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总裁爸爸(二一)
    宋天骄在屋子里闹起来。

    一想到宋明成不再管她,她要被温茶收拾,她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在屋子里哭哭啼啼,又叫又骂,好不尖酸。

    “你以为这样就会有人相信你吗?贱人,你休想污蔑我,你休想!”

    宋明成一见她这样,劝也劝不住,头都大了,只能叫来保镖,将她拖走了。

    她走的时候,还在对所有冷眼旁观的人咒骂,冰冷的眼睛,让人觉得不可理喻。

    明明是她做错了事,却反而要别人背锅,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好事。

    之前替她说话的几个画家,纷纷汗颜的低下了头,不敢相信,这是堂堂宋氏千金的品行。

    “你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

    姜周拍着温茶的肩膀,让人将写着宋天骄名字的画撤了下去,“我很看好你的画,相信送到国际上,也一定会有人和我目光相同,你会取得好成绩。”

    温茶点点头,嘴角总算漏出了一丝笑容,“谢谢老师。”

    “不客气。”

    姜周放下手,问道:“你的画,都是你自学的吗?”

    “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给我报过兴趣班,上了初中课业加重,我就没去了。”

    姜周颔首,很难想象,一个中学开始就没有接受专业培养的孩子会画出这样的一幅画。

    不是刻苦,就有非常人能及的天赋。

    这么一想着,他对温茶生出许多好感:“我个人非常喜欢你的画风,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收你为徒。”

    温茶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姜周温和一笑:“你愿意做我的关门弟子吗?”

    温茶:“……”

    解决了抄袭事件,又拜了国际上举足轻重的大师姜周为师,温茶这一趟,可谓是满载而归。

    告别了姜周,温茶推门出去,深深地松了口气。

    这一仗并不好打,尤其是宋明成,如果他真的打算不顾情义,站在宋天骄一边,她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过只能触到宋天骄的皮毛。

    可不管宋明成怎么想,宋天骄造下的孽,她哭着,断了双腿,也要赎罪!

    她活动着肩膀转过身,在楼道最尽头看到了宋域。

    他穿了一身刻板的黑西装,修身长玉立地站在窗前,窗外的梧桐枝叶茂密,阳光的缝隙下,浮光掠影深深浅浅的打在他脸上。

    他听见声音远远的看过来,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专注而炙热,看似等了很久。

    见到她安然无恙的出来,抬脚走了过来。

    温茶站在原地,顿了顿,是想走的,但她没有。

    直到他走到她身边,她才扬起笑脸,轻轻的,和遇见普通朋友似得打招呼,“好久不见。”

    宋域愣了一下,看着她没有芥蒂,只有客气的脸,心里一痛:“你还好吗?”

    温茶不知道他具体指什么,她点头:“挺好的。”

    宋域静默着,居高临下将她所有表情收在眼底,然而除了客气,她完美的扮演着另一个他不喜欢的角色。

    他喉管动了一下:“宋天骄的事,我知道了,很抱歉。”

    “没事,”温茶抬起头和他对视,“做错了事,为自己买单,这很公平。”

    他说不出话来,好像说什么都是错,只能对她说的话表示认同。

    “你没事就好。”

    “我是没事。”温茶嘴角弯起来,轻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比之前更惨了不是吗?”

    她的声音很静,但音色里的自嘲却让他无端的洞悉了什么。

    她大概,是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她看似柔弱,不堪一击实则比谁都薄情,绝情寡爱,决定好的事,永远都无法更改。

    他在她这里,已经没有位置,甚至连,最后接近的机会,都失去了。

    这么一想着,他忽然开始痛恨自己的优柔寡断。

    “好了。”温茶根本不在乎他心里在想什么,“我要走了。”

    她没给他回答的机会,转身离开,背影挺直而坚决。

    宋域看一眼,满目荆棘,痛的撕心裂肺,生不如死。

    “我送你回去。”他说。

    “谢谢,有朋友来接我。”

    “那,晚上一起吃饭?”

    “不用了,我有别的约会。”

    约会……

    宋域捂住眼睛,眼底一片干涩痛苦,却再说不出挽留的话,看着她越走越远。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想起自己对她的每一次承诺。

    他总说会保护她,照顾她,陪伴她,让她比世上的每一个人都要自由,和曾经一样快乐,她给过他机会,可最后,他却生生毁了她仅有的信任。

    一步差池,满盘皆输。

    她不会再回头了。

    他收起所有表情,转身,推开了身后的屋门。

    姜周正在和其他老师交流学术,听见声音,就看到了宋域。

    他急忙起身,走过来跟宋域握了握手,满面笑容的说道:“你来了。”

    宋域面不改色的笑了笑:“多谢姜老师帮忙。”

    “说的什么话,”姜周摇摇头,“我要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你之前告诉我顾茶是被人冤枉的,我还差点上当了,幸好听了你的话,否则,绘画界恐怕又要少一位天才了。”

    “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一切还是老师的功劳。”

    姜周罢罢手,“你也就跟我客套了。”

    如果不是宋域之前一通电话提醒,他恐怕也会被刘文和宋天骄里应外合忽悠过去,不给顾茶解释的机会,成为亲手毁灭天才的刽子手。

    幸好……他信了同为宋家人的宋域……

    宋域收回手,四下看了看,又道:“我能看看,她的画吗?”

    姜周将他领到一边。

    宋域垂眸看去,看到了那幅即将被送往国际的画作,看到画上的内容,他顿了好久,直到眼睛发酸打疼,他才捂住眼睛轻轻笑了,垂眸,却是笑的比哭还难看。

    那副画,叫《幸福》。

    原来,在她心里,最重要的,还是爱。

    是花香,阳光,溪流,原野,山林,笑声,还有遥不可及的向往。

    而他,却把那份爱,弄丢了。

    他站在画前,安静的没有声音。

    姜周似乎没发现,低声说:“她画的是她的父母,我却觉得,她画的是孤独。”

    唯有得不到,才会太奢望。

    唯有太奢望,才会太孤独。

    他捂住眼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心里的愧疚和痛苦,宛若蜂拥而至的潮水,将他深深淹没。

    原来,他难过起来,也会比死还难过。

    他坐在楼下的花园里抽了一下午的烟。

    直到星光璀璨,有车停在楼下。

    烟雾缭绕里,他回头看去,看到了出来的温茶,以及他身后温文尔雅的男生。

    他们彼此面对面,说说笑笑的,气氛很快乐,最后温茶伸手抱住了那个叫钟霖的男生。

    男生也抱住了她。

    他们和之前一样,眼底只有彼此,笑容,那么刺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