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总裁爸爸(十三)
    他就算太过愚不可及,但心里的悸动和痛楚却是骗不了人。

    他盯着少女,势在必得的决心让他看起来分外冷冽。

    而这,已是他最大程度的让步。

    “不要逼我,茶茶。”

    温茶被他死死禁锢在怀里,反抗起不了作用。

    他既然能够找到这里,他应该早知道她在做什么。

    他是个睿智的男人,在他发现她和钟霖在一起,却没有即刻上来把她带回家,症结应该是钟琅。

    钟琅说过,钟霖是他的小辈。

    是她需要的医生。

    一切引刃而解。

    温茶闭上眼睛,挣脱片刻,挣脱不得,一嘴咬在宋域脖颈处,“放开。”

    她的力道很重,差点把他咬出血,宋域也不觉得痛,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回眸看着她的发顶,只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茶茶,答应我……嗯?”

    温茶松开他,抬头盯住他,对上她圆圆的,小仓鼠一样的眼睛,宋域心里酥麻一片,软的不像话,“茶茶,叔叔……以后,会好好照顾你,叔叔向你保证,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好吗?”

    “不好。”

    温茶撇过头,不看他,“一点也不好。”

    宋域身体一僵,转而笑到:“茶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吗?”

    温茶:“我想要足够的自由,你能给吗?”

    宋域沉默片刻:“……我答应你……”

    与其放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宁愿接受这些。

    “那放开。”

    他手指微松,她一把推开他,转过身,看向已经目瞪口呆,风中凌乱的钟霖。

    “钟医生,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钟霖回过神来,看着她身后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你能行吗?”

    温茶眼眸一笑:“你说过,我可以的。”

    钟霖心下稍安,想着宋域对她的态度,还是不放心,“不知道宋总是否是你的亲叔叔?”

    那样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就算是个旁观者都觉得心惊,温茶看似没事,又怎么可能毫无感觉?

    “我是她的监护人。”

    宋域对上钟霖探究的眼神,冷声道:“走了法律程序,钟医生如果不放心,大可以来宋宅一看。”

    钟霖当然不可能去宋家查看。

    只得微笑道:“宋总可否借一步说话。”

    宋域放开温茶,跟钟霖走到不远处。

    钟霖开门见山道:“我现在是将宋总当做顾茶的监护人,才和你说这些,希望你不要生顾茶的气。”

    宋域瞥一眼站在原地,看起来呆瓜似得少女,没说话。

    钟霖却笑:“顾茶是个很招人疼的小姑娘,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宋域收回目光。

    钟霖继续说:“顾茶身体不好,心思也比较脆弱,少时多舛,话也不多,宋总作为她的监护人,应该是最了解这些事的,请务必认真宽容待她。”

    宋域忍面色微顿:“这是自然。”

    “顾茶早起有喝鲜榨果汁的习惯,中餐不喜面食,晚饭爱喝粥和高汤,肚子饿了,夜宵要吃小馄钝,这些,宋先生知道吗?”

    宋域:“……”

    “顾茶喜欢四处写风,喜欢旅行,不喜欢束缚和拘束,画画的同时,有摄像的天赋,她看世界有很独特的一面,骨子里藏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疯狂,宋总了解过吗?”

    宋域:“……”

    眼见宋域面色越来越不好,钟霖大抵是知道原因的。

    “这段时间,我一直陪着她,宋总不必觉得嫉妒或恼怒,我把顾茶当做妹妹来看,她也把我当成哥哥,尽管她心里知道,我只是想治愈她,她也很平静的接受了,不管宋总心里是如何想的,都应该给她更多的信任。”

    宋域气的想一拳打在他脸上。

    可是那些话,何曾是他了解到的少女。

    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她竟然会那样自由快乐,而这一切,却与他无关。

    他给她的都是束缚,控制,和不快乐。

    她从来没在他面前,那样微笑过。

    她只是沉默,或者嘲讽,最多,也只是麻木的听他的话。

    行尸走肉,不过如此。

    “宋总,请你好好对她,不管是作为叔叔,还是作为男人。”

    *********

    回去的路上,宋域沉默的让温茶以为他被换了个芯子。

    不过,她也没兴致去分析他为什么不高兴。

    她的东西全在车上,宋域把她送到了以前原主父母居住的家。

    不似宋家的阔绰,小资情调的屋子,别有一番趣味。

    宋域和她一起把东西搬上去。

    温茶找到了原主住的屋子。

    里面的东西保存的很好,稍微打扫打扫就能住人。

    宋域叫了家政来收拾,收拾好之后,他跟她一起把东西归于原位,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

    宋域出去买了粥和汤,放在客厅后,推开屋门叫了她一声:“我回去了。”

    温茶把最后一幅画拿出来放好,才点点头。

    宋域盯着安静的少女,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说:“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都能来你身边。

    温茶说了个“好”,可他们都清楚,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给他打一个电话。

    他转身离开,一向盛气凌人的背影,多了一分寂寞。

    温茶隔着窗帘,能看到靠在车边,默默回望的脸。

    有些陌生,有些熟悉。。

    他停留了很久,就开车离开了。

    温茶站了一会儿,去客厅把粥和汤都喝干净,抹了一把嘴,洗漱后,就躺在床上,叫出了系统。

    “再问你最后一次,金大腿是谁?”

    系统静默了一会儿。

    “那个……科学判断,是……钟霖。”

    “情感上来说呢?”

    “情感上来说,还是钟霖啊。”

    系统拿出依据:“他是心理医生,和你对症下药,对你的了解也是这个世界最透彻的,能带给你最大程度的帮助,不是他,是谁?”

    温茶深吸一口气,把头埋进被子里,笑了出来,“他了解的可不是我。”

    他了解的是她表现出来的原主。

    这样的了解,很舒服,恰到好处。

    简直能以假乱真。

    系统顿时有些气虚,弱弱道:“他对你的态度也不一样。”

    “他对我,的确不一样。”

    她把被子掀开,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呆,“他对我,除了职业素养,还有寄托的感情。”

    系统:“……不会吧。”

    “你可以调他的资料。”

    温茶闭上眼睛,没再机会系统,安静的睡着了。

    但系统就睡不着了。

    它的科学依据判定钟霖是金大腿,也从没有产生过怀疑。

    可是见到钟霖本人之后,不止温茶,它都开始觉得哪里不对劲。

    钟霖似乎太温柔,也完美了。

    就像是为温茶量身定做,处处都是投其所好。

    温茶只会怀疑判定有误。

    实际上有那么简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