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总裁爸爸(二十)
    姜周微怔,“能说说为什么画这幅画吗?”

    温茶扬起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带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我画的是,我的爸爸妈妈,是在一个春天,我们出去郊游的时候,他们走在开满花的路上,我在身后给他们拍照,灵感也由此而来。”

    “但画上有一角,开了鹤望兰,这又是什么灵感?”

    “鹤望兰,有一个名字叫天堂鸟,说的是,去往天堂的人,会得到永远的幸福。”

    姜周的神色顿住,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不知令尊……”

    “他们在一年以前,过世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表达爱情的画,分明是孩子思念过世的父母,难过之下画的怀念!

    怪不得提起爱情的时候,全都是违和感。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温茶捂住眼睛,“也不知道,这幅画是怎么被判定抄袭的,我没有抄袭,也不会抄袭别人,我说完了。”

    她放下眼睛,眼眶是红的。

    似乎费了很大的气力才能掩饰眼泪。

    姜周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想到这么懂事有天赋的孩子遭遇了这样的污蔑,心中怜惜不已:“好孩子,我不会让任何一幅作品蒙受不白之冤,我答应你,你绝对不会被构陷。”

    说罢,他看向在温茶说完就已经面如土色的刘文,“谁是抄袭,想必刘老师已经清楚了。”

    刘文一脸颓败,不敢再触霉头:“是,是我的疏忽……”

    “刘老师,也不用在呆在这里了。”

    姜周取出电话,打出去,很快有人来把刘文拖了出去,姜周冷笑着看向宋天骄,“刘文老师,经决定,已经永久革除职务,并且还要接受检察院的审查,如果做出了违背原则的事,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们不会姑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宋天骄面色一白,在温茶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输了,她还指望刘文能帮帮她,现在刘文被抓走了。

    她心里慌乱不已,抓住宋明成的手,口不择言道:“就凭她几句话你就认定是我抄袭,这不公平?”

    “什么是公平?”

    姜周见她还在狡辩,神色有些严厉:“你诬陷顾茶被抄袭,买通天朝主办方刘文,再找人过来撑腰,就是公平吗?”

    宋天骄被噎的说不出话,直觉自己已经闯了大祸,这样的祸事就算是宋明成也摆不平。

    她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你们污蔑我!”

    “污蔑你?”姜周做评委四十余年,第一次见到这样不要脸的人,他气极反笑:“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你如果还不承认,我们可以立刻找来笔迹鉴定专家,让他们看看,这幅画真正的主人,要知道,就算能完美的复制,也会有细微的偏差,如果再不行,我们还可以送去鉴定这两幅画作画的时间先后,到时候,谁在说谎不是很清楚吗?最重要的是,到时候找出来,你会为你的抄袭,和污蔑付出法律代价!”

    宋天骄被姜周几句话,吓得浑身发抖,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她就算能翻天,也不可能让在座的所有人替她说话。

    更何况,当发现温茶是被冤枉的时候,方才那些认可她的画家们,纷纷低下头,无地自容的想找个地缝把自己塞进去。

    他们口口声声的公平,到最后却生生把他们的脸,打的好疼。

    “曾外公……”

    她终于知道害怕了,抱着宋明成的手,还想试图找人撑腰。

    然而,宋明成早就在温茶说出“我的父母他们已经过世”的时候,陷入了深深地的愧疚里。

    她的父母为他而死,他没有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反而任由自己的后辈欺辱她,让她受尽委屈,就算唯一的孙子让他把宋天骄送出国,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他都还在包庇始作俑者,觉得只是小孩小打小闹,无伤大雅,只要在物质上弥补温茶,过些日子就好了。

    现在,他站在宋天骄的身后,却是在和宋天骄一起污蔑温茶,这让他怎么接受?

    “茶茶,”他不敢看温茶的眼睛,负疚感快要压垮他的脊梁,“是曾爷爷对不起你。”

    温茶抬起眼睛,没有说话,眼底没有一丝动容。

    宋明成更觉亏欠,“天骄这次做错了事,让你受委屈了,爷爷会好好补偿你。”

    “不用了。”温茶打断他的话。

    宋明成面色一滞,“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曾爷爷向你道歉,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我无法不生气。”

    温茶摇摇头,“换做是您,您会不会生气?”

    宋明成被她一呛,半晌说不出话,只能将宋天骄推出去,“是我太溺爱她了,这次是她做的不对,你不舒服也是应该。”

    温茶气的都要笑了。

    他分明是想替宋天骄求情,还打着她的名义让人觉得他是对她有多好,实际上,他还不是想护着宋天骄?

    宋家这几个人,真是够了。

    “我不会把她怎么样?我无父无母,只是个孤儿,没什么倚仗,您觉得我能把她怎么样?”

    一句话,挑明他的私心。

    一时间,姜周和其他人看向他的面色已然不对。

    没想到其中,竟还有这样的隐情。

    宋明成面色一阵白一阵黑,“我知道你心里怨,但天骄,她还只是个孩子……”

    “她还是个孩子,难道我不是吗?我比她小了半年,宋老先生可记得?或者您连我的生日都没问过,不是吗?”

    宋明成如遭雷击,被她一击即中事实,只能连连罢手,什么也说不出。

    “事情还不止如此,宋老先生可记得一年之前,我父母为了救您双双丧命,您心里有感恩之心吗?您的曾孙女宋天骄,明里暗里,一直跟我过不去,我寄人篱下,没吃过一顿饱饭,遭受所有人白眼,你可为我撑过腰?前些日子,学校里宋天骄往我的水瓶里加精神兴奋剂,差点让我变成疯子?这些你都不知道吗?还是说,你一直装作不知道?觉得我只是个孤女,就可以任人欺凌?!”

    救命之恩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

    没想到,故事不仅一波三折,而且还上梁不正下梁歪。

    宋明成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他还想挽救,可木已成舟,铁定的事实,就凭他铜牙利齿,也休想翻盘。

    “现在,你的曾外孙女,买通了负责老师,窃取了我的作品,反而污蔑我,对我百般诽谤,想要毁掉我的一生,你不仅不觉得她做错了,反而要我原谅,我问你,我该怎么原谅?”

    “……”

    “如果不是真相大白,你是要我在天之灵的父母看到我受尽凌辱,还是要我这一辈子,都活在他人的鄙视里,永远抬不起头?”

    有些事情,永远不能深想,一想多了,就会觉得毛骨悚然。

    宋明成被她几句话说的抬不起头,真正意识到,宋天骄的所作所为,都给温茶带来了怎样的伤害。

    他老泪纵横,伸手去拉温茶的手,想要道歉,“是我老糊涂了,是我对不起你呀!”

    温茶躲开他的手,“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宋明成知道再说什么,也已经为时太晚,只道:“天骄做错的事,是要承担责任的,我不会再包庇她。”

    “您要怎么做无所谓,明天我会去法院以诽谤罪起诉宋天骄侮辱我名誉,她上个月已经成年,必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如果您还想护着她,就别怪我弄出更多的事情,蒋梦灵您应该还记得,您应该不介意我把她找出来。”

    话音未落,宋明成翻个白眼,几乎要晕过去。

    他当然知道蒋梦灵的事,知道的时候,差点被宋天骄吓死,最后不顾孙子反对,把蒋梦灵送出国,也是他一手所为。

    原以为事情处理的天衣无缝,没想到,温茶竟然全都知道。

    如果蒋梦灵的事情爆出来,那是比诬陷更让宋天骄翻不了身的罪证。

    他不能冒险。

    他脑海里百转千回,最后留下来的竟然是。

    “你要做什么,曾爷爷都不反对,你和天骄之间的恩怨,我这老头子也不会再过问,结果不论怎么样,你还是我的曾孙女,这是不变的。”

    温茶并不接他的锅:“我谢谢您对事的公正,但您的恩情,我受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