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总裁爸爸(六)
    手指在身侧捏紧,宋域闭上眼睛,克制住心里的暴怒,道:“我知道了。”

    boss的车停在别墅外,车里迟迟不下人,新来的管家一眼认出,礼貌有加,动作优雅的出来迎接。

    还未走近,宋域打开窗户,“顾茶身体不好,晚上做些清淡的菜。”

    话音未落,车便开了出去。

    管家站在风中凌乱:所以老板这丢下工作专门回来,就为了说顾小姐不喜欢重口味?

    宋域把车来到了学校门口,静静地坐在车里,不一会儿助理拿着一些资料从学校里走出来。

    “总裁,这是从调出来的监控。”

    他将手机递上去,“我拷在这里面了。”

    宋域面无表情的接过来,“走吧。”

    助理赶紧溜之大吉。

    老板的脸色也太难看了吧……

    宋域握着手机,沉默许久,直到中午放学了,在门口没有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他才打开了手机。

    一帧帧画面快速流窜而过。

    其中全都是一个少女。

    没有表情的她,眉眼柔和的她,沉浸在画里的她。

    她仿若置身在另方世界,一握上画笔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自信,温柔,充满活力。

    一幕幕,在他看来,比世间所有的光景加起来都好看,那么陌生,又让人不敢错过。

    直到……

    闯入了,另一个人。

    她很快打破了这种美好的场景。

    讥讽,谩骂,威胁,羞辱,甚至是诅咒,充斥了整个画室。

    摔落的画板,七零八碎的画,打散的颜料,就像破碎的星空,再也衔接不起任何画面。

    少女坐在地上,长发遮住了眉眼,没人看的清楚她的表情,她的手开始不停的流血,浑身像是宛若被抽离了最重要的东西,不可抑制的枯萎下去。

    静默里,她忽然站起身,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画室。

    费了些时间收拾好画室,她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画笔,画纸,颜料……她收拾很慢,却也很干净,她在画室门口站了很久,很久,久到要成为一座雕塑,最后,没有回头的离开。

    宋域的手颤抖起来,冰冷的目光宛若淬了剧毒,让人不寒而栗。

    宋天骄!

    画面很快转到了别墅里。

    表里不一,面带鄙夷的管家,趾高气扬,居高临下的掌上明珠……

    什么时候,连在宋家吃个晚饭都这么艰难了……

    什么时候,去个画室都需要经人批准?

    怪不得那么瘦弱,怪不得吵着要回家,怪不得他说什么,她都不相信了……

    这些人,怎么敢!

    手指在身侧捏出血来,胸口恍如有烧起一团火,他紧抿着嘴角,浑身阴鸷,犹如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如坠深渊!

    “去给我把宋天骄从学校里弄回来!”

    他将手机扔到一边闭上眼睛,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

    他急需想要求证些什么,推开车门朝着校门口走去。

    远远的,看到那个从教学楼里带着画板走出来的少女,她看起来怯懦又自卑,那么令人讨厌,可阳光却温柔的落在她身上,又那么温暖。

    他的目光近乎贪·婪的停留在她身上,似乎只有这样,心里的天堑才能被填满。

    还好,一切都不算晚,还来得及弥补。

    他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拥抱她的心情,转过身离开。

    现在还不是时候……

    “刚才你感觉到宋域的眼神了吗?”

    系统弱弱的在温茶脑袋里说话:“凶的像要把你吃掉一样。”

    温茶选了一个拐角,将画板固定,取出画笔,比了比,“他怎么样,跟我没关系。”

    她落笔,在洁白的画纸上,留下淡淡的痕迹,“他如果为了宋天骄对我动杀心,那也正常。”

    毕竟宋天骄是他的至亲,她,算得上什么,犯不着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她,让宋天骄不开心。

    系统幽幽叹了口气,“可我觉得那不是杀气啊。”

    温茶:“那我就放心了。”

    现在她羽翼未满,又寄人篱下,如果宋域真的要对她动手,她能用到的东西少之又少,简直绝望好吗?

    系统:“……”搞得它好像很废柴啊喂!

    温茶:“……”本来就废柴好吗?

    系统:“……”总结的很好啊,看来是积怨已深。

    温茶:“……”没有怨,只有想爆头的冲动!

    系统:“……”

    *********

    “舅舅,舅舅!你找我吗?”

    宋天骄听到宋域找她,乳燕归巢般丢下书本,兴高采烈的跑回了别墅。

    推开书房,整个挂到宋域身上,娇嗔道:“舅舅,人家还在学习呢,你找我什么事啊?”

    她蹭着宋域,撒娇道:“是不是,舅舅想人家了?”

    宋域侧身,一把将她掀翻在地,“跪下!”

    宋天骄被摔了个正着,踉跄倒地,不可置信的抬起头,“舅舅,你这是怎么了?”

    “去门口跪下!”

    宋域声冷如铁,面无表情,命令道。

    宋天骄整个人都蒙了,搞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宋域了,连忙爬起身来,“舅舅,天骄做错了什么?”

    宋域眼神阴鸷的盯住她,眸底一片杀气:“做错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宋天骄被那眼神看的一愣,心里升起无数惧怕。

    宋域什么时候用过这样的眼神看她了。

    她平白打了个哆嗦,“天骄不知道哪里做错事了,舅舅不要生天骄的气好吗?”

    说罢,她又要蹦上去。

    她是宋家的掌中宝,平时无论做错了什么事,只要撒个娇,认个错,事情也就揭过去了。

    舅舅那么疼她,就是生气,一定也只是为了吓唬她。

    哪曾想,这一次,宋域不仅躲开了她,甚至还一脚将她踢倒在地,冷眼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模样,犹如在看死人,“我收留你,是因你母亲的死,你若有点自知之明,便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

    宋天骄听的大惊失色,不敢相信,一向宠爱自己的舅舅,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爬起来,忍着剧痛,抽泣道:“可我们有血缘关系,我也是舅舅的亲人啊。”

    凭什么,她是寄养,在这里没有身为主人的权利?

    “这不公平!”

    她红着眼睛对宋域吼道。

    “什么是公平?”

    宋域拳头在身侧捏的出血,才抑制住要掐断她脖子的愤怒。

    你伤害顾茶的时候,想过公平吗?

    想过她也和你一样失去了亲人吗?

    “来人,把大小姐带下去,”他闭上眼睛,遮掩住所有的暴戾,“让她跪在大门口,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起来。”

    宋天骄顿时尖叫起来,难以置信的朝着宋域扑过去:“凭什么?我是宋家的大小姐,你们休想!”

    宋域侧身,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力道之重,让她开始翻白眼。

    “舅舅……”她艰难的呼吸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宋域俊美的侧颜,委屈的直掉眼泪,“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宋域将她丢给冲进来的保镖,用手绢开始擦手,面上没有一丝动容:“不要想着你还是宋家大小姐,从现在开始你不是了。”

    宋天骄发出刺耳的尖叫,鼻涕眼泪尽数流下来,“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她怎么会不是宋家大小姐呢?

    宋家大小姐给她带来了多少艳羡,如果她失去了这个身份,一定会被人耻笑的!

    舅舅一定是在骗她!

    “舅舅,我知道错了!舅舅!”

    她一遍一遍的叫着宋域的名字,震耳的哭声,令人皱眉,“舅舅,不要这么对天骄,求求你……”

    保镖迅速将她拖了出去。

    管家颤颤巍巍的走到门口,谨小慎微的问道:“老爷,马上就要放学了,今天顾小姐……”

    “我去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