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总裁爸爸(十八)
    三年一度的国际绘画大赛很快在帝都举行。

    统一经过筛选之后,只有三幅作品能获奖。

    温茶取了两幅画交上去。

    交完画不久,就进入了高三的备战时期。

    她每天早出晚归,不再乘坐宋域的车,也不再去他家吃饭。

    从那次之后,宋域再也没来找过她,他们之间,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

    确切点来说,他还是关心她的,只是她不想再要这样缥缈而不切实际的保护了。

    她找了个离学校更近的学区房,搬了出去,以便更好的复习。

    钟霖时常会在假期打电话叫她出去吃饭,爬山,日子过得很充足。

    一个星期之后,国际绘画举办方打来电话。

    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当面谈。

    她收拾收拾,搭车去了主办地。

    一进屋子,就看到了主办方负责人之一刘文阴沉的脸。

    桌上正摊着两幅画,颜色,景致,人物,如出一辙,如果不是写了两个不同的名字,看起来,简直就是同一个人的作品。

    温茶整个人顿住,目光落在了第二幅画最下方,那里赫然写着宋天骄的名字。

    她就算已经转学了,也要变着法子给她膈应。

    主办方刘先生看了她一眼,她畏畏缩缩,不敢置信的样子,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语厌恶道:“顾茶,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屋子品赏作品的人不少,都是绘画界的名家,更有甚者,是国际绘画大赛的评委,在国际上有些举足轻重的地位。

    听见刘文的声音,纷纷围上来,看到两幅画时,均是一愣。

    “刘主办,这是怎么回事?”

    国际绘画大师惊疑道:“这怎么会有两幅一样的画?”

    “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刘文十分不悦的盯住温茶,“顾茶,你抄袭同为画手的宋天骄同学的作品,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话音未落,其余画家皆是一副高高在上批判性的看着温茶。

    先入为主的概念,让他们和刘文一起对她定了罪。

    “什么时候,绘画界出现了这样心术不正的人?”

    “简直奇耻大辱!”

    “绝不能姑息这样的行为!”

    “……”

    学艺术的人,大多数总是自诩自己比他人清高,不少心高气傲的,还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发挥自己的行业水准,实际上。

    温茶低眉一笑。

    这些人,也就嘴上功夫厉害,心思却单蠢的要命,两句话就被刘文耍的团团转,还真以为她是好捏的柿子?

    她收敛神色,抬起眼眸,对上刘文一口咬定的脸,“您说人证物证俱在,请问认证在哪里?物证又在哪里?”

    刘文一听她还敢狡辩,火气顿时拔高:“两幅画一模一样,这难道不是物证?!”

    “这的确是物证。”温茶佯装认可,却又摇头,“但仅凭两幅画,你就判定我抄袭,请问你们主办方就是这么污蔑人的吗?”

    刘文被她呛得一愣。

    资料上明明说她是个有些自闭倾向的孤儿,无父无母,胆小怕事,没想到实际上,居然这么伶牙俐齿。

    他咬住牙齿,回到:“我已经给宋氏千金宋天骄同学打过电话了,宋天骄同学说她的作品是自己独立完成,绝无可能抄袭,并奉上了证明自己清白的视频,宋小姐的视频一清二楚,绝不可能作假,你休想污蔑她!”

    原来是这样……

    温茶真想笑,但是她忍住了,“宋天骄小姐可以提供视频我也可以提供啊,我还能提供非常明确的时间,您要吗?”

    刘文被她噎的怔住,“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温茶冷眼盯住他:“刘老师怎么知道不可能?难道是你们想强行给我安上抄袭的罪名?”

    刘文气的牙齿打颤,还不忘抹黑她:“你不要油嘴滑舌,你说再多,你抄袭的罪名也是不能更改的!”

    “这么说来,你们是已经认定了?”

    她的目光从刘文身边扫过去,被她看到的绘画家们对她抄袭还有狡辩的行为十分不齿。

    即便她还是个未成年,他们也不吝自己的不屑。

    “现在的学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都已经抓现行了,还不承认,真是……啧啧……”

    “就是啊,这样的学生绝不能让她污秽了绘画的净土,应该号召大家将她驱逐出去!”

    “听说还是个孤儿,应当是父母不在身边,缺少家教才走了歪路,动了歪脑筋,唉……”

    他们七嘴八舌,说的不亦乐乎。

    温茶面不改色的划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脸,然后低下头,“摄像功能开启了吗?”

    “早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开了啊。”

    “好。”

    “顾茶!”刘文不善的叫她的名字,“你的名字,从现在起,将从绘画大赛里撤销掉,以后也禁止你参加一切绘画比赛!绘画界,不需要品行有问题的人!”

    呵!

    “你说我品行有问题?”温茶偏着脑袋看他,“我却觉得你道德败坏。”

    “你说什么?!”刘文顿时气的火冒三丈:“你有种再说一遍?!”

    温茶却是不理他:“我不承认我自己抄袭,你如果污蔑我,我直接给法院递传票,让律师介入,看看,究竟是谁作风不检点!”

    刘文心里一慌:“你!”

    “还有,如果,你不想成为名人,就把宋天骄见到这里来当着各位老师的面,同我当面对质,看看究竟是谁抄袭了谁?如果宋天骄连和我见一面都不敢,结果,应该很清楚了。”

    话音未落,方才还挺刘文一面之词的画家们纷纷反应过来。

    “就是啊,这抄袭的帽子在另一位当事人都不在的情况下就扣下去,也太不公正了。”

    “另外一位画者怎么不来当面说说,这是她的画作,受到了抄袭,应当更上心才是。”

    “她提供的证据也有漏洞,她说她的绘画是独立造成的,那她的绘画究竟是什么时候独立造成的呢?”

    “这件事,顾茶虽有嫌疑,但绝不能就这么马虎过去,毕竟这幅画,可是难得一见的佳作。”

    “我们应当找到真正的抄袭者。”

    在座的各位都是绘画界说的上话的,尤其是比赛中的评论人员说过之后,刘文小心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还要垂死挣扎。

    “宋小姐,这学业繁忙的,还是不用了吧……”

    “刘老师说话可真好听,宋同学的确是学业繁忙,但我同样是高三的学生,我的学业就不重吗?”

    刘文语塞,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给宋天骄打了个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他面色不太好,手指在身侧捏的泛白。

    “宋小姐说,半个小时之后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