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校草多娇(二四)
    光影凌乱里,玻璃器皿下的刘子书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一双阴鸷的眼睛牢牢锁住温茶,嘴角微张,露出一个邪恶的笑。

    温茶不敢和他对视,猛然往后一缩,他就得意的笑起来。

    “这个人,是我的高中同学呢。”

    他的手指在玻璃器皿上移动着,眼神扫过被完整割下的四肢,怀念的说:“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温茶摇摇头,手脚向后小幅度移动着,想要寻求安全感。

    刘子书却是嗤笑一声,“当时这个人在实验台上,就像你现在这样可怜。”

    “……”

    “他是被我用手术刀割断了手脚筋,将血放光之后活生生疼死的,你见过那种全身血水都被放光的人吗?”

    “……”

    “他就像是被僵尸吸干了的尸体,保持着最扭曲最丑陋的状态,皮肤皱起来,像干枯的树皮,死的时候,面容狰狞,瞳孔泛白,死不瞑目,你应该可以想象到。”

    刘子书隔着玻璃,迷恋的抚摸着四肢的轮廓,“那时候,我就把这些东西,从他的身上完整的取了下来,恢复了肢体的水分,制成了我最完美的收藏品。”

    温茶听的浑身发麻,恐惧的浑身颤抖,她不敢用目光接触那些东西,整个吓得几乎哭出来。

    刘子书还在说,“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死他吗?”

    温茶剧烈的摇头,很怕听到理由。

    刘子书笑的格外开怀,兴致勃勃的说:“因为,他喜欢宋雪啊,我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肮脏的人来玷污我最美丽的收藏品。”

    温茶气的浑身颤抖,牙齿大颤间,憋出两个字:“变态!”

    刘子书却将这作为极高的盛赞。

    他甚至更有兴趣介绍一些别的东西给她了。

    他往后走几步,指着一个内脏说:“你知道,这个又属于谁吗?”

    温茶咬住牙齿不说话,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刘子书兴趣盎然的说:“这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的。”

    “……”

    “我初中的时候就喜欢她了,只可惜她不喜欢我,初三毕业那年我们一起去郊外爬山,她从山上摔了下去,当场死亡,当时她眼睛里全都是我的样子,她死的很难看,我不喜欢丑陋的眼睛,就留下了她的心脏。”

    温茶手指在身侧紧握,咬牙切齿问道:“她的眼睛为什么丑陋?”

    刘子书脸上闪过痴迷的光彩,他笑着说:“因为,是我把她推下去的啊,她恨我。”

    不是恨,是惊骇才对。

    毕竟没人能想到,自己的同学竟然会对自己动了杀心。

    “那是我杀死的第一个人。”

    “你就不怕法律的制裁么?”

    “法律的制裁?”刘子书笑的前俯后仰,嘲讽着说:“她是失足落山,跟我有什么关系?”

    “……”

    “还有这个,”他继续后退,指着一个五官全失,面容模糊的头颅,冷笑着说:“这个你应该更感兴趣。”

    温茶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泡的发白发涨的头颅,嗓子像堵了什么东西,几欲作呕。

    “这个,是当时和我们一起爬山的同班同学,事发时,他已经爬到了前面,并没有发现,但是事发之后,却在警局强烈的指证了我,他说我是杀人凶手,你说他蠢不蠢?”

    “……”

    “没有任何证据,一个普通人家的低等人竟敢和我叫板,你说我怎么会放过他?”

    温茶看着那张面容,脸色都变了,“你把他怎么了?”

    “没把他怎么,就是叫人把他活活打死了。”

    打死了……

    “他被打的吐了好多血,地上全是他的血。”

    刘子书指了指实验室光洁的地板,“他就是在这个地方死的,你们想象到他死的有多凄惨吗?他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内脏出血,眼睛都被打爆了,我找不到关于他任何的收藏价值,就割掉了他的五官,收藏了他的头颅。”

    他得意洋洋的绕着玻璃器皿走了一圈,兴奋的说:“这是我最有证明价值的收藏品,你喜欢吗?”

    温茶气的说不出一句话,甚至想当场跳起来,将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打死打残。

    她眼睛里的愤恨没有瞒过刘子书的眼睛,却更是勾起了他的折磨欲。

    他走到了摆放在正中间的玻璃器皿,“现在,到你最感兴趣的部分了。”

    玻璃器皿中,赫然摆放着一双诡谲而怪异的眼睛。

    刘子书的眼睛里划过无边的痴迷,手指眷恋的在眼睛的轮廓上划过,眉目间带着病态的怀念和喜悦。

    “这是宋雪的眼睛。”

    温茶的呼吸多顿时急促起来,她大骂道:“你这个变态!畜生!你不得好死!”

    刘子书轻飘飘的看她一眼,并不在乎她说什么,依旧是笑着的,声音也一如既往地温柔,“在没有遇见你之前,她是我最完美的收藏品。”

    “……”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同样,也是我第二个喜欢的女孩子,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你见过那种眼睛吗?”

    他回头看向温茶,陷入了深深地记忆里,“那种眼睛,很大,形状非常漂亮,像是沾了露水的山果,里面有清泉的光芒,笑起来眼眸弯弯,宛若初生新月,明媚绚烂,又带着清澈的光芒,干净纯洁,遥不可及。”

    温茶可以想象到那双眼睛的美丽,那样的美丽绝不是被放在器皿中诡异的模样。

    她浑身开始发冷。

    刘子书却从记忆里挣脱出来,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痛恨又癫狂的说:“她那么干净,我那么喜欢她,我实际上并不想用沾血的手毁了她的,但是,她那个贱人,竟然和另外的男人谈恋爱,我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所以你制造了她出车祸的假相,实际上动手杀了她?”

    刘子书闻言痴痴笑起来,眼底却是病态的冷酷,“她变得那么脏,凭什么要我宽恕她?”

    凭什么宽恕?

    温茶差点被这个理由逗笑了。

    明明都是自己做错了事,却全都要他人来埋单,这样丧心病狂的人,就应该去死!

    “你知道,她之后怎样了吗?”

    “……”

    “她是个孤儿,根本没人会在乎她,我出钱买了她的身体,把她的眼睛挖出来之后,把她的眼角膜,她的内脏,她身上所有能换钱的东西通通卖去了黑市,然后把她丢到了荒郊野外喂野兽,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

    刘子书放开手,静静地朝温茶走过来,一双眼睛从未有过的明亮,“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

    “最重要的是,我后来遇见了你。”

    他伸手从实验台边拿起手术刀,一点一点的靠近温茶,眼底的痴迷和疯狂不加掩饰,“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比任何一双都美,我决定追求你,我给了你三次机会,但是你——”

    却爱上了另外一个人。

    他愤恨的走向她,声音里有深深地杀意!

    “你覆了宋雪的老路,让我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生气,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他将刀放在了温茶的脸上,落在眉心,顺着鼻梁落到了温茶的眼角,刀锋在眼角处细细摩挲着,“我不打算和之前一样让你死了。”

    温茶浑身一凛,不断往后缩怕你了那刀会在眼睛上戳个血窟窿。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刘子书逼近一步,刀子顺势而下,勾掉她脖颈上一颗扣子,凑近,瘾君子一般嗅了一口,感叹道:“我想,先挖出你的眼睛,然后继续我们在洗手间没有完成的事。”

    “你休想!”

    温茶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实验台上的手铐让她纹丝不动。

    她惊恐至极的瞪大眼睛,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最后凄惨的模样。

    她激烈的挣扎着大喊:“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

    “为什么不能?”刘子书深深叹口气,“你和江景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只会把你变成我的奴隶。”

    “……”

    他凑近她,将她深深拥住,用最缱绻的嗓音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要是不听话,我会卖掉你的眼角膜,或者卖掉你一个内脏,你要是惹我生气,我就砍断你一只手,直到你听话为止,你说好不好?”

    温茶浑身颤抖着,剧烈的恐慌让她说不出话来,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滑落。

    刘子书十分满意自己造成的结果,害怕的女孩子,最美了。

    他一把将她推开,手术刀落在她的眼睑上,“现在,我要开始了。”

    他手指微微一用力,温茶白皙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艳丽的血痕,血色勾起了他心底所有的暴虐和兴奋,他近乎癫狂的注视着他。

    刀口正要顺着轮廓狠狠将眼球挖出来的那一刻。

    外面传来一道剧烈的轰鸣声!

    声音势如破竹,充斥着无端的戾气和愤怒,刘子书动作一顿,眼底闪过一丝惊愕,动作却并没有停。

    “来了一只扰人好事的东西啊。”

    他看似不介意,实则,越演越烈的声响终究是影响了他的心情。

    他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对着温茶说:“运气还不错。”

    他拿着刀,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

    “让我来会会这位不速之客。”

    刀光粼粼间,他的声音里暗隐藏暴戾,似乎已经被惹怒,要将来人,撕个粉碎!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温茶勾起唇角,薄唇亲启,哪还有之前的恐惧,她在脑海里问:“刚才的话,都录音了吗?”

    得到肯定答案之后,她松了口气,安心的躺在了实验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