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山鬼软萌(二十)
    温茶醒过来,被窝里有些凉。

    她伸手摸了摸边上,那人又不知去哪儿了。

    她揉了揉眼睛,从床榻上坐起身,外面下起了细密的小雨,山里寒气逼人,那人的花期已经过了,按理说,不应出去的。

    他去哪儿了?

    她偏头想了想,在脑海里呼唤系统:“丁成什么时候回来?”

    系统秉承着随叫随到的原则回道:“后天。”

    温茶用被子捂住脸,“结界那里有动静了吗?”

    系统搜索了片刻后道:“兔小仙今晚回来了。”

    “丁成没有回来?”

    “丁成被金大腿的阵法挡在外面了。”

    温茶深深吸了口气,大概知道檀若去干什么了。

    她在屋里呆了没多久,檀若就回来了。

    他身上水汽很重,衣衫却纤尘不染。

    眼见屋里的烛火明亮,他脱下衣服,走到温茶身边,抬起冰凉的手,抱住了温茶,“想什么呢?”

    温茶偏头看他,故作疑惑道:“你去哪儿了?”

    檀若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里,轻声说:“发生了些事,需要我解决。”

    温茶点点头,也不问为什么,只说:“醒过来见不到你,我有点担心,下次,带上我吧。”

    檀若沉默一阵,脑袋埋得更深,最后,一口咬住了小姑娘的喉管,含糊不清的说:“好……”

    最脆弱的地方被温热包裹着,夹杂着浅浅的撕扯,温茶浑身僵硬,脚趾头也开始痉挛,十分不好受。

    她伸手去推他,声音颤抖着:“别,别这样……”

    音色怯懦,充满委屈。

    瞧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可不就是雨夜里需要保护的小兔子么?

    这么想着,檀若低低的笑起来,声音清澈,带着浅浅的缱绻,听的人耳朵快怀孕。

    温茶的耳廓红起来,闪躲着檀若的动作。

    檀若抬眼,见到她红红的面容,乐不可支的放开了她,抱娃娃似得将她抱在怀里,感受到怀里柔软的温度,眼底的戾气都化作从未有过的温柔。

    他低叹着安抚她:“我不动你……”

    温茶在他怀里软了身体,回抱着他,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进入了绵长的沉睡。

    竖日一早,温茶起来,檀若已经在院子里浇花了。

    陈年的萝卜早就结了种,桃花树下到处都是新生的幼苗。

    满天星,芍药和胭脂依然盛开着,和曾经没什么不同,后面她又找到了很多不同种类的花,院子霎时成了百花园。

    檀若浇好花,便招手让她过去。

    她蹦蹦跳跳跑到他身边,微笑着牵住她的手,说:“今天我们要下山。”

    她心知肚明,却还装作不知情的点点头,“马上就走吗?”

    “嗯。”

    “那我们走吧。”

    她拖住他就要往山下跑。

    兔小仙这朵心机花既然已经回来了,丁成也不会差多少。

    檀若拉住她的手,将她拖回自己怀里,垂下眼眸:“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啊?”

    她回头,只见檀若伸出手,隔着衣襟放在了心口,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插·进心口,在她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从胸膛里取出了一把匕首。

    他将丝毫不染鲜血的匕首放进她手里,合住她的手,轻声说:“这把匕首叫重华,是我的心头木做成的,经过惊蛰天雷的炼就,再加上桃木的锐气,对脏东西有很强的震慑,你拿着防身。”

    温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白皙干净的手,再看看他亲自拿出来的匕首,三观都碎了。

    这逆天神技,简直惊呆了好吗?

    但是,心头木是个什么东东?

    系统:“心头木就是金大腿的部分心脏,是桃花妖一身的精华所在,有遇鬼杀鬼,遇魔弑魔的作用,更能睥睨天地一切污秽,是魔修的最大忌惮。简单来说,就是他把身上最重要的部分给你做了武器。”

    温茶:“……”忽然觉得这东西好烫手。

    她呆呆的看着若无其事的檀若,抖动嘴巴想要说点感谢的话。

    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和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作为一个心软的宝宝,心情真的好复杂。

    男神这么拿的出手,她好像没什么能回馈啊?

    系统:“你自己不作死就最好了。”

    温茶:“……”

    “走吧。”檀若揉揉她的脑袋,柔声道:“不是很久没见奶奶了吗?一会儿你好好陪陪她。”

    温茶点点头,抱住他的手,兴高采烈的往山下跑。

    到了乔木林,远远的就听见有哭诉争吵的声音。

    温茶挑眉,这声音耳熟。

    走近了就看到一大肚子的女人,鼻涕眼泪一大把的站在树下,周围围了好多精怪,听她左一句右一言的诉苦。

    “我们从人间废了好些气力才找到这里,原以为会立刻回来同大家见面,谁知道,丁郎竟然……”

    和丁成熟悉的女妖立刻关切的问道:“丁成怎么了?”

    兔小仙摸了一把鼻涕,“他……他被,困在了外面……”

    “啊!”

    所有人发出惊呼,“怎么会这样,之前不是还能进来的吗?”

    “不可能啊?难道是进来的方式有问题?”

    “还是说被传到了东篱的另外一个地方?”

    大家七嘴八舌的推测着,兔小仙哭的更伤心了,“他若是没进来也就罢了,大不了我再出去便是,可谁知道……”

    “到底怎么了?”

    同丁成一向交好的黄鹂有些着急了,“你一次性说清楚呀!”

    兔小仙:“谁知道,他不是不能进来,而是被人控制住了。”

    “什么?!”

    惊讶起来的百灵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东篱的结界从未出过问题!”

    黄鹂更是目瞪口呆:“而且,东篱一向爱好平和,没有妖怪去做这样的事。”

    “就是啊。”兔族的其他兔子也深以为然:“若是丁成被人控制住了,定是有所图,那为何不将你一起控制了呢?”

    兔小仙顿时语塞:“那是,我有孕了。”

    她伸手捂住自己将近六个月的肚子,伤心欲绝:“那人怕是晦气才将我放回来,可他一定是把我的丁郎弄走了,我该怎么办呀?”

    她哭的稀里哗啦,好不可怜:“我也就罢了,可怜我肚子的孩子,一出生便没了父亲,将来如何生存?”

    她的表情情真意切,哭的梨花带雨,便是毫无逻辑,语无伦次的陈述,也让不少没心眼的小动物心软了。

    “这可怎么办?”

    “小仙真可怜,我们得帮她!”

    “丁成也很温柔,对大家很好的,绝对能让他被歹人害了!”

    眼见有人为自己说话,兔小仙眼里闪过一缕精光,哭天抢地道:“我这具残破躯壳死了也就罢了,可怕的便是,这控制了结界之人若是起什么歹心,东篱可如何是好?”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

    所有小动物都胆战心惊起来,东篱竟真的出了个虏人饮血为非作歹的妖孽吗?

    要真是这般,东篱拿什么抵抗?

    一时间人心惶惶。

    倒真是好一出心计。

    温茶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冷笑一声:“与其在此疑神疑鬼,还不如去结界处看看谁是歹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