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总裁爸爸(五)
    “叔叔,我不快乐。”

    她抬起眼眸,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她的眼睛很干净,说话的时候,眼底的渴望让人心酸。

    究竟要多难过,才会这样坦然的说不快乐。

    宋域安静的对上她的眼眸,面上没有表情,眼底一片晦涩。

    “为什么不快乐?”

    少女垂眸,避开他的探寻,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宋域看着那抓住自己,青筋明显,瘦弱不堪的手,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温声说:“我知道是管家和司机惹你生气了,我已经把他们都辞退了,以后这里再也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他回握住那只手,一向僵硬的心,因为手掌微凉的温度,展现出片刻柔软。

    “我向你保证,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

    “你要是,不喜欢谁,都告诉叔叔,叔叔会一直站在你这边。”

    “你不要,不快乐。”

    话音未落,少女的手,毫不犹豫的从他掌心抽离,她的眼睛和她的手指一样凉,声音尤是:“叔叔,快不快乐,是自己的事。”

    “其余人怎么对我是他们的事,影响不到我的心情,我做好自己就够了。”

    蓦然抽走的温度让宋域的面色沉下来,少女的话,更是对他当头一击,他抑制住自己莫名涌上来的情绪,他径直去拉她的手,轻声说:“你想做什么,叔叔都可以满足你,之前是叔叔太疏忽你了,以后叔叔不会了。”

    如果是原主听到这话,估计会有所触动。

    毕竟她大多数的悲哀,都不是这个沉默冰冷的男人给予的。

    他只是秉承着作为孙子的孝顺,从宋明成手中接管了她,供她吃住,供她上学,让她乌鸦变凤凰,从平民一月而上当了宋家大小姐,这样的恩惠,在所有人看来,已算得上巨额回报。

    然而,她不是原主。

    也察觉不到感动。

    她忽略不了,原主最大悲哀的源头,就是这个男人的不闻不问。

    如果不是他纵着宋天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虚伪表象,结局还会那么惨烈吗?

    他那么聪明,不可能一无所知。

    可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宋天骄。

    当他伙同宋天骄一起,将原主逼上死路。

    就再也别想擦干净他那双脏手。

    她受伤这件事里,有多少宋天骄的责任,他惩罚了管家和司机,就以为能把宋天骄拔出来?

    就觉得可以弥补她?

    是他太运筹帷幄,觉得太蠢?还是她太不值一提?

    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温茶心里嗤笑,面上却一派安静。

    她轻描淡写的躲开他的手,垂下眼眸,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笑容很浅,笑起来,宛若春日盛开的迎春般清新。

    “谢谢叔叔,”她低低的说:“除了这个,我没什么想要的。”

    宋域炙热的心,瞬间凝成坚冰。

    他面无表情的收回手,沉沉俯视着她:“你身上还有伤,回家的事,以后再说,”

    她没有说话,脸上的薄削比冬日冰雪还冷。

    正大光明的离开,显然是不可能了。

    “我知道了。”

    她站起身,绕过宋域就要离开。

    宋域抓住她的手,不确定的问:“生气了?”

    她摇摇头。

    宋域心里莫名一慌,口不择言道:“不要走,以后我会让你快乐起来。”

    她背对着他,眼底是满满的厌恶,更是不想和他纠缠:“叔叔,我很累。”

    宋域手指僵硬着,放开她,“是我激动了,回去休息吧。”

    “谢谢叔叔。”

    她一步一步的离开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又叫住她:“吃过饭了吗?”

    她似乎没听到,拉开屋门,头也不回的转身,关上屋门的刹那,隔绝了身后男人回望的目光。

    沉闷的关门声,让宋域的眼睛落入一片冰海。

    有什么东西,蓦然之间改变了。

    “来人。”

    他叫道。

    “去查这几天顾小姐究竟都经历了什么。”

    她表情和眼神,太过清晰。

    让他一向平静的心里混乱不已。

    他不安的同时,甚至还觉得她脸上的伤碍眼,她的手应当很疼,心里更是升起莫名的暴怒。

    这世上,怎会有这般样他心生动荡的人?

    让他又痛恨又甘之如饴。

    是他病了,还是着了魔?

    *********

    “宋域有点不对。”

    温茶回到屋里,系统即刻出来打酱油,“不像是设定中的样子。”

    温茶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平复着因身体承受能力不强,引起的剧烈心跳,“问题出哪儿了?”

    系统查询一番,犹豫着说:“应该是人设。”

    人设?

    温茶睁开眼睛:“什么问题?”

    系统:“按理说,他的人设应该是冰冷无情,追名逐利,利益至上的商人,即便偶然发现了你和宋家微妙的关系,也会为了权衡家庭和自己的利益,选择视而不见,最后任你自生自灭。”

    像原主上辈子一样。

    但这个宋域,不是的。

    “别的没什么,但在你的问题上,他似乎很在乎你,对你,还有被欺负的事关心过头了。”

    “也许他只是偶尔想扮演正义天使。”

    “是吗?”

    “是不是,没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她即将离开这处处不顺眼的地方,顺带留给这个一开始就对她上心的宋总裁,一点小礼物。

    系统:“……”辣鸡宿主这么算计,它好担心呀。

    总感觉哪个地方出问题了,尤其是面对宋域的时候,它竟有点反射性心虚,不敢和温茶对话,还看不透那家伙,为什么啊?

    它明明是最强的啊?

    “哦对了!温茶从床上坐起来:“这个世界我的金大腿在哪里?”

    系统回神:还以为这家伙,真被原主残留下来的抑郁吞噬了呢啊喂!

    “他现在在a市上大学,需要具体定位吗?”

    “嗯。”

    *********

    竖日,装修冷硬的办公室里,沉沉的低气压已经将所有人报告工作的人淹没。

    秘书战战兢兢的将手里的文件递了出去,压制住颤抖,笑的比哭还难看:“总裁,这是这个月的报表,您要不要看一看?”

    冷若霜雪的男人从一叠资料里抬起眼眸,眼底一片危险冰凉,薄薄的唇角带出极为愤怒的话:“滚!”

    秘书吓得差点摔倒在地,拿着报表,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其余人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冷硬暴戾的总裁,生怕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

    然而,总裁什么都没有说,眼珠子就跟黏在资料上了一般。

    有人悄悄踮起脚尖看了一眼,页面上竟是一个身穿校服,瘦的跟竹竿儿一样的小学生。

    这什么鬼?

    “都出去吧。”

    助理推门进来低声说:“现在总裁没时间搭理你们,明天再来。”

    所有人如蒙大赦,争先恐后的跑了。

    总裁这么低气压,随时杀人灭口的样子,简直吓死了好吗?

    秘书轻轻关上门,屋内,宋域就变了颜色。

    他的目光落在了资料上,黄昏时的画室,身穿校服的少女,以及另一个盛气凌人的女生。

    一个怯懦安静,一个趾高气扬。

    那是完全相反的对立面。

    却看的他心里发疼。

    有什么一开始就被忽略了的,忽然就闪现在脑海。

    他拿起手机,“去给我调学校的203栋,四层的监控,我要这一周所有的监控录像。”

    “别墅一楼也给我调出来。”

    说完这些话,心里的慌乱并没有即刻安静,反而愈演愈烈。

    究竟是什么?才会让他失去冷静?

    头脑发热间,他拿起外套,驾车朝别墅而去。

    路上开始打电话。

    “大小姐去学校了吗?”

    “回老爷,已经去了。”

    “顾小姐呢?”

    “顾小姐?”仆人微微一愣,有些惊惶的说:“早上大小姐起来,发现司机和管家都换了,就和顾小姐在屋里吵起来,最后一个人去学校了……顾小姐后面也去了……”

    “怎么去的?”

    “走路去的,大小姐不让她坐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