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山鬼软萌(十九)
    “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待金大腿。”

    系统难得语重心长的劝说:“这么好的金大腿,你就不要再挑三拣四了。”

    温茶:“……”内心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但还是要说,她根本就没挑三拣四的机会呀!

    系统:“……”最好的都给你了,竟然还有脸抱怨?

    眼见自家兔子一直不说话,檀若有些着急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低不可闻的问了句:“真的……被吓到了吗?”

    温茶再不犹豫,倾身化作人形,抱着失落的老妖怪,一嘴咬了下去。

    有时候,自己真的太心软了。

    檀若惊讶的搂住她的腰,眼底划过溢于言表的情感。

    这样的情感潮水般迅速淹没温茶的感官。

    旁观的系统:“吃软不吃硬的辣鸡宿主,就是要好好调教调教!”

    温茶:“……”别走,一会儿保证不打死你!

    *********

    谷雨时节雨纷纷,天上惊雷闪电数不胜数。

    温茶窝在檀若怀里吃桂花糕,吃一半,就和檀若分享。

    檀若也不嫌弃他,把剩下的吃完后,将她放到床榻上,收拾干净屋子,才抱着她,给她讲东篱流传下来的无数本故事册。

    有狐仙同山鸡的,有山羊同虎族的,故事古意十足却又跌宕起伏,俱都是甜甜的结局,令人浮想联翩。

    今儿读的是野猪精同猪笼草的故事。

    檀若声音流水淡淡,听的温茶惬意极了,一边享受着他的顺毛,一边沉浸在他的声音里,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见她睡熟了,檀若放下画本,将她放在床上,正要随她一起睡去。

    空气中无法忽视的波动让他冷了眼睛。

    他替温茶盖好被褥,转身走了出去。

    院子里悄声一片,他眸光冰冷的喊到:“红狸,赤月!”

    院子里的墙壁上,蓦然钻出一只五颜六色的狸猫,和两只肌理虬结油光水滑的豹子。

    三只动物乖巧的匍匐在地,听从他的指挥。

    他遥手一指,冷声道:“去外面守着,不得让任何人靠近。”

    三只动物领命而去,很快守住了院子里的三个方位。

    檀若偏头往屋里看了一眼,没有听到温茶醒来的声音,他勾起唇角,抬脚朝山下走去。

    出口处的结界已然有所松动,定是有不知死活之辈来了。

    他走的很快,眨眼就到了沼泽边缘,泠泠细雨中,一阵灵力波动后,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沼泽边缘。

    那身影有些眼熟,出来后,并没有即刻离开,而是焦急的在原地打转,眼神急切的看向出口处,有什么不在意料中的事让她慌了。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那身影发出一道道急切刺耳的声音,站在沼泽上大喊道:“丁郎!丁郎你在哪里?”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跟丁成去了人间的兔小仙。

    去了人间后,丁成父母安好,他们也安下了心。

    尔后丁成被她千里相随的决心打动,便顺理成章的向她求了亲,一心爱慕丁成的她自然答应了。

    成亲之后,丁成事事迁就她,她的日子过得很是幸福,不久便有了自己的宝宝,丁成欣喜若狂下,提议带她回一趟东篱。

    说是要看看曾经的朋友,让他们知道她现在有多幸福。

    一想到曾经喜欢自己丈夫的妖精们,看到后会是什么反应,她想也未想的便答应了。

    谁能料到,当她同丁成找到东篱结界之时,进来的竟只有她一人。

    丁成,丁成去了哪里?!

    她捂住肚子,难以置信的看向沼泽中央,面色惨白,“丁郎!丁郎你不要吓我!”

    “你在哪里?你快出来!不要和我捉迷藏!”

    她不相信活生生的一个人会凭空消失,丁成明明和她一前一后进来的……可是为什么?

    他不见了?

    她一脚踩进沼泽里想要回去找,丁郎一定是忘记过来的路了,只要她找到他,就一定能带他回来。

    一道深沉的灵力控制住了她的脚步,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知道,你带回来的是什么吗?”

    夜深人静,水雾弥漫,幽幽的原野里,那声音恍若幽灵般!

    兔小仙难以置信的回过头,深深地草丛里,唯有一缕淡淡的影子静静伫立。

    她惊骇的尖叫一声,“你是谁?”

    檀若并不靠近她,声音却更冷了,“你既是东篱的妖怪,便回你的地方去,休要多言。”

    兔小仙顿时如临大敌,疾步朝他跑过去,厉声道:“是你!是你对不对?!就是你在这里布下了阵法是不是?!”

    她跑的飞快,片刻冲到他面前,市井泼妇般不讲道理:“就是你害了我的夫君!你这个害人精!你把我的丁郎还给我!”

    檀若充耳不闻,眼见雨越下越大,眼底划过淡淡不耐:“若再多言,你肚子里的孽种,也休想活命。”

    一句孽种,让兔小仙如履薄冰,她后退一步,捂住自己的肚子,大喊大叫道:“你想干什么?你别想伤害我的孩子!你这个魔鬼!”

    檀若并不想和一个疯婆子多说一句话,他转身就要离开,兔小仙从身后扑过来,漂亮的手指化作爪状,抓向他的咽喉,尖声叫到:“还我丁郎!”

    檀若侧身躲过,一把抓住她的手,无尽气势铺天盖地将兔小仙狠狠压住,在兔小仙瞪大眼睛之时,反手将她狠狠甩了出去!

    兔小仙狼狈的护住肚子瘫倒在地,看向檀若的眼睛里带上了深深地恐惧:“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檀若并不看她,努力的抑制住胸腔里蔓延的杀意,“今日不杀你,是看在你和她是同族,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不会动半分,倘若你还不知足,休怪我……”

    剩下的话,他并没有说完,转过身,便去修复稍有微澜的阵法。

    修复好阵法后,他踏着细密的雨水就要离开。

    兔小仙从地上爬起来,叫住他:“你是何人我不知道,但你休想阻止我同我的夫君在一起,你若杀了他,我便要你偿命!”

    “即便代价是整个东篱?”

    “你说什么?”

    檀若没有再回答她,抬脚很快消失在了细雨里。

    淅淅沥沥的雨不停歇的下着,兔小仙一屁股坐在地上,回想着陌生男子同她的对话,再看看毫无波动的沼泽,扭头便往森林里跑去。

    丁郎显然没死,而是被莫名的阵法挡在了结界外面,只要她找人帮忙,就一定可以让丁郎进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