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山鬼软萌(十四)
    凡间来的丁郎,昨儿竟带着兔族小美人走了。

    一大早,山脚下的小动物们纷纷聚在一起谈论这场爆炸事件。

    男子们兴高采烈,只差放鞭炮庆祝,那拈花惹草的小犊子终于滚回老家了。

    女子们拈酸吃醋,一想到那英俊挺拔,一表人才的郎君只带走了兔小仙,就捶胸顿足,气的饭都吃不下了。

    那兔族美人真是好深的福分。

    这事儿在东篱山闹了好一阵,后来日子一长,也就都洗洗散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何须倒挂一棵树。

    带着果子看了奶奶之后,檀若沉默片刻,幽幽道:“便宜他了。”

    本来还打算下山之后就以绝后患的。

    温茶却一点也不惊讶,毕竟,这都在意料之中。

    她犹豫着说:“或许,他还会回来。”

    檀若闻言,旋即想起那凡人对东篱的觊觎,那功利自负,势在必得的贪婪太过刺目,绝不是善罢甘休之辈。

    他面色淡下来,带上几分冰冷,眼底划过深沉的杀意,“他若不回来便罢了,他若回来……”

    想必也不会徒手而来……

    他笑着点点温茶的额头,“这些你不必担心。”

    言外之意有他善后。

    温茶想起他昨夜威风赫赫的模样,激动的抱住他的手指头,这简直太男神了。

    不愧是她的金大腿。

    檀若十分受用的把手指递给她,让她啃了又啃,把指甲都啃变形了,才缓缓说:“你还想化为人形吗?”

    温茶停下动作,圆圆的兔子眼直勾勾的看向他,“你有办法?”

    “嗯。”

    温茶顿时就激动的差点以头抢地了,抱住他不撒手,“想啊,想啊,你帮帮我好不好?”

    听着耳边萌萌哒像是在撒娇的萝莉音,檀若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勉强平静了胸腔里的心潮起伏。

    这只兔子,就知道撒娇!

    温茶丝毫没t到他的脑电波,她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投以最真诚的目光,可怜巴巴道:“你能帮帮我吗?”

    檀若扫了她一眼,撇过头,轻咳了一声,面无表情道:“可以。”

    温茶顿时高兴的心花怒放,整个扑在他身上,热气喷了他一脸,“那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我想现在就变成人形!”

    再这么丧心病狂下去,她真要把自己当兔了。

    檀若轻轻偏头,躲开她的呼吸,耳尖在长发下微微泛红,用了好大的定力才没破功。

    这只兔子,实在太犯规了。

    “好不好?好不好?”

    她揪着他不放,势必要得到他的承诺才行。

    檀若挑了一下眉,故作矜持道:“看在礼物的面子上。”

    温茶顿时惊呼起来,抓住他的衣襟颤抖的说不出话,好想扑上去给男神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再亲亲,男神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檀若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只觉她眼睛里有火焰,微微沾染,就能将他烧成灰烬。

    这只兔子,竟凭空给他一股从未有过的威胁。

    这威胁并不致命,却比致命更令人不安。

    到底是什么,他一时半会儿搞不清。

    见鬼!

    他抱着她飞速朝着山上有,脚步匆匆,一路上都不低头看她,还带了一点儿嫌弃的味道。

    温茶满脑子都被化为人形占满了,等到冷静下来,檀若已经把她带到了山颠上。

    阳光温暖,淡淡微风吹拂,花香伴随着草木气息蔓延上来,温茶舒服的脚趾头都抽搐了。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檀若,眼带询问:“要怎样才能化为人形?”

    檀若没有答话,将她放在一块石头上,转身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温茶惊骇的张大嘴巴,凭空跳崖,比电视剧还炸裂,男神简直不能更帅!

    过了片刻,檀若毫发无损的飞身上来,他面色平静的走到小兔子面前,伸出修长好看的手,摊开手掌,一枚小巧精致,散发着浓郁香气的果子出她面前。

    那果子周身通红,宛若深海中遗埋万年的红珍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发出点点华光。

    那华光温柔,糅合着诸天万界的灵气,只消看一眼,便无法忘记。

    温茶记得这枚朱果。

    可不就是昨夜里丁成想要带走的东西之一吗?

    这是那树上,用和风晨露,日月精华,淬炼出的唯一的果子。

    功效之大,闻所未闻。

    而现在,檀若竟然将它摘下来,递到她面前。

    “给你。”

    檀若云淡风轻的说。

    他的豪气让温茶呆若木瓜:“你,你怎么把这个给我了?”

    檀若混不在意的将果子塞进她手里,语气淡淡道:“你先天体质较弱,对外界灵力感应出现了极大的问题,无法汲取空气中的灵力,这是造成你不能化为人形的根本,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大补。”

    以大补之物,补全不足,强化身体,从而进化,这个东西,恰到好处。

    温茶简直受宠若惊,惊到手都颤抖了,嘴巴开始哆嗦:“这,这是你养的东西,一下子,给,给我了,好像不大好。”

    眼见她推脱,檀若面色一冷:“没什么不好。”

    温茶:“……”男神这么大方,让她好方啊,怎么办?

    见她还犹豫不决,檀若的面色更冷了,这只笨兔子,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在跟他见外。

    真是气死他了。

    “你不要有的是人要。”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盯住她,赌气的说:“昨夜来的那个人,目的就是这个,你若不服用,以后他偷了去,又当如何?”

    一想到丁成最后满载而归的样子,温茶那叫一个气呀!

    她不用,可不就是让丁成念念不忘吗?还不如吃了,让丁成肉疼死算了。

    “谢谢你。”她抓着果子,用最真挚的语气向他承诺,“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守护者什么的,她才不会说,那实在太羞耻了。

    但承诺还是要做的。

    檀若看她傻乎乎的样子,似乎觉得辣眼睛,他满不在乎的撇过头,嘴角却不受控制的弯起来:“等你化为人形再说。”

    温茶:“……”没想到男神也是看脸的,还以为男神不一样呢。

    系统:“你怎么知道他看脸?”

    温茶:“他如果不看脸,在我说要报答他的时候,他会说等我化为人形再说吗?”

    这明明就是先看脸,再决定需不需要报答。

    系统:“……”它该替山鬼大人喊冤,还是替宿主智商捉急呢?左右为难,这真是道难题。

    温茶把果子一口吞进肚子里,就跟喝了酒一样,整只兔都晕乎乎的,肚子里像是着了火一般,火辣辣的难受,有什么东西由五脏六腑,迅速窜入四肢百骸,撕扯着她的身体,力量之霸道,似要将她撕成两半。

    她疼的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缩在地上,爪子一下一下的抓着地下的石头,刺啦刺啦的声音让檀若拧住了眉头,他猛然转过身,看到温茶那一刻,瞳孔剧烈的收缩着,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看着她被石头蹭伤的爪爪,心下一片痉挛。

    原以为朱果药性温和,造不成什么伤害,不成想,这具身体还是太过脆弱了。

    是他大意了。

    “不舒服,就抓我的手。”

    他把手递给她,她一把握住,尖锐的爪子,瞬间就没入了他的手掌,将他的手抓的鲜血淋漓。

    疼,从未有过的痛楚,让温茶失了理智。

    她吧拉着檀若的手掌,一口咬住,手爪齐上阵,差点活生生把人家的手臂给咬下来。

    檀若任由她动作,他似乎感觉不到疼,也不觉得痛苦,甚至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后背,眼底有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晦涩。

    看着她痛苦难当的小模样,他的心,仿若置于炉火上烘烤,心口窒息般难耐,恨不能以身代之。

    他忽然意识到,这只笨兔子,在他心中,似乎有些不一样。

    他潜意识里把她当做同红狸一般,是他的附属品。

    红狸供他驱使,笨兔子逗他开心。

    可显然,有什么东西变了质。

    或者说,一开始,就是不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