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总裁爸爸(八)
    换好衣服,温茶踱步下楼。

    宋域听见声音,放下手中的报纸,抬起头,看到的就是少女穿着小兔子裙子,点着脚,慢慢往下走的样子。

    她走的很认真,目光也很专注,看的他手指一动,忍不住咳嗽一声引起她的注意。

    当然,他咳破了嗓子,温茶也不会看他一眼。

    他只得出声:“茶茶,到叔叔这里来。”

    温茶掀起眼皮扫他一眼,走到他身边。

    他站起身,去拉她的手,“我们现在去花园。”

    温茶躲了一下,他眼睛贼毒,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躲开的弧度,轻而易举的抓住了。

    “走吧。”

    温茶:“#&a;a;a$♀?……”

    夕阳西下,花园里一片冰凉。

    淡淡的香氛里,传来宋天骄沙哑破败的声音:“你给我滚!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看着我?!”

    静谧的气氛赫然被斩断。

    宋域的眉头皱起来。

    偏过头,就看到那个跪在鹅卵石上,红着眼睛,一脸恨意的宋天骄。

    她死死的盯着守在她身边的仆人,抓起地上的石子就砸过去,“我知道舅舅回来了,去叫他来见我!快去!”

    那石子,砸中了仆人的眉峰,顿时破了一道口,看得人心惊。

    仆人脸上还有些细碎的伤,带着青紫和血丝,显然这一下午都在这里,被这位大小姐欺负。

    他甚至不敢看宋天骄,低着头,鲜血流了满脸,还任打任怨,“老爷,说过了,没有他的命令,不能让你起来。”

    “命令?”宋天骄当即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尘土,冷笑着:“这个家里,我也可以命令你,你信不信,等舅舅气消了,我立刻让他把你辞了!”

    仆人被吓到了,不敢说话,他低着头,也不敢命令她继续下跪,显然,一下午这位大小姐就仗着自己的身份,不仅将惩罚的地方从大门口转移到了后花园,甚至插诨打科,过得很悠闲。

    温茶看一眼,就撇过了头。

    还真以为,她会这么听话呢。

    她挣脱宋域的手,扭头就要离开。

    什么惩罚,也不过是做做样子。

    就说了,要是掌上明珠能被宋域收拾,那简直天方夜谭。

    宋域带她过来,也不过就是为了表现表现宋天骄有多受宠吧。

    果真还是不能抱希望在这个亲舅舅身上。

    她的力道很重,宋域反应过来,回头想要拦住她,她轻轻回眸,苍白的脸上露出丝丝笑容:“叔叔,想带我看什么呢?”

    宋域一怔,“顾茶……”

    “谢谢叔叔带我出来看风景,我回去了。”

    她转身,若无其事的吸了一下鼻子,看来,还是要尽快找到金手指才行呢。

    她语气平淡,心里也一片平静。

    最后的试探结束了,这个地方也将来也没什么好利用的。

    应该先暂时换个战场。

    她笑了笑,抬脚离开,下一刻,就被人抓住了手,狠狠地拖了回去,淹没在炙热的怀里。

    她回眸,对上了宋域深沉的眼睛。

    “茶茶……”

    宋域死死的抱住她,一想到方才她像是要走出他世界的背影,胸腔像是被撕开,撕心裂肺的难受。

    他毫不犹豫的将她抓回来,禁锢在自己怀抱里,这样才能得到稍稍安抚:“不要离开我……””

    温茶伸手,摸上了他的手,“叔叔,我已经不小了。”

    宋域感受到她指尖的温度,闷哼一声:“我知道。”

    温茶就嗤笑起来:“那叔叔知道有一个词,叫自重吗?”

    宋域的手指僵硬在她的腰间。

    她毫不留情的扳开他的手,清澈的眼睛里,一片幽冷:“我虽然愚笨,还没忘了,叔叔是我的养父。”

    天底下可没有养父养女这样拥抱在一起的。

    宋域顿时如遭雷击,怀里恍若抱了块火炭,滚烫灼手,炙不可拥,他后退一步,显然被温茶的话吓到了,面上惊疑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离温茶几步之远。

    他心里百转千回,嘴上却一本正经的道歉:“是叔叔,想的不周到。”

    温茶默默挑眉,不动声色道:“叔叔,如果没事,我就回去了。”

    宋域叫住她:“有事。”

    他想上前来,牵温茶的手,手指一动,就顿住了。

    他脑海里浮现了很多事,从林管家到宋天骄,没有一个人是尊重温茶的,他如果不顾温茶意愿,和他们又有什么分别。

    他费力克制住自己的渴望,勉强笑着说:“有件事,我想给你个交代。”

    说罢,他带着温茶,出现在宋天骄面前。

    宋天骄一下午都在等宋域后悔,直到宋域出去了,她就夹枪带棒的威胁仆人让她在花园里休息,暗示仆人她是家里的大小姐,谁要是惹急了她,就要被撕掉一层皮。

    毕竟一个低贱的下人和她比,谁更重要,高低立下。

    仆人们被她吓得战战兢兢,一怕丢了高额薪水,二怕这位大小姐的报复。

    就连走了的林管家都对她言听计从,毕恭毕敬,可想这位大小姐在屋里的地位。

    他们只能照做,在宋域回来时,让她做做样子。

    但他们忘了,林管家的离开,可不是因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

    就在他们心惊肉跳的应付宋天骄的时候,宋域出现了。

    噤言的仆人让宋天骄自以为他们怕了她,正要继续丢石子。

    转头就看到了宋域。

    她的眼睛立刻亮的惊人。

    “舅舅……”她丢下手里的石头,手忙脚乱朝着宋域的位置跑过来,“舅舅!你终于回来了!”

    她跑到宋域身边,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兴奋喘气道:“你终于不生我的气了吗?”

    她伸手就要去拉宋域的衣角,嘴上更是撒娇。

    “舅舅,你知不知道,我一下午在这里想了好多事,也想明白了许多,舅舅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惩罚我,一定是天骄有哪个地方做的不好,让舅舅难过了,天骄向舅舅道歉,舅舅原谅天骄好不好?”

    她睁着漂亮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注视着宋域。

    仿若刚才,咒骂愤恨,百无聊赖的人不是她。

    温茶看一眼就醉了。

    这蹩脚的演技,也太尬了吧。

    不过,演技不重要,管用就行。

    果不其然,宋域的眼神马上就变了,他变得有些激动,似乎被这掏心掏肺的一席话感动了。

    他的手也动了,作为一个长辈,估计对小辈认错什么的,心里很有触动,即刻,想替小可怜擦擦眼泪。

    这有模有样,毫不做作的表现,真是个好舅舅。

    啧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