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芦苇少年(十四)
    温茶抬眼望去,转瞬落入冰冷的怀里。

    少年有力的手将她紧紧抱住,像是抱住了非常重要的东西,冷硬的怀抱充满占·有·欲,桎梏而决绝。

    温茶被他猛然一抱,抱的喘不过气,正要说话,少年却抱着她看向阴暗里,痛的哀嚎的刘老头,他的目光冰冷,似乎在看一个死人。

    刘老头睁开浑浊的眼睛,看到的就是少年少女十分登对的模样,他气的躺在地上破口大骂:“你这个小贱货!外面有人了还敢给我装清纯!敢耍我!我绝不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话音未落,岚清目光一寒,一脚踩在他的手腕上,用力一压,刘老头疼的老泪纵横,嘴里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剩下满脸的痛苦,还有喉咙里千斤压顶的惨叫。

    刘老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来弱不禁风的黄口小儿竟然有这样的气力。

    他死死瞪着岚清,想要爬起来,好好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收拾一顿!

    岚清漫不经心的抬起脚,刘老头肿的发紫的手腕竟是片刻也动不了了,刘老头顿觉颜面扫地,气急攻心,正要爬起来教训他。

    岚清轻飘飘落脚在他心口,用力狠狠压下去,刘老头顿觉心口痉挛,气血上涌,浑身都冷了。

    他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的望向云淡风轻的少年,才发现岚清的与众难同。

    少年生的好,面冠如玉,光风霁月,周身更是气势非凡,非常人能比,刘老头心里猛然涌上一股惧意,他忍着心口的剧痛,往后移了移,离开了些,才识时务问道:“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岚清低眉看他。

    刘老头暗自冷笑,果真还是太年轻了。

    他指指被岚清抱在怀里,害怕的瑟瑟发抖的温茶,正色道:“这位姑娘是我在她婶子那里买来的,在先,我并不知道她是小哥的人,大意上了她婶子的当,还闹出了这许多事,现在我知道这小姑娘是有主的人,自然是物归原主,小哥以为如何?”

    不如何。

    温茶嘲讽的勾起唇角,不就是斗不过岚清找理由吗?

    只要离开这个屋子,这刘老头绝对会卷土重来。

    毕竟,他可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岚清掀起眼皮,凉凉的盯住刘老头,道:“你的意思是,你动她是因为你不知情,你现在知道了,打算把她还给我?”

    “是是是!”刘老头忙不迭的点头,“都是我老糊涂了,分不清真假,平白让这小姑娘受了委屈,小哥若有什么不满,可到邻村找我,我必然会为今日的事情予以小哥补偿。”

    他说的情真意切,仿若真是无辜至极,将自己干干净净的摘出来。

    然而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岚清扬唇冷笑一声,眼睛里的杀意已经无法遏制:“那你买了她,是却想对她做什么?”

    刘老头浑身一震,看到岚清阴鸷的目光,心都凉了,他买小姑娘自然是为了寻欢作乐,满足自己的兽yu,可面对岚清的目光,刘老头心虚的不敢直视,喏喏道:“我年事已高,喜欢小孩子,和她们同处一室,也只为了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原来是这样啊。”岚清轻轻的朝他走过来,居高临下看尽他所有丑态,一脚踩在他肚子上,一击而下,力发千钧,踩得刘老头大汗淋漓痛叫出声,一排牙齿咬碎好几块也没有松开,反而越发加重力道,直到刘老头痛的快要昏厥,他嘴角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

    “那你就带着你的天伦之乐,进地狱去,让那些小姑娘,好好服侍你,好好的让你享受含、饴、弄、孙的乐趣。”

    刘老头本还痛的撕心裂肺,在岚清话音刚落后,他瞳孔里的难耐,化为无数惊恐。

    地狱……不!他不要去地狱!他要活着!绝不能去地狱!

    他想象着那些如花似玉,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一个个在他身下化作厉鬼,死不瞑目的样子,开始浑身打颤,头皮发麻。

    他绝不能死。

    他绝不能就这样死了!

    他苍老的脸上划过绝望和狠厉,抬头望向岚清已然动了杀心,抓起地上的板凳对着岚清砸过来,岚清看也未看,抓起边上燃着的浓郁熏香,一把抓住刘老头的衣襟,将那熏香,一股脑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燃着的熏香在口腔里炸出无数血泡,刘老头惨叫一声,跪倒在地,面目狰狞,恍如鬼怪。

    他伸手去掏口腔里的香脂,掏出来满手鲜血。

    他厉声尖叫起来,才发现喉咙被烧了好大的血泡,他竟然不能说话了。

    这个结果让刘老头眼睛红起来,他盯住岚清,像在看杀父仇人,张牙舞爪的对着岚清扑过来,岚清一脚踢中他的心口,将他踢的昏厥过去,才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将一直站在门口瑟瑟发抖的刘大婶抓了出来。

    刘大婶眼见刘老头都拿他没法子,惶恐的跪在地上求饶,说自己鬼迷心窍,所作所为,不是出于本心,求他放过。

    岚清不动如山的看着她,她见事情不成,又哭叫着去求温茶,温茶从岚清怀里抬出一张小脸,脸上全然劫后余生的心如死灰。

    “婶子,你知道,当我发现你把我卖掉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我觉得这是世上最荒谬的事,我不信别人说的一个字,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我也在屋里求你救我出去,我以为你是不会放弃我的,可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应过我。”

    刘大婶见她满脸动容,心头一喜,以为自己有戏,闪烁道:“婶子,那,那是走远了呀!”

    “我知道你走远了,我去开门,门却是锁的。”

    “我那不是,顺手锁的么?”

    “可窗户呢?”温茶直勾勾盯着刘大婶的脸,掷地有声道:“难道你连窗户也一并顺手钉死了吗?”

    刘大婶顿时语塞,半晌说不出一个字,长满横肉的脸憋的通红。

    “婶子,那是糊涂了……”

    “是啊,你是糊涂了。”温茶闭上眼睛,笑的比哭还难看,“可我不糊涂。”

    她说:“我忘不了在屋子里哭叫的绝望,忘不了你那双手,也忘不了,你的眼睛。”

    她睁开眼睛,眼睛里一片清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婶子做的这些事,我皆能理解。”

    刘大婶心上一喜,原以为温茶还像以前一般愚昧,正要说几句软话扭转局面。

    抬头就对上了温茶毫无感情的眼睛:“只可惜,人心都是肉长得,婶子能卖我求荣,六亲不认,我又如何不可大义灭亲?!”

    刘大婶整颗心落了下去,这贱蹄子胆子硬了,要害她啊!

    她全然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指着温茶正要大声咒骂,岚清捡起地上的矮凳,砸在了她的脸上,刘大婶被砸的哭爹喊娘,岚清一脚将她踢进屋子,在刘大婶哀嚎连天中,在门上落锁。

    既然这么喜欢钱财,就抱着摇钱树一辈子,岂不正好?

    刘大婶一进屋,浓重的血腥气让她几欲作呕,她转身去拉屋门,发现拉不开,才意识到温茶的绝望。

    她在屋里屋里大喊大叫,想要引人来救她,但她叫醒不是别人,正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刘老头。

    刘老头一睁开眼睛,眼珠子都是红的,吞下了熏香,他只觉得浑身燥热的厉害,想要找到宣泄的东西。

    他拖着佝偻腐朽的身体站起来,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急不可耐的一头抱住那叫的撕心裂肺的人,伸手就去扯刘大婶的衣物。

    刘大婶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下一刻叫的更大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刘老头竟然对她有这种心思!

    聒噪的声音让刘老头皱起眉头,他反手一巴掌将刘大婶打倒在地,发了疯的压下去,触碰上满手油腻,毫不犹豫撕掉最后的遮羞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