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总裁爸爸(十)
    沿途走了片刻,离开了宋天骄的视线,温茶放开了宋域的手。

    她垂着脑袋,也不同宋域说话,径直往前走。

    气势汹汹的模样,看起来像是被宋天骄气急了,发起了脾气。

    但他不知道,温茶的手,颤抖的厉害。

    和宋天骄对峙之后,原主的抑郁症发作了。

    恐惧,狂躁,还有对人世的厌恶一一涌上来。

    她想杀人,更想从高楼上一跃而下,把自己摔个稀巴烂。

    寻死的念头像达摩克利斯剑,悬在头顶,从未停歇。

    她的情绪,已经压制不住这样浓烈的念想。

    温茶咬紧牙关,将宋域甩在脑后,跑上楼冲进卧室。

    宋域站在原地,看着被甩开的手,目光染上一丝凉意。

    屋子里,温茶紧紧抱着被子,浑身瑟瑟发抖,黑暗像是潮水淹没所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遮掩精神的崩塌和心灵的溃烂。

    她早就死了,可她留下来的痛苦并没有结束。

    它们折磨着她,毁钟为铎,掌握着身体的主权,在她胸腔里有恃无恐,为所欲为。

    她无法控制,也无法压制。

    只有彻底的毁灭,才能彻底的救赎。

    温茶闭上眼睛,蜷缩在一起,像是婴儿般睡着了。

    系统一直在她脑海里,静默着,它想出声,和以前一样,跟她互怼。

    但这显然,不是个好时机。

    连安慰也不起作用。

    它幽幽叹口气,去找资料了。

    *********

    宋域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屈手去敲门。

    管家恭恭敬敬的走上前,“老爷,晚饭已经做好了。”

    宋域顿住,“饭先温着,去把家庭医生叫来。”

    “好的,老爷。”

    温茶窝了片刻,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她睁开眼睛,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坐起身,揉了一把脸,让自己看起来没毛病,才去开门。

    一开门,宋域的脸就出现在视角里。

    她压下心里的不耐,“有事?”

    宋域垂眸就是她满脸苍白,颜容枯槁的样子,他伸手触碰上她的额头,冰冷的触觉让他皱眉,“特别难受?”

    温茶偏头躲过,“没事。”

    宋域面色不改,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没事,就下来吃饭。”

    温茶张口就要拒绝。

    宋域:“吃过饭,带你看画室。”

    她沉默片刻,“好……”

    她关上门,跟他一起走下去。

    管家已经将清淡的食物端上了桌子,见到他们下来,连忙拉开了椅子。

    温茶坐下,忍着反胃的冲动,喝了几口汤,在宋域的注视下,又夹了几筷子菜,就没了食欲。

    她放下筷子,“我吃饱了。”

    宋域的眉头顿时拧在一起,亲自又给她盛了碗汤,“再吃点。”

    温茶嘴角抿起来,带着几分嫌弃,“不吃了。”

    她站起来,也没说要去看画室,就要回屋里窝着。

    宋域怎么可能让她这样就走。

    “不许上去躺着,先坐下来消食。”

    温茶不置可否的坐到了落地窗边的椅子上,对着外面的黑夜发呆。

    那里平时是宋域的固定位置,晨起看报纸,看书,都在那里。

    管家张张嘴,想上去提醒她,宋域看了他一眼,冰冰凉的目光,跟看仇人似得。

    管家额角冷汗簌簌,不敢再造次,只得压低声音说:“钟医生来了。”

    “让他进来。”

    穿着得体西装的男人静静地走进来,和宋域打了个招呼,就朝落地窗边的温茶走去。

    “是顾小姐吗?”

    他轻声打断少女的沉思,温茶回眸,他伸出手,微笑着说:“你好,我是宋先生的朋友,钟琅。”

    他身上带着十分干净的味道,十指修长,眉目清朗,给人的印象很好。

    温茶伸出手,碰了一下他的手指,“你好,我是顾茶。”

    “我知道。”钟琅眉眼带笑,在她身边不远处坐下来,“宋先生,常常和我提及你。”

    温茶收回手,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似乎并不好奇宋域都提了她什么。

    钟琅却并不生气,“你和我想象中,一样。”

    温茶抬起眼睛,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我印象里,你就是这般安静的女孩子。”

    这话听来,似乎在撩妹,实则……

    “宋先生说,你今天不高兴,便让我来逗你开心,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温茶的目光停在他脸上,干净的手,和善的眼睛,如沐春风的气质……

    “你是,医生?”

    钟琅夸赞道:“顾小姐很聪明。”

    温茶皱眉:“我没有生病。”

    “我知道。”

    钟琅轻笑着观察她片刻:“宋先生,只是不放心你,让我过来看看。”

    温茶的眉头扭得更紧了,她几乎是反射性的抵御所有医生,“我很好,不需要你看。”

    “顾小姐不用激动。”

    钟琅伸手按下她的肩膀,“我就是想和顾小姐聊聊天,像朋友那样。”

    “我不想和你说话。”

    她的不配合,让钟琅摸了一下鼻子,“我就这么不受欢迎?”

    温茶撇过头,苍白的面色,像抹上霜雪般冰凉,“我没有病。”

    “顾小姐除了气虚体弱之外,的确没什么问题,我会开几服药给宋先生,让他好好帮你调理调理。”

    温茶抿着嘴,不再和他有任何交流。

    钟琅也不恼:“听宋先生说,顾小姐喜欢画画,天赋很好,我恰好对这方面有些兴趣,不知道能看看顾小姐的画吗?”

    温茶伸手抠了一下身下的沙发,垂着眼眸,思考了一下,摇摇头,“不行。”

    钟琅也不尴尬,良好的素养,让他维持了面上的笑容,“那只好等顾小姐心情好再来请求了。”

    说罢,他余光里扫向一直注视着这边的宋域,男人在客厅里若无其事的翻财经杂志,看似平静,实际上书都快被他撕烂了。

    钟琅失笑着站起身,从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塞进温茶手里,“顾小姐虽然身体上没有大碍,不过,我想这个东西,会对顾小姐起到些帮助。”

    他正要说些告别的话,外面突然冲进来个神色张皇的仆人,一进门就焦急地喊道:“大小姐!大小姐她在花园里晕倒了!”

    身为医者,钟琅的面色变了变,转而温和的拍拍温茶的肩:“名片上的电话,是我家族中一位小辈的电话,他现在a大读书,专攻心理,在这方面颇有建树,顾小姐若是有兴趣,可以打电话,将他邀出来交流一番。”

    说罢,他着急的跟仆人出去了。

    温茶摩挲着名片尖锐的棱角,把它握进袖子里,转身上楼。

    宋域放下杂志,沉声叫住她:“钟医生怎么说?”

    他一向温和的口气里带着点点愠怒,在她和另一个男人谈笑风生时,明知两人之间清清白白,可他还是不高兴。

    温茶有些诧异他没怎么去看作死的宋天骄,但更多的却是烦躁。

    “我没事,也没病。”

    宋域松了口气,“那以后,好好吃饭,不许挑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