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山鬼软萌(二三)
    眼见那人毫无动作,丁成有些不耐烦了,若不是见他还有几分本事,他如何会用这些妖精做威胁,早就将这里满门屠戮。

    他依旧是笑着的:“我知道你在乎这个地方,在乎这些愚蠢的妖精,你若出来,不阻我取走灵脉,我可以答应你,我会放了妖精,不会在这里生事,你觉得如何?”

    “你休想!”不少妖精出来阻拦:“我等就算是死,也不让你这等宵小,动我东篱根基!”

    “山神大人!我们宁愿死!”

    “东篱的灵脉,绝不可以落到他手里!”

    “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还真是宁死不屈啊……”

    丁成感叹道:“你都听见了吗?你的子民可是求死心切,你若再藏着掖着,我真的会忍不住的。”

    他****着唇角,眼里划过嗜血光芒,“我的刀,也想要见血了。”

    暴戾的弯刀在空中赫赫生风,大有一股,号令一发,大开杀戒的阴气。

    气势绷紧,一触即发!

    空气里仍然没有回应。

    丁成的目光顿时冷下来,“看来,你还真狠的下心,要我替你清理门户了。”

    说罢,他毫不犹豫的挥动手掌,下了大杀四方的命令。

    魔修们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里的刀,妖精们站起来,奋起反抗,山清水秀很快被杀戮和魔气掩埋!

    眼见有妖精要丧命于魔修之手,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淡淡的桃花香。

    那香气夹杂着一股凉意,似乎从很远的地方随风而来,闻得人心旷神怡。

    锐利的破风声划破空气一角,铺天盖地而来,一击即中的刺中正要杀死妖精的魔修。

    那是一柄木质的匕首,毫无特色。

    却一击即中,刺进了魔修的胸膛。

    原本耀武扬威的魔修,刹那间发出痛苦的吼叫,同他扭曲了面容,肉眼可见的化为了一摊血水!

    “什么人?!”

    受到惊吓的魔修抬起眼睛,看向匕首来路。

    那随风而来的桃花香气却是越来越浓郁了。

    像是有桃花在漫山遍野盛放。

    可如今,却是立夏。

    那桃花香气让妖精们欢喜,却让魔修们惊惶。

    从古至今,跟桃花有关的东西,俱都是污秽之物的克星,他们是魔修,身体里全是魔气,桃木桃枝都是他们的天敌!

    他们将目光投向丁成。

    丁成却毫不在意的笑起来,大有一切尽在掌握的得意,“他来了又怎么样?这么多妖族在我们手里,他还敢轻举妄动?”

    魔修们稍安。

    可下一秒,无数的破风声却让他们大惊失色。

    遥遥的,只见半空中漂了一层粉色的花瓣,刹那间,那些花瓣却像长了眼睛般,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直射而来!

    浩浩汤汤,来势汹汹!

    被赋予了力量般,朝着为非作歹的魔修蜂拥而下!

    花瓣是桃花瓣,其中带着无上的灵力,在魔修笨拙的抵挡下,灵活的刺穿了他们的身体,活生生将魔修们的心脏碾成浆糊,夺了一个又一个的性命。

    局势,瞬间扭转,沼泽边一片哀嚎。

    这样的大反转让妖精们一愣。

    一想到丁成说的话,来的是什么人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他们心里充满了力量,快速站起来反击。

    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和责任感让他们如有神助,同魔修们缠斗在一起。

    一旁的丁成怎么也没想到,大好的局面,转瞬就变了。

    这不是他要的!

    他目眦欲裂的看向一个个被杀死的魔修,心都在滴血。

    他好不容易回了修魔界,用巨大的代价找来了这些修为高强的魔修,就是为了能够抑制住山神,带回灵脉,让他成为人上人,可现在,一切全都毁了!

    “休想!休想!”

    他惊叫起来,一把推开怀里的兔小仙,随手抓住一个妖精攥在手里,大叫道:“停下!否则我杀了她!”

    他抓住的不是别人,正是因为受伤无法战斗的黄鹂。

    他死死扣住她的脖颈,没了伪装出来的运筹帷幄,他像是个疯子,“谁也别想阻止我,谁也别想!”

    场景混乱成一片,他没有找到他的敌人。

    回答他的是魔修毫无抵抗力被杀死的声音。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丁成收紧手中的力道,双眼赤红,面色狰狞,死死盯着草丛的另一端,怒不可遏:“你不要逼我!”

    黄鹂在他手掌里掐的面色青紫,她窒息着看着面前的丁成,他再不是当初那个将浆果染好的布料送给她的男子,他也不会拥有那样温柔包容的笑了。

    那都是他的伪装。

    微笑也好,温柔也罢,一切都是他想要接近他们,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一想到这样,所有的爱慕和酸涩都烟消云散了,涌上心头的,却是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厌恶。

    就是这样一个惺惺作态,道貌岸然的小人,将他们骗得团团转,最后,还要倒打一耙,利用她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

    真是讨厌啊。

    她捏紧拳头,任由他将自己活活掐住,手指却在身侧化为了爪状!

    他想要杀死她容易,但她黄鹂,却从不做亏本买卖。

    在丁成按捺不住要拧断她脖子那刻,她的手,也毫不犹豫刺向他的心脏!

    他不是想要东篱山的灵脉吗?不是想想杀死他们所有人吗?

    他现在可以去做做梦了。

    眼见那人没有出来,丁成眼睛都变了。

    “你别怪我,”他笑的歹毒,粗暴的扯住她的头发:“是你的山神不救你的。”

    说罢,他就想要动手,在他用力同时,她也在用力。

    脆弱的脖颈上一阵刺痛,就在她以为自己在下个瞬间死去的刹那,丁成的手忽然脱离了她的脖颈。

    一把锐利的匕首破风而来,势如破竹,重重的刺入了丁成的手臂!

    若有若无的桃花香就在咫尺,丁成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那被刺中的手臂竟然化作一团乌黑!

    有人伸手抱住了她,黄鹂奄奄一息的睁开眼睛,那容貌昳丽的少女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伤口处,“不要担心,你没有伤到底子。”

    说话间,柔和的灵力从她的指尖流泻而出,抚平她所有的难过。

    她呆呆的看着少女,以为见到了仙人,直到她收回手,她才大梦初醒般的回过神。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兔小茶。”

    少女也站起身,对她淡淡一笑,笑容明媚绚丽,带着些安抚:“你的伤已经好了,以后要注意保护自己,再见。”

    说罢,少女朝另一个方向跑走了,那里,一袭白袍的陌生男子,负手而立,身前是已经气绝的丁成。

    他目光浅浅的看向那跑过去的少女。

    在她接近的时候,伸手,将她整个抱住。

    少女仰起头对他说了什么,他便笑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抱起少女,朝花瓣来时的方向离去。

    绿衣白袍,清风微澜。

    她想,她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

    昳丽少女,温柔浅笑,一个拥抱,一双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