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芦苇少年(十三)
    “你胡说!”

    温茶捡起就近的矮凳朝着丑陋的老男人丢过去,面上是无法掩饰的慌张,“婶子是不会这么对我的!你骗我!”

    刘老头偏身躲过,见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的暴虐欲加重,笑的更加狰狞,“你婶子收了我的钱,将你卖给了我,今夜这里没有什么刘公子,只有我刘老五,要做你将来的男人!”

    他走近温茶,眼睛里的贪婪欲·望无法掩饰,他盯着温茶,目光像沾了阴沟里的污水,将少女浑身沾染。

    他想象着他剥开那件月白的茶花衫子,露出纤细柔弱的身体,少女发出惨叫,惊恐又梨花带雨的模样,一想着他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也不玩什么情趣了,一个扑身就朝温茶扑了过去。

    温茶抓起地上的扫帚对着他一顿猛打,另一只手去拉屋门,在发现屋门拉不开的时候,她的手开始颤抖。

    她看向一脸贪欲的刘老头,整个人都慌了,“怎么,怎么会这样?”

    刘老头露出黄的发臭的牙齿,喉咙里发出咯咯如同魔鬼的笑声,“别白费力气了,你今晚除了这里,哪都不能去,你的刘婶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亲自把你送到我手里了,你说我能放过你么?”

    说罢他又走过来,温茶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回想着刘大婶一路来古怪的神色和眼睛里不加掩饰的高兴,她整个人快崩溃了。

    她以为刘大婶是给她找了门好亲事,为此高兴,现下想来,刘大婶之所以高兴,不过是利用她得到了不菲的好处。

    可她又怎么相信那口口声声为她好,替她着想的刘大婶是在害她,自她出生,刘大婶就是她的婶子,她虽脾气不好,可从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温茶慌得不像话,使劲拍门,大叫着刘大婶的名字,叫她来救自己,刘大婶不是把她当成亲女儿一般对待吗?

    她一定不会不管她的!

    然而,就算她喊破了喉咙,那带她来的刘大婶也没有出现。

    她像销声匿迹了一般,或者说,她应该是在某处等着,等着第二日一早的丰厚报酬。

    温茶瑟缩在门下,脑海里乱哄哄一片,无尽的绝望让她红了眼睛,只能一遍遍说着自己不相信。

    刘大婶是不会这么对她的,她明明对自己那么好,她一定是出去了,所以才锁门,她一定是没听见声音才没有来开门,她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她给她找了好多理由,可最后,她只能像丢了壳的蜗牛蜷缩在一起,哭的没有声音。

    “别抱希望了。”

    刘老头对她的绝望喜闻乐见,他笑的十分兴奋,只想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撕裂在床上,看她像个破布娃娃一般没有生息。

    “你的婶子不会来救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温茶抬起眼睛。

    他说:“你是我花重金买回来的,我享用你理所当然,你若要恨便恨那不花吹灰之力就将你卖给我的亲婶子,她才是你最大的仇人。”

    说罢,刘老头伸出苍老枯槁的手去碰她脸上的眼泪,“我最喜欢小姑娘哭了。”

    温茶的眼睛茫然一片,没有焦距,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自己的时候,她大叫一声,抓起地上的东西朝着他摔了过去!

    刘老头被板凳砸了个正着,闷哼一声,额头竟然流出血来,他暴跳如雷的咒骂她:“你这个贱人不想活了!竟然打我!”

    温茶面无表情的站起身,一把推开他,朝着窗户跑去,她想拉开窗户爬出去。

    当她发现窗户从外面钉死之后,绝望死寂从身体伸出一点一点蔓延上来。

    如果门锁了,她还在找理由,可窗户呢?

    谁会没事把窗户钉死?

    她意味不明的笑出声,眼泪大颗大颗的流出来,终于肯承认,这一切都是刘大婶算计好的。

    她早就知道没有什么刘公子,她早就知道刘老头别有目的,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把她推了出来,绝了她所有后路,让她像条狗一样匍匐在这个可以做她爷爷的男人身下。

    她忘了她看着她长大,忘了她们邻里几十年,甚至从来没考虑过她家里还有个真儿。

    她只借着她爹娘过世的当口,打着为她考虑的名义,循循善诱,步步为营,不过是要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

    怎会有这样的人?!

    温茶咬住牙齿,咬的满嘴鲜血,她才擦干眼泪,眼里迸发出剧烈的恨意。

    刘老头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他捂着额角,缓了好半晌才从地上站起来,满脸鲜血,厉鬼一样朝她移动过来,他咧嘴露出一个血腥狞笑,“你打我也无妨,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硬骨头,等到了床上,哭的够劲,叫的够惨,我才能尽兴。。”

    他说的轻松,仿若这样的事经历了无数次。

    温茶抖了抖手,眼睛里染上了不经世事的害怕。

    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善类,他就是个魔鬼!

    他要生生将自己毁了!

    不!不!!

    温茶不停往后退,想要找到什么依仗,然而屋子里早就被刘大婶收拾干净,只留下一些桌椅,和一张床,她越是往后退,就越无可退,到最后,竟然退到了床边。

    刘老头见她六神无主,眼里划过一丝阴险,“你不要再抵抗了,若是听话些,哥哥我叫你少受些苦头。”毕竟一夜过后,她就是他的女人了,一次玩坏了,下一次,可就不好玩了。

    温茶忍住心里的恶心,反口道:“你休想!”

    刘老头不以为然,继续逼近,直到将她整个人逼到床边,他得意的笑起来,脸上松弛的肉皮拧在一起,像一条条丑恶的蜈蚣,“现在可由不得你做主!”

    “不许靠近我!”

    温茶抓住床帐,眼睛里一片冰冷死志,“你要是过来,我就咬舌自尽!我若是在这屋里死了,你和刘大婶都脱不了干系!”

    刘老头动作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如嗅见腥气都饿狼,呼吸都急促起来:“你且死一死,你的尸体也休想逃了这一夜,届时将你丢到屋后的河沟里,说是溺水身亡,想必也不会找到我身上。”

    他声音里充斥着千帆过尽的冰冷,眼睛里带着血气和癫狂,温茶毫不怀疑他的手里有人命,还不止一条。

    毕竟在他身下死的少女,早就不计其数。

    这么一想,她浑身战栗起来。

    刘老头却是游刃有余的走到她身边,挑起她的下巴,嗅着空气里越来越重的熏香,笑的居心叵测:“不过,你也不用死了,毕竟这催情香会让你变成任人摆布的乖孩子。”

    温茶浑身一冷,正要说话。

    刘老头已经按捺不住心里的燥热,掐住她的脖颈,对着她凑过来。

    滑腻的肌肤让他口干舌燥,催情香的作用早就令他陷入欲·壑深渊!

    就在他埋下头的瞬间!

    温茶顶起膝盖,一巴掌打到了他的脸上!

    刘老头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捂住下体,倒在了地上!

    佝偻的身体像臭虫一样滚动着,令人作呕!

    温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正要走上前补上几脚,就在这时,屋门被狠狠踢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