌惮,到底是囊中之物,不必急于一时。

    要知道,在极度的惊恐之下死亡,那双眼睛才会焕发出最美丽的光芒。

    他指着器皿中僵硬的四肢,笑着问:“你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死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