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山鬼软萌(四)
    晨光熹微,白雾,如曳地裙摆一般散开。

    苍翠寂静的树林原本悄无声息,忽的从草丛里跳出来一只胖乎乎的小灰兔,她满脚湿泥,几分狼狈,嘴巴里却叼着一根又鲜又嫩的胖萝卜,蹦蹦跳跳来到一条流水淙淙的小溪边,黑曜石般的眼眸咕噜咕噜转着,偏着脑袋倾听着什么。

    远远的,云雾缭绕的地方,传来一阵温柔安静的铜铃声,那声音清澈悦耳,点点滴滴洒了一路,仙乐般令人向往。

    小灰兔垂着的耳朵猛然竖起来,她叼起萝卜,轻轻的放到了溪边的碎石上,做贼心虚的躲到了草丛里的大石头后面。

    泠泠之声越来越近。

    透过稀薄的微光,一辆华美的马车渐渐的展露出淡淡的一角,晨曦冰凉,铃音潺潺,矜贵的马车恍若从天而降,赤豹为驾,文狸相随,铜铃清脆,很快停在了小溪边。

    车中跳出一直小狸猫,拎着木桶往车里打水,打过水之后,正要同以往一样离开。

    车中人却伸出手招它过去,低低的对它说了什么。

    小狸猫折路而返,很快淌水过来,取走了那不知又是谁放在溪边的萝卜,三两下跳上马车,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乎是在为自己讨功劳。

    车中人并不在乎它在说什么。

    月牙色的云锦中伸出一只修长的手,那只手从小狸猫爪子上取过那支萝卜,收了回去,这才声音低垂,冰冷的说了句:“走吧。”

    赤豹很快起身,小狸猫讨好的跑进了马车里,很快,整个马车都消失不见。

    小灰兔从草堆里跳出来,眼眸亮晶晶的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心里满满的:“没想到,他真的喜欢萝卜。”

    以后好多次,她都不远数里,从树林外种地的小鸡妖那里,用山果和白菜换取萝卜。

    小鸡妖喜欢山果多过于萝卜,求之不得的同她做了交易。

    放在溪边的萝卜,每次都会被那只叫不出名字的小狸猫拿走,她却从未见过那个手好看的男子。

    他来去匆匆,像是山间薄凉的风,不会为任何事停留。

    小灰兔也不难过,付出,也不一定要等价交换。

    开心就好。

    筋疲力尽的回到洞穴门口,远远跑来一道黑黢黢的身影,“小茶!小茶!我有事告诉你。”

    温·小灰兔·茶立刻进入角色,一把拦下兔小黑:“怎么了?”

    兔小黑把她撞出好几步之后才停下来,扒住她的爪子,伤心欲绝的说:“我失恋了!”

    温茶:“……”从未恋过,哪里来的失恋?

    不过她还是万分温柔的拍拍兔小黑的后背,“先别急着伤心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提起这个,兔小黑原本就红的兔子眼,红的跟要哭了似得:“兔小仙,她,她……”

    “她怎么了?”

    “她不要我了!她和一个人类好上了!”

    温茶手指一动,故作惊讶:“人类?什么人类?”

    兔小黑用爪子摸一把眼泪,抽噎着说:“就是之前她救回来的那个家伙,他今天醒过来了,原来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个闯进来的凡人。”

    温茶垂下眼眸,掩盖住眼底所有的神思,“这跟兔小仙又有什么关系?”

    兔小黑的眼泪顿时大滴大滴往下掉,神色委屈的不得了:“我今天去找兔小仙,就看到,看到……”

    “看到什么?”

    “看到他们,抱在一起……”

    温茶:“……”这对于资深暗恋者来说,简直天打雷劈……

    兔小黑伤心的不行:“你说我能不哭吗?这可是我的初恋啊,我还计划好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交·配以后要生几个孩子的……”

    可是,这一切,都被一个陌生人毁了。

    “我明明那么喜欢她的……”

    他蹲在地上,地上的泥土滴出一个个浅浅的湿漉漉的窝,“我还计划好了,我们老了以后要去哪里旅行……”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当他看见高傲凌人的兔小仙抱住那个即将摔倒凡人的时候,明明那个动作看起来很理所当然,但他瞬间知道哪里不对了。

    是不一样的。

    兔小仙脸上的笑容太耀眼了,她从来没对他那样笑过,她也从来,都没有,让他有任何靠近的机会,更不会,像抱那个凡人一样的抱他。

    以前暗恋的时候,他不觉得辛苦,可一旦有了对比,他忽然就忍受不了了。

    “既然都变了,那就换一个喜欢啊。”

    温茶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笑眯眯的用爪子掏掏他的脑袋,“你长得这么帅,之前还有个小姑娘问我,你有没有心上人呢?”

    小黑兔有些惊讶的抬起眼,泪珠挂在眼睑上,傻乎乎的问:“真的么?”

    “是啊。”温茶笃定的点头,“她还说,每次见到你跟你打招呼,你都不理她,让她好尴尬。”

    兔小黑听到这里有些羞愧,他又把头低下去,“可我喜欢的是兔小仙。”

    喜欢了这么多年,初恋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忘记的,更何况,还受了这么重的内伤。

    兔小黑认命的说:“我不会再喜欢别的兔子了。”

    温茶低低的叹了口气,这孩子还有点死心眼,要是她,早就把吊人胃口又不拒绝的煞·笔打死了,最好剁成碎肉!还初恋,粗暴吧!

    “哦对了!”她慈爱的看向兔小黑,“过两天,我和隔壁住的兔小兰要去山上采浆果,你要来吗?”

    兔小黑摇摇头,“我要在家里养伤。”

    温茶扫他两眼,“真不来,山上可有你喜欢的野梅子,这时候应该熟透了,甜酱酱的,最好吃了,这次不去,下次可赶不上了。”

    兔小黑默默地吸了吸口水,改口道:“我和你们一起去,我……保护你们。”

    “好呀。”温茶站起身,松腿跳了两下,“后天早上一起走。”

    “好。”

    说完这话,温茶施施然的丢开他回屋睡觉,刚下洞穴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不远处小屋边站着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眉清目朗的男子,他面色苍白,眉眼柔和,听见声音,浅浅的目光跟揉了团水似得望过来。

    看到是只长相土气的兔子,他面不改色的拱手作揖,“在下丁成,不知阁下是?”

    温茶扫了他一眼,对这个没有接触的陌生人有些惶恐,有些好奇,她跳上前两步,又退了回来,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又生怕自己顶着兔子的身体说话会吓到这个人。

    “你不会说话吗?”

    男子缓慢走了过来,脚步平缓,甚至还弯下腰,准备杰克苏爆棚的把她抱到怀里,温茶后退躲过。

    他就善意的笑了,耐心解释道:“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的眼睛很善良,眼角带着微微下垂的痕迹,有人说,眼角低垂的人都很善意。

    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会叫人放下所有防备。

    “过来啊。”

    他的手朝着她伸过来,指尖对准了她的方向,不准备把她吓走。

    但,善良的人,会有这么一双阴气弥漫的手吗?

    温茶嘲讽的勾起嘴角。

    在那双手即将抓住它的时候,亮出爪子,朝着那只血腥味极重的手,狠狠抓下去!

    呐,先送个见面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