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校草多娇(二六)
    在警察赶到之前,江景抱着温茶离开了实验室。

    当夜,在那个实验室,警方抓获了刘家首位继承人刘子书,并且在实验室里翻出了关于所有事情的录音证明,将面目全非形如废人的刘子书逮捕。

    第二天一早,四九城中名声显赫的江家家主亲自跑了一趟警局,完全还原了刘子书作恶多端,多行不义的原型,并十分利落的拿出了刘子书企图谋害未来儿媳,被自己儿子正当防卫的证据。

    铁证如山的情况下,警方不但没有追究江家的责任,甚至很快找出了越来越多的真相,司法舆情,立刻将刘子书定为死刑。

    刘家大震,不服之下,请了律政界知名律师为刘子书上庭辩诉,开庭时,无数闻风而来的记者围蹲在法庭外,很快刘子书败诉,一月之后枪决的消息就蔓延开来。

    谁能想到,平日里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男神,竟会是满手染血的刽子手,大学未毕业就要送掉性命。

    外人只知道刘子书身犯命案,却并不知道刘子书究竟为什么落到这样的地步。

    在刘子书即将被处决之前,一段华夏公安收取的录音证据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点开录音的人纷纷如遭雷劈,无法想象当初那个如沐春风的男生竟是这般面貌。

    曾有多喜欢就有多厌恶。

    唾骂,诅咒以及各种夹杂着生殖器的垃圾话,充斥着整个网络。

    闻腥而来的记者如有神助,展开三头六臂,很快就扒出了录音里刘子书杀死的那些少年少女的真实状况。

    孩子无故失踪,不知死活,有人家破人亡,有人被打击的疯疯癫癫,还有人,失去孩子之后,选择了自杀。

    这些人,和被刘子书折磨致死的男生女生完全吻合。

    一时间刘子书无数的罪行都被赤果果的袒露在阳光下。

    证据确凿,不容置疑。

    谁能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的男生,竟然有一颗恶毒病态的令人作呕的心。

    一时的兴趣,毁灭的却是一个美满的家庭。

    这样丧心病狂,让人毛骨悚然。

    真相大白之际,无数人心里发冷后怕,转而庆幸这样的变态已经被揪出来,对刘子书更是痛恨。

    很快,刘家产业在这样的趋势下,股票大跌,产业缩水,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低谷。

    然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在江家有意无意诱导下,司法部门介于刘子书贩卖人体器官的证据,开始搜查刘家门下产业,很快就找到了刘家暗地里走后门偷税漏税和不法势力勾结的证据。

    顺藤摸瓜后,刘家家主立刻被抓起来,同时查封了刘家所有产业,人人喊打下,刘家如过街老鼠,再难翻身,刘氏企业也自此破产。

    那享受惯了奢华生活的富太太大小姐公子哥顿时从空中坠落,成为只能自力更生的普通人。

    然而,刘子书带给他们的后果远远没有结束,他们连出去找份工作也极为困难,四处碰壁,满世界唾骂下,这位富太太连饭都吃不上,她心中咒骂着死了都还要拖累自己的儿子,不久在红灯区,靠出卖色相过活。

    至于她的其他孩子,也都生活的分外艰辛,曾经居高临下,随性而为的时光终于过去,一辈子都在为生计艰难奔波,难有出头之日。

    时光流逝,白驹过隙。

    两年时光转瞬而过。

    青青校园里,又是一年盛夏。

    身穿天蓝色连衣裙,双手背到身后的少女静静地走在梧桐树下,隔着枝叶零落的光影,及腰长发随风而动,美的宛若一幅画,让人窒息。

    她踮起脚尖,走到了那道修长的人影身后,一个猛虎扑食扑了过去,想要跳到来人背上,吓他一跳。

    那人若有所感转身,伸手将她抱了满怀。

    又是这样!

    温茶不开心的瞪了来人一眼,怎么就是不能让她得逞一回?魂淡!

    江景宠溺的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吓我?”

    温茶捏了一下他的脸,气鼓鼓:“吓你又怎么了,还不让我吓一次啊!木头人!”

    江景失笑的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心里颇有些无奈,又有些妥协的开口:“一听到你的脚步声,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赤果果的甩锅。

    温茶眉头冷竖,“不接这个锅。”

    别以为找正当又荷尔蒙爆棚的理由就可以揭过,想得美。

    江景伸手牵住她的手,认命叹道:“下次,下次绝不会了好不好?”

    温茶偏过头,不看他,眼睛有些飘,“看你表现咯。”

    “我错了,”江景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马上要毕业合照了,我还想抱着你拍。”

    温茶:“……”有点羞耻的感觉。

    拍完了毕业照,就算是一脚踏入社会的社会人士了,温茶扒拉着嘴角,想了一下原主的最后一个愿望。

    她应该也算是实现的差不多了吧。

    她已经改变了原主的命运轨迹,以后的人生只会越来越好。

    她问系统:“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系统沉默了一下反问了她另外一个问题:“金大腿怎么办?你打算把他用了就甩?”

    虽然这是它曾出过的馊主意,但是!它好心虚啊……

    温茶忽然也有些发难:“我是带不走他的,我记得你商城里不是有什么忘情水吗?走的时候给他来一杯就行了。”

    她说的十分冷静,似乎离开是件半点也不留恋的事。

    系统心塞塞:“处了这么久,就没一点舍不得?”

    温茶沉默了一会儿,“也有那么一点的。”

    “哪里?”

    “感觉像找了个长期饭票和保姆。”

    以后再也没人这么对她了,一想到万事亲力亲为,忽然有点不舍得,唉……

    系统听到这心都凉了,从没发现辣鸡宿主这么冷酷无情。

    明明也有感动的啊,为什么到了时候,还这么冷静。

    “因为是假的啊。”

    温茶轻飘飘的说:“这只是虚拟世界中一个人物,是不属于我的人物。”

    系统:“……如果,如果我说,这里,都是真的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我迟早要走。”

    “那你还招惹人家?”

    温茶渣渣的说:“那是因为,我看到了商城里的忘情水,而他,是我的金大腿。”

    如果能走捷径,她不会委屈自己。

    系统:完全没看出来辣鸡宿主这么无耻无下限,简直人渣?!

    渣女!

    温茶:“渣女就渣女吧,现在我要兑换忘情水。”

    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