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芦苇少年(八)
    周兵在原地缓了好一阵,才站起来骂骂咧咧的走了。

    边上听一会儿墙角的刘大婶偷偷走出来,看了几眼温茶的屋子,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窃喜。

    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温茶关上门,转身就看到站在身后的岚清。

    他竟然跟过来了……

    “刚才是你的朋友吗?”岚清睁着漂亮干净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她,对周兵有些好奇。

    温茶摇摇头,“不是朋友。”

    岚清没有问下去,却是分辨着说:“我听他的声音,不是个好人,你离他远些。”

    温茶闻言一笑,眼眸微弯,“的确不是个好人。”

    岚清见她愿意听自己说话,嘴角的弧度也扬起来,“若是他再来找你麻烦,你叫我,我帮你收拾他。”

    温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弱不禁风,如不胜衣的样子,还能帮她收拾周兵?不被周兵揍成小可怜就谢天谢地了。

    虽这么想着,她嘴上却是应到:“好。”

    岚清没去深究她到底怎么想,轻声说:“你信我便可。”

    温茶:“……”总感觉,这位公子哥有点奇怪,他现在想的难道不应该是他未过门的未婚妻吗?和她在这里胡诌啥啊?

    “别想太多,”她走到屋门口,回眸对着少年淡淡一笑,脸上带着丝丝不易觉察冰冷,“他想找我麻烦,可能还需要修炼至少,嗯,一百年吧。”

    说完这话,她顶着中二脸,关上了门。

    “赶紧睡吧,明天,我们去集市给你买衣服。”

    重重的关门声让少年摸了摸鼻子,尔后想起她又冷又娇的表情,低低的笑起来。

    真……可爱啊……

    他转过身走了几步,目光落到门边,所有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

    些许暴怒让他的眼睛殷红起来。

    屋外小路边,周兵走的很慢,想着自己被温茶威胁了,他心中恨得要死。

    温茶一击中的,这世上,他最怕的,还真是周中林,周中林发起火来,暴跳如雷,能打断他半条腿。

    他不像他爹,反倒像索命厉鬼。

    温茶也不过是仗着他怕他爹而已,难道她以为这样就能不让他就范?未免太异想天开。

    他是怕他爹,可村里不怕他爹的大有人在。

    到时候,找个不怕他爹的人收拾那小蹄子,还能翻出什么大浪来不成?

    这么想着,周兵不知不觉走到了芦苇草里,心里盘算怎么把温茶弄到手。

    自然不能是明媒正娶,温茶不过孤女,无权无势,并不能带给他什么,而他心有远大抱负,将来的妻子也绝非池中物,他凭什么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温茶不过是饭后甜点,尝尝就罢了,想要再近一步,没门。

    他脑海里翻转过无数歪点子。

    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了河边。

    夜半的河水看似平静,一阵风吹过,就跟癫狂了似得翻腾起来。

    铺天盖地的浪花往周兵所在的位置扑过来,黑黢黢一片,看得人心里发怵。

    周兵不敢再胡思乱想,后退一步,嘟囔一声:“哪儿来的妖风,这般厉害?”

    话音未落,冲上河岸的浪花打在了他的脚背上,冰冷的河水像是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抓住他的脚踝,周兵冷的打了个哆嗦,直觉事情不对。

    风分明已经停了,这河却翻涌的更加厉害,这是为何?

    周兵又想到了温茶,不过这一次,他想到的是温茶的爹娘。

    他们可不就是被水淹死了么?

    死的还那般惨不忍睹。

    每年这河里淹死的人不计其数,虽然也有不少人白日打渔,但从未有人敢深夜前来。

    这条河阴气极重,再加上有很多年历史,就是老一辈,也只能在河上撒网,绝不敢下水。

    晚上,正是这河一日中,最令人忌惮的时刻。

    这么一想,周兵吓得腿都软了,生怕河水里冲上来些什么东西,将他拖下去。

    他转过身,拔腿就往回跑,身后的河水疯狂的冲击在河岸上,激起无数浪花打落在他头上。

    周兵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腐腥味儿,他闻得出来那是死人尸体腐烂之后的尸臭。

    他吓得裤裆里一片湿热,酒醒了个干净,迈开步子往前冲,身后的河水,洪水猛兽一般追在后头,让他惊恐至极。

    可还没跑几步,他一个踉跄跌倒在湿泞的河岸上,细密的芦苇静悄悄的随风浮动着,它们纠结在一起,根根缠绕,不分彼此,拦住了那条通往村里的路。

    周兵绊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正要爬起来继续走,身后的河水已经悄然爬上他的脚背。

    冰凉的触感让他低下头,入目的是一只指尖锋利的手。

    周兵面带惊恐,不可置信的尖叫起来。

    “鬼!鬼啊!救我!”

    第二天早上,温茶就听说周兵病倒了。

    说是昨夜不知去哪里鬼混,等被找到时,人已经烧糊涂了,不仅神志不清,还胡言乱语,跟得了癔症似得。

    温茶只当是恶人有恶报,笑笑就过了。

    她收拾好干菜,招呼岚清和陆真吃过饭,就一起去集市摆摊。

    初晨日光熹微,沿途的草木香气十分怡人。

    温茶贪婪的吸了两口气,转眼看见岚清取出那把伞。

    她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他撑开伞,慢条斯理抱起地上的陆真,跟着她走,亦步亦趋,小媳妇似得。

    温茶眨眨眼,顿觉已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这世上,漂亮的公子哥为了维持自己的盛世美颜,从早到晚,只要有太阳就打伞,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简直不能再刻意。

    而她,粗枝大叶,不理仪容,邋里邋遢的,好像还不如一个男的……

    这特么还能用挫败来形容吗?根本是惨不忍睹。

    所以,还找时间是把他赶出去好了,她快受不了这娘炮了。

    岚清分外懵懂:“……”娘炮是什么?能吃么?

    温茶:“……”

    到了集市上,温茶摆好东西,老顾客就上门光顾了,眼毒的,一眼就见到那跟在她身后光鲜亮丽的少年,俊美昳丽,颜色无双,堪称罕见,他们眼前一亮,冲上前来搭讪。

    岚清接过温茶手里的东西,开始应付起来。

    他嘴巴乖巧,态度温和,和人说话,男女老少,都接的上话,万人迷似得,不骄不躁,三言两语就逗得人哈哈大笑,这些人被说的心头滚烫,心情愉悦,为了同他再说几句,买东西不免豪气了些。

    温茶在一边儿看的牙痒痒。

    不论什么时代,都是看脸的社会。

    人家还真是冲着脸来的,这种美人脸,多少年不见一次,可不能错过。

    温茶:“……”

    不消多时,菜就都卖完了。

    那些人意犹未尽的同少年道别,还约定明天一起来。

    天天能见到就好了!

    温茶:“……”

    这是温茶做工最轻松的一天。

    全权都由岚清打理。

    等到收摊,少年将装满了的钱袋递给温茶,笑的温柔又腼腆,“给你收着。”

    温茶抬头看了一眼他干干净净的眉眼,搞不懂他做这么多活,怎么就不流一滴汗。

    她接过钱袋,拍拍少年的肩膀,“走,给你买衣服去。”

    岚清打着伞,抱着陆真,脚步轻轻跟在她身后,眼眸轻轻扬起来。

    温茶走进店铺,选了选,给他选了一身黑衣,不是要干活吗?黑衣服最耐脏了。

    岚清放下陆真,也没反对,笑靥如花的接过衣服进去换了。

    若说墨绿色长袍的岚清给人林中仙君的感觉。

    黑衣的少年,顿时黑白分明起来,那过分好看的眉眼,清澈如水的目光,更像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妖精。

    这样的岚清更是凛人,看傻了温茶和陆真。

    一旁的店老板,也是目不转睛,痴迷不已。

    陆真回头,就冲着他跑过去要抱抱。

    岚清微笑着抱起他,回眸朝温茶轻轻一笑,笑容像带了钩子一般,勾的人神魂颠倒。

    温茶差点一头撞在门上,吸着鼻子扭头就去付账了。

    人间妖孽,行走春·药,各种撩骚,少看为妙。

    店老板回神,直夸岚清气质好,收了个保底价。

    所以,带好看的人,买东西,还是有益处的。

    买好衣服,温茶又给两只买了糖葫芦,桂花糕,才慢腾腾的往回走。

    走到屋前,隔壁的刘大婶忽然站在门口,冲她大力的招手,不复往日的嫌弃刻毒,笑眯眯的叫住她:“茶哥儿,你且过来,婶子有件喜事要同你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