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总裁爸爸(十一)
    第二天一早,屋门就被敲响了。

    温茶开门,宋天骄带着宋域正站在门口。

    她面色憔悴,双眼红肿,昨夜似乎哭了许久,看起来有些可怜。

    温茶挑眉,不会又来挑事儿吧?

    宋天骄吸了吸鼻子,在宋域冰冷的目光里,打了个寒颤,不得不低下头,忍着不甘,勉强笑着说:“顾茶,以前是我做事太糊涂,让你受委屈了,我向你道歉。”

    说罢,她一向高高在上的头颅垂下去,鞠了一躬,“我现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也愿意改正,你能原谅我吗?”

    她抬起眼睛,真诚的看着温茶,一副已经改过自新的乖宝宝形象。

    温茶看一眼就够了。

    宋天骄能变好?

    太阳都要打西边出来了。

    眼见温茶不说话,宋天骄有些急:“我是真的向你道歉,也真的要改正的,你为什么还不愿意原谅我?”

    要不是舅舅以不给顾茶道歉,就让她离开来威胁,真以为,她会给顾茶道歉?做梦!

    温茶顿时被她逗笑了,“谁说只要道歉就能得到原谅的?”

    宋天骄一怔,这跟她预想的不一样。

    在她都已经屈尊降贵,降低身份给她台阶下了,顾茶竟然还端起了架子!

    宋天骄看向身后面无表情的宋域,眼神闪了闪,最后咬紧牙关忍住愤怒道:“你究竟要我怎么做?”

    “怎么做都不行。”

    温茶淡淡的看向她,薄薄的唇角,带了砒霜一般狠毒。

    “做过的事,永远弥补。”

    或许在宋天骄看来,扇她巴掌,撕她的画,动员所有人来排斥她,这些都只是富家小姐闲得无聊的一点小情趣,无伤大雅,真到了东窗事发时,也只要低头道个歉,就可以一笔勾销。

    可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你走吧。”

    温茶并不想搭理她:“你的道歉,我拒绝。”

    宋天骄顿时如遭雷击,抑制不住歇斯底里道:“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温茶深深地怀疑,她除了嗓音大,也没别的优点了。

    “不凭什么,”温茶把住门,扬起眼眸,“就凭我不喜欢你。”

    说罢,她关上门,没再给宋天骄撒泼的机会。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温茶还是隐约听见某大小姐叫的跟杀猪般的声音。

    似乎是在和宋域吵架,又似乎在屋里的仆人身上撒气,不管是什么,都跟她没关系。

    她第一步,已经如预期的达成了。

    下午,宋天骄就被送走了。

    说是不服宋域管教,被送回了宋家祖宅。

    送走的时候,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在门口大吵大闹的,只差把别墅给拆了。

    可最后还是走了,被人强行拖上车,走的怨愤又不甘。

    之后,宋域把她所有的东西打包丢了出去,放言这里以后不是她能来的地方。

    宋天骄心里的伤心,昭然若揭。

    温茶对这喜闻乐见。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大小姐,都会碍于宋域的威严不来找她麻烦。

    她只会像蛰伏在暗处的毒蛇,来找她复仇。

    她只需要照单全部反弹即可。

    宋天骄的离开,让她开始有时间去找她的金大腿。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有事没事,如影随形,把她折磨到怀疑人生抑郁症,还有老把自己当家长父爱爆棚对她关爱有加的宋总裁。

    她选了一个明媚的夏日清晨,打通了钟医生给她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被拨通,一道温柔和煦的声音,轻轻的,宛若微风拂面般传来。

    “你好,我是钟霖。”

    温茶一顿,嘴角扬起来,“你好,我叫顾茶,我们能见个面吗?”

    *********

    夏季的暑假对于高中生来说不长,但足够去见一个人。

    温茶将所有的东西收拾进箱子里,背上背包,在宋域去公司的同时,离开了顾家。

    她选在了一间咖啡厅同钟霖见面。

    去的时候,阳光透过玻璃,落在复古格调的木桌上,一只装了百合的琉璃瓶折射出暖暖的微光。

    一切,像是另一个新世界。

    身穿休闲衣,面容白皙,干净清澈的男生正坐在一端静等着。

    光线流转间,恍若白驹过隙里,那个早就遥远的白衣少年。

    温茶只看了一眼,就走到他身边。

    男生听见声音抬起头,看到纤细安静的少女时,也是微微一顿,似乎没想到对方还这么小,惊讶一闪而过,他笑着问:“是,顾茶吗?”

    温茶点点头。

    看到少女拖着的行李箱和肩上的大背包,男生连忙起身帮她放下。

    等放好了,十分绅士的伸出手,“你好,我是钟霖,是在电话里同你交流的心理医生。”

    温茶伸手和他握了一下,马上收回,“嗯。”

    他看着跟小动物般脆弱的小女孩笑了,“你这是,要来a市旅游吗?”

    温茶摇摇头,“我只是来见见你。”

    钟霖有些受宠若惊,“你打算待多久?”

    温茶叫了一杯柠檬水,回眸盯住他,“我要在这里定居。”

    钟霖面色一滞,似乎没想到第一次见患者,先聊的不是病情,而是住在哪。

    “你能帮我找个稳定的住所吗?”

    温茶十分不见外的说:“我现在是个高中生,有些东西不太好办。”

    钟霖整个都懵了,感觉天上掉下了石头,呼呼砸在自己身上:“你,你来真的?”

    “嗯。”

    温茶陆续又点了一些吃的,“你帮我,我付你佣金。”

    原主父母留下的钱,足够挥霍一辈子的。

    钟霖深吸一口气:“……你是因为你的病情,离开出走了吗?”

    温茶:“我没有家人。”

    钟霖:“……”难道是个孤儿,可看样子……不太像……

    “我父母半年前出车祸,都……”

    她没有说完,低垂着眼眸将点好的菜单递给服务生,轻声说:“我就想换个环境。”

    故事说起来,三言两语就会结束,可期间有多少委屈难过,都不为人知。

    更何况,她还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钟霖动了动手指:“……你为什么找上我?”

    他们之前没有任何交集,小姑娘一上来就要他这样那样的,就算主修心理,他也会有点毛毛的呀……

    难道他长得善良,太和蔼可亲?

    小姑娘有见到亲人的感觉?

    温茶:“……”

    因为,你是我的金大腿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