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芦苇少年(十五)
    屋内的哭声凄厉,伴随着惨叫传的很远。

    少年面无表情的抱着温茶抬脚往外走。

    他周身阴寒,气质如霜,宛若夜行的鬼魅,沉默不语。

    温茶安静的缩在他怀里,大气不敢出一口,生怕这心狠手辣之辈把自己五马分尸了。

    岚清紧抿着唇角,把她抱出了刘大婶的屋子,也没有把她放下来。

    温茶自然不敢提出来,乖乖窝在他怀里,悄咪咪抬眼瞄他。

    少年嘴角薄削,平日阴柔的眉峰带上了森冷的冰寒,目光凌厉而尖刻,看得人心里发毛。

    温茶看了一眼就怂了,她垂下眼睛,伸手悄悄扯住他衣襟,吸了一口他身上凉凉的说不出名字的香气,闭上了眼睛。

    岚清似乎没察觉她的动作,径直推开屋门,把她放到床上,温茶睁开眼,岚清伸手就擎住她小小的下巴,低头直勾勾的盯住她,眼神说不出的古怪。

    温茶被他看的浑身一凉:“你……你干什么?”

    岚清没说话,手指从她的下巴往下滑,落到她纤细的脖颈上,他停下来,凑近她,轻轻的嗅了嗅,发现没有其他气味,眉眼柔和了一瞬,又冰冷下去。

    温茶搞不清楚他究竟想干什么,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张嘴道:“我没有受欺负。”

    话音未落,岚清的手指抵住她的唇,冷冷道:“不许说话。”

    温茶:“……”

    他的手继续往下,翻了翻她缝了补丁的衣摆,掀开衣裳,看了一眼她白的跟雪一样的肚皮,发现没什么痕迹,他又掀开裙摆,露出那双看似羸弱,实则有力的双腿,才面不改色的提她整理好衣物,面色淡淡的坐在她身边,神色莫测的盯住她。

    温茶被他看的贼不自在,缩了缩腿,往后退,下一刻就被岚清轻描淡写拖到原来的地方。

    她瞪他一眼,道:“你也想杀了我吗?”

    岚清眸子扫向她,眼底滑落一抹危险,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杀了她。

    温茶整个都不对了。

    岚清凉嗖嗖道:“你不用那副表情,我不杀你。”

    温茶松口气,他又道:“你为什么要跟她出去?”

    温茶恍然大悟:“……”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她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我就去看看……”

    “她让你去你就去,你有没有脑子?”岚清简直要气笑,咬牙切齿道:“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她心术不正,对你不利?”

    温茶弱弱道:“可她,是我婶子……”

    “她图谋不轨,包藏祸心,这是一个婶子该做的事?”

    “我以为,她不会这么对我……”

    看她无辜无畏的样子,岚清气的没话说,真想一口把这不长脑子的傻姑娘咬死算了。

    温茶见他面色不对,往前蹭蹭,“我发现事情不对就喊人了,你不是来救我了吗?”

    “如果我没来呢?”

    “可你来了呀。”温茶眨眨眼睛。

    岚清嘴角止不住扬起来,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不露声色,“如果我来不了了,你怎么办?”

    “那他也占不了我的便宜。”系统手里的东西多的数不胜数,放倒一个老猥·琐,开个古代门,再来个乱弹琴,也是很简单的。

    岚清气结怒道:“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你想过我和真儿以后怎么办么?”

    温茶傻眼,真儿也就算了,加个他……是什么意思……

    岚清:“你就这么想嫁人吗?”

    温茶摇摇头,岚清气极反笑,冷笑道:“那你去见那个‘刘公子’又是什么意思?”

    温茶瞥他一眼,见他怒火中烧,凤眼圆睁的模样,心里麻麻的,“我就是好奇世上会不会有人比你还好看。”

    火气爆棚的岚清一噎,心头火微微一散,问了个牛马不相及的问题,“那谁好看?”

    “自然是你。”

    岚清瞪她一眼,“你以为这样说我就能不生气?”

    温茶悻悻的摸摸鼻子,“我没乱说……”

    岚清冷哼一声:“我还是很生气。”

    温茶:“……”她应该上前哄哄什么的吧……可她不会哄人……

    见她什么表示没有,还发呆,岚清更火大,漂亮的眼睛勾了她一勾,水妖似得昳丽,带着少年的矜贵骄傲,看的温茶目瞪口呆。

    还有这项操作?

    啊啊啊太好看了!

    她已经控制不住她寄几了!

    她往前移了移,伸出爪子去摸岚清的小手,滑溜溜冰冰凉的感觉让心里她酥麻酥麻的,她偷偷看少年,岚清也不挣扎,鼻子朝天,不加理会。

    温茶在他手心里掏了掏,小猫儿一样示好,岚清的身体颤了颤,抿着嘴,还是不理。

    眼见事不成,温茶吸吸鼻子,凑近他,悄声说:“我知道错了。”

    岚清眸子动了动,“错哪儿了?”

    “我不该和坏人一起出去,也不该不叫你一起,让你担心了。”

    “嗯,还有呢?”

    “我不该好奇心重,不自量力,让自己置身险境。”

    “继续。”

    “我也不该攀比心强。”

    “你哪儿攀比了?”

    “……刚才不是说了么?拿你和别人比……”

    “你那不叫攀比,”岚清云淡风轻道:“你拿我和别人比是应该的,毕竟没人比得过我。”

    温茶:“……”

    “没了?”岚清盯住她。

    温茶为他厚脸皮的同时,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什么也想不起来。

    “应该是,没了。”

    岚清眯起眼睛,颇为不善,“你确定?”

    温茶手抖如筛,道:“嗯。”

    岚清却是不悦道:“你还忘了一件事。”

    温茶差点跳起来:“什么?”

    “你忘了和我道歉。”

    温茶:“……”

    岚清严肃的说:“道歉。”

    温茶马上伏低做小:“对不起,我不该让你生气,我向你保证这种低级错误,绝不再犯了,请你原谅我。”

    “嗯。”

    见她自我认识还是很深刻的,岚清缓和了脸色,悄悄反握住她的手,好看的眼睛亮晶晶的,有小星星在闪烁,他薄凉的嗓音里,在夜色里带了几分华丽:“我原谅你。”

    温茶耳朵都差点怀孕了,她不敢再看岚清,左顾而言他道:“我去看看真儿。”

    “不急,”岚清拉住她的手,拖到自己身边,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满足的轻叹一声,道:“以后,我也不会让你再经历这样的事。”

    他声音缱绻,溢满温柔,像是对情人说话。

    温茶顿觉大事不妙,挣脱他的怀抱,就往床下跳。

    岚清的手跟铁一样,把她桎梏在怀里,点点她的鼻子,轻声道:“你不听话。”

    “没有啊……”温茶吓得都快哭了,“我就是有点担心真儿,他从没离开我这么久。”

    话音一落,岚清面色又不对了,“在你心里,就只有真儿,没有我是不是?”

    温茶:“!!!”哪儿来的醋味???

    岚清:“我又有点生气了。”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