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山鬼软萌(十七)
    没过多久兔小黑就成亲了。

    这只曾经爱慕青梅竹马,到死也不曾怀疑过心爱之人的兔子,终于和别的女孩子成亲了。

    温茶换了一身娇美的撒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迤逦的将兔小兰送上了兔小黑的花轿,伴随着喜悦的铃锣音,轿子慢慢走远,她摸着嘴角,垂眸笑了。

    成就感,简直要撑破胸膛有木有?

    她转过身,正要接奶奶一同去喝喜酒。

    偏过头,檀若站在午前屋前那棵桂树下,静静地看着她。

    他的手指蜷缩着,呈现出古怪的状态,他捂住心口,神色莫名。

    看样子像是生了病。

    温茶快步走向他,伸手在他额头上探了探,疑惑问道:“怎么了?”

    檀若将她的手握住,轻声说:“我在想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成亲的时候,一定最幸福。”

    温茶怔了一下,瞪他:“还早呢。”

    “可我这么一想就会生病。”

    他拖住温茶的手放在胸前,“不信你听,我的心脏坏了。”

    温茶侧耳倾听。

    剧烈的心跳恍若夏日骤雨,落入俗世,打了芭蕉,散了海棠,徒留一地飒飒落花,好不激昂。

    她从檀若心口抬起头,一言难尽的看着他:“你这,不是病。”

    檀若沉默片刻,有些苦恼:“如果不是病,是什么?”

    温茶:“……”她该怎么解释这种尴尬之事?

    系统:“你可以简单粗暴的告诉他。”

    温茶无语:“他活了上万年,会不知道这什么状况?”

    系统:“也许他几万年都在做大魔法师。”

    温茶:“……他不是智障……”

    系统:“……”所以,这又是新的套路?

    对上檀若灼灼目光,温茶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开口:“你这叫发·春。”

    系统:“……”

    檀若:“……”

    温茶:“你应该还想问发·春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想太多了。”

    她拍拍檀若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天干物燥,近日火气太重,以后我们吃的清淡些便好。”

    系统:“……”我就看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檀若反手握住她作乱的手,垂眸眼底便是她狡黠灵动的模样,他心里升起一团火,“真是这般?”

    “千真万确!”

    “你若骗我,该当如何?”

    温茶摸摸下巴,竟然问了这么纯情的问题,难道还真是大魔法师?

    她暗地里笑两声:“我当然不会骗你。”

    “是吗?”

    “是啊。”

    看着她机灵样,他心里的燥热蓦然成了一片火海,这家伙还真把他当成什么也不知的笨蛋了吗?

    这么想着,他伸手将她一把扯进怀里,把她跟孩子似得抱起来抗在肩上,顺势给她臀部一巴掌,声音又冷又魅:“昨日我问了奶奶,她的答案和你的不一样。”

    温茶心里一抖,檀若竟然还拿这么尴尬的问题去问原主奶奶?

    夭折啊!

    “她说什么了?”

    檀若沉默了片刻,似乎难以启齿,“她也说这不是病,这叫……”

    “叫什么?”

    “心动……”

    温茶:“……⊙▽⊙”尼玛!这下可玩儿脱了!

    就说老妖怪根本不可能一无所知,这样套话,简直心机!

    “你没说实话,你骗了我。”檀若指责道:“你是个坏孩子。”

    温茶:“……”骗了你,我也很无奈,但事实上,这难道不是你挖的坑吗?魂淡!

    檀若并不介意怎样达到目的,他捏住她的腰,挠了两下,略微得意的开口:“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温茶:“……”被套路后,也已经羞耻的体罚了呀?还罚?

    檀若根本不在乎她怎么想,扛着她往走进屋里,将她甩到床头,欺身而上,把她压在小小的角落里,笑的像个怪蜀黍,“你想好人家该怎么惩罚你了吗?”

    温茶无语问天:“我只是说着玩的……”

    檀若委屈:“可我当真了呀……”

    温茶:“……那你也别想欺负我。”

    “我不欺负你。”檀若将脑袋静静地埋在她颈间,笑眯眯的指指自己的唇角,轻轻说:“你从来没主动亲过我,我要你亲我。”

    温茶:“(⊙o⊙)???”

    男神竟然还会上门索吻??

    檀若见她不动作,诱·惑道:“亲了之后,我们就带奶奶出去。”

    不然,就不出去了。

    温茶简直哭笑不得,隔着昏暗的光芒,看着他薄薄的唇角,还有期待的小眼神。

    她心里幽幽的叹口气,为什么男神会这么可爱?

    系统:“光明正大的吃豆腐,简直开心死颜狗了!”

    温茶:“颜即正义。”

    她盯着近在咫尺的唇角,眼神闪烁着,垂下眼睑,扬眸落下了一个淡的几乎感觉不到的亲吻。

    碰触到的瞬间,她抽身而回,正要把老妖怪踢下床,檀若伸手扣住她的脑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重新压上了她的嘴巴。

    光明正大吃豆腐时候简直罕见,再忍还算男人吗?

    温茶:“……”所以我就应该带着腊肠嘴去参加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檀若默默对手指:“……不是我的错,都是灯光太暗,你太美丽,情难自禁……”

    温茶:“……”好想打爆他的嘴肿么办?

    兔小黑成亲之后,温茶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眼见渣男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

    温茶漫不经心却心机十足的同檀若提起了这件事。

    檀若沉默片刻,深以为然。带着她到东篱通往人间的沼泽交界处布下了一个非常深奥的阵法。

    “只要这个阵法在,便只有东篱山的精怪可以自由出入。”

    “其余人,只要触碰了阵法,我就会即刻收到感应。”

    东篱上修行的精怪,自出生以来,便带上了山上的灵气,外出辗转流离的妖精,只要一心想回来,随着身上的气息,就会找到通往东篱的路。

    东篱就恍若是晋国居士笔下的桃花源,对陌生人来说,这里是令人神往的人间仙境。

    但他们的机会有限,偶然闯入一次后,如果没有引子领路,再难有进来的机会。

    否则,丁成不会带走兔小仙。

    眼见温茶有些沉默,檀若牵住她的手,安抚道:“相信我,没有人可以破坏这里。”

    他已经有了半神的修为,临脚一步便是天神。

    凡夫俗子有再大的本事,只要有他在,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温茶心里稍安,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他们来了很多人呢?”

    檀若笑着揉她的脑袋,调侃道:“担心什么?不是还有你保护我吗?”

    话虽如此。

    可作为一只废柴,温茶还羞耻的低下了头。

    就算得了朱果,她身体里的灵力能用到的也只有十之一二,对檀若简直杯水车薪。

    说白了,就是废渣。

    放狠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会邪魅霸酷拽,结果……

    不忍直视。

    系统赶紧出来安慰:“不要颓废,废渣也是可以回收利用的。”

    “比如?”

    “回炉重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