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芦苇少年(二十)
    第二天,刘华伟就带了百十号人在河里撒网,一兜一兜肥硕的鱼全都被打上来,密密麻麻的晾在堤岸上,摆了几摆,跳了几下,没多长时间就没气了,岸边白花花一片,腥气冲天。

    刘华伟还不许他们拿去集市上卖,村里人那叫一个肉疼。

    这可是早春他们撒下去的鱼种,就等着秋收的赤·裸·裸铜板啊。

    村长最是气不过,眼见着又要和刘华伟争起来,岸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叫,几十米长的渔网竟然破了个大窟窿,刚网上的鱼,稀里哗啦又掉了下去,砸在水面上,一片猩红血色,看得人触目惊心。

    刘华伟疾步上前,斥骂着让人补网,不知哪儿忽然刮来一阵瑟瑟冷风,卷的水面波涛汹涌,浪花阵阵,铺天盖地的打在岸边,只打的地动山摇,岸上的死鱼又落入水里,翻滚着消失不见。

    一时间河里岸头,腥不可闻。

    眼见一上午的功夫白费了,站在岸边的刘华伟面色一变,喝道:“给我把渔网全都补好,我倒要看看这河里究竟什么东西在作怪!”

    家丁和侍卫赶紧将网拖上来,才发现渔网不仅破了,还破了四个顶大的洞,一时半会儿肯定补不好。

    刘华伟哪里肯依,“补不好,给我重买新的!今儿本大爷就要将这河给翻了不可!”

    其余人畏畏缩缩的领命而去,剩下的村民面面相觑,这事儿恐怕不能善终。

    接下来半日,百十号人在岸上用了五张渔网,每次不消半个时辰,捞上来的渔网具都是破碎不堪。

    看样子像是被河里的石头划破的,然而每次下网的地头却不一样。

    刘华伟气急败坏的拎着渔网看了,在看到渔网上那如同刀割一样的口子时,面色冷的吓人。

    原本他还抱着怀疑的态度,试探河水深浅,这回,倒还真让他找着了证据。

    他是做捕头的,一眼看出这网绝不可能被石头刮坏,分明是这河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奈何河水太深,那东西如鱼得水,他们只能触到皮毛,被耍的团团转。

    他丢下渔网,若有所思的带着人走了。

    徒留下满地死鱼和面如土色的村民。

    村民们咒骂着纷纷回屋了,留下来的都是些平日里好说话的老人。

    天色慢慢黑下来,周中林在村长吩咐下,带人收拾河滩上的死鱼,一直作壁上观的少女轻轻拉住他衣袖,“周叔,先不要动。”

    周中林回头,看向温茶淡淡的脸,道:“这烂摊子不能过夜,明日怕要生变。”

    温茶摇摇头,轻声道:“每逢春天,我们往河里放下的鱼种数不胜数,到了秋天收回来的却不足十之一二,周叔不想知道,究竟为何吗?”

    周中林不解道:“河中有不少大鱼,吃了也是应当。”

    温茶却笑:“那些大鱼我们打上来过吗?”

    周中林顿住,每年打上来的,都是不足年的鱼,都是他们自己养的鱼,所谓的大鱼,早就不知去向。

    “我们在下游有铁栅栏拦网,那些鱼根本不可能去往别处,周叔就不好奇,这些鱼到底都去哪儿了吗?”

    周中林显然没想过这些事,包括现在所有人也没想过,他语塞道:“你这是何意?”

    温茶道:“我心里有些揣度,如果大家信得过我,不妨今夜就先不收这些鱼,我们躲在暗处,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作祟。”

    其余村民眼见天色暗了,纷纷起来反对,到了明天,这些鱼烂了臭了,可找谁去?

    温茶微微一笑,道:“若是晚上真未出事,大家明日一早来收拾这些东西,我给大家出工钱,每人十五个铜板,如何?”

    众人本就是义务劳动,一听小姑娘要出工钱,纷纷安静下来,这等一晚上也没什么,要知道十五个铜板他们可要做一天的工啊!

    “那好吧。”

    众人应下来,“且在这儿等上一等。”

    温茶松了口气,随后拉着身后缄默不语的少年走到芦苇从里,嘱托道:“真儿还在屋里睡觉,你先回去帮我照看着,我可能要晚点回来。”

    岚清垂眸看着她眼底沉淀着的东西,沉默片刻,冰凉的手指在她脸上画了画,道:“你回去带真儿,我在这儿盯着。”

    温茶睁大眼睛,正要反驳,岚清伸手抵住她的唇,“在这个家里,不是只有你。”

    温茶茫然的眨眨眼。

    岚清道:“我是男人,我也是你的家人,这些事,我来做。”

    温茶:“……”

    “乖……”岚清伸手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轻柔道:“你在家先做好饭,一会儿我回去吃饭。”

    温茶还是不太放心,“那你知不知道……”河里有什么?

    “我知道。”岚清低笑出声,没人比他更知道了,“那东西,我会收拾好的,谁欠了你,都要统统还回来。”

    “……”

    “别怕。”他伸手浅浅抱抱温茶,“先回去吧。”

    温茶云里雾里的走了,走回屋,陆真已经乖乖的坐在门口等着了,见她回来,小家伙的眼睛登时就红了,疯了似得冲上来抱住她的双腿,“姐姐,姐姐!你去哪里了?真儿醒过来见不到你,好害怕!”

    温茶弯腰将她抱起来,亲了亲他的小脸道:“姐姐出去办了点事情,让真儿担心了,是姐姐不对。”

    陆真紧紧抱住她的脖颈,红着眼睛吸吸鼻子,委屈道:“真儿好想姐姐,肚子也好饿,姐姐不能不要真儿……”

    “姐姐当然要真儿……”温茶安抚的拍拍小家伙的后背,“真儿是姐姐的小棉袄,不要谁,都不能不要真儿……姐姐这就去给真儿做好吃的。”

    温茶给陆真做好饭,外面的天已经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喂饱陆真,又哄着他睡着,温茶从屋里拿了件外衣抱在怀里朝河边走去。

    河滩上的几人在河水剧烈起伏之后,纷纷藏进里芦苇从里。

    一身黑衣的少年不动声色的站在岸边不易觉察的角落,目光冰冷的看着起伏不定的水面,轻抿的嘴角浮现一缕嘲意。

    时间很快到了子时,,天色越发冷下来,不少人抱着身体冷的打哆嗦。

    水却翻涌的更加厉害了。

    这是十五之后的月圆夜,阴气最重的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