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芦苇少年(二一)
    惊涛拍岸,冷风瑟瑟,有人开始打退堂鼓。

    水面忽然有了动静。

    随着浪潮越来越高,岸边的腥气令不少夜里出行的东西蠢蠢欲动。

    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同时,汹涌的河水忽然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爬起来。

    隔着明亮的月光,那东西显现的很清楚,是一只尖锐细长的爪子,爪子上带着长长的毛发,正从河里脱身而出!

    须臾,那东西已经爬到了岸边的石头上,众人定睛看去,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世间怎会有这般丑陋的东西!

    只见那东西佝偻在地,遍体长毛,尖锐的爪子锋利如刀,竟能将脚下的石头碾碎,它正朝着岸边的死鱼爬过来,露出一张面如碳黑的脸,脸上全是长毛,毛发后,一双赤红的瞳孔闪现着阴冷的目光,恍若地狱夺命鬼怪!

    最令人恐惧的是它满嘴的尖牙,在月色下又细又长,嘴巴上还有流着的鲜血,看得人毛骨悚然。

    那东西爬到岸上,抓起死鱼就用尖牙嚼碎了咽下肚,鲜血碎肉从齿缝里掉出来,混合着它身上臭不可闻的气味,令人作呕!

    几个胆小的村民直接被吓晕过去,剩下的也都浑身颤抖,想拔腿就跑。

    谁能想到,这依靠了上百年的河,竟然生存着厉鬼般的东西。

    周中林是其中最冷静的,他拿着鱼叉就要出去跟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较量一番。

    边上沉默不语的少年忽然动了,他幽灵一般朝着自顾自吃的满嘴流血的东西走了过去,冰冷的气息让那东西警觉的抬起头,看到岚清的瞬间,那东西猛然发出婴孩般的啼哭,瞳孔里迸发出剧烈的恐惧。

    它丢下手里的鱼,扭身就往河里跳,岚清轻描淡写的一脚踩住它的尾巴,它像吊死鬼一样的吊在岸边上,挣脱不得,只能叫的更加凄厉,声声啼血,在漆黑的夜里,听的人头皮发麻。

    周中林拿着鱼叉跑到岚清身边,看清楚那怪物的模样,便是他这样的大老爷们也出了一身冷汗。

    “这,这是什么东西?”

    岚清从他手里接过鱼叉,对准那怪物的脑袋,一叉下去,将那东西的脑袋插了个透顶,才面无表情道:“水猴子。”

    “什么?”

    岚清不再说话,松开脚,那被插死的怪物掉在岸边的石头上,脑袋里没有鲜血,流出一滩臭不可当的漆黑色液体,蔓延了整块石头后,那东西的身体竟然在月光的照耀下,化为一滩臭水,流进了河水里。

    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已经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

    河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以前闻所未闻?

    岚清将鱼叉还给周中林,淡声道:“现在就将鱼埋了吧,今夜就这样了。”

    其余人心有戚戚:“这河里有怪物,这怪物不仅吃鱼,还害人,我们在这里不安全!”

    “今夜不会来了。”岚清看着远处消散的三道水纹,道:“你们在岸上,它在水里,只要你们不下水,它上岸奈何不了人。”

    所有人面面相觑,“它分明就不是人间的东西,有什么古怪岂是我们能抗衡的?”

    岚清面不改色冷笑一声:“做不做是你们的事。”

    他转过身就要离开,周中林去拉他,拉了一空,他讪讪道:“这位小哥,你说这河中之物是水猴子,且说这水猴子究竟是何物?是水中独有的怪物吗?”

    岚清见是他,面色缓了一下,道:“不过是些做了腌臜事,得了报应后,还想苟延残喘活下去的废物罢了。”

    周中林表示听不懂,“小哥可否说的详细些?”

    岚清罢罢手,没有耐心,“想知道,去问村里的老人。”

    说罢,他正要离开,目光疏忽落在不远处一道移动过来的身影上,他轻咳一声,看向战战兢兢的村民,“明日一早,谁做了事,可到屋里来领钱。”

    说罢,他脚步不停,朝着那拎着油灯,身着罗裙的少女走去。

    周中林轻叹一口气,心知此事远远没有结束,至少从少年话语中,这河里的水怪并未被彻底铲除。

    不过看那水怪在岸上被少年吊打的模样,想必这种东西在水里才能发挥大作用。

    他打起精神,组织村民开始收拾烂摊子,等收拾好时,天已经微微亮,他抬脚朝着村里走去。

    这件事必须告知村长,必要时再告诉刘华伟。

    翌日,给村民们发了钱后,温茶从屋里将陆真抱了出来,让岚清抱着,两人朝河边儿走去。

    昨日打道回府的刘华伟今天又来了。

    身边不止带了人,竟然还带了不少工具。

    昨夜发生的事已经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顿时闹得人心惶惶,村民们心有余悸的站在芦苇从里,生怕河里再跑出个怪物来。

    听到描述后,刘华伟心下有了算计,同村长站在河边儿不知道商量什么,一个时辰之后,竟然让人在河源另外开道,将水源饶过汇聚之地,引到其他河沟里。

    “这条河的水不放干,休想抓到那些怪物,与其在这里瞎猫耗子,还不如另修栈道,看看这河底埋了多少尸骨!”

    村长也找了好些人来帮忙,修建新的人工河道,将水源引流之后,再汇入最下方的河流,完全不耽误其余村落的生计。

    至于他们村,河里都出怪物了,再加上这些年死的人不计其数,还打什么鱼,先搞了怪物再说。

    温茶静静站在河滩上,摸着下巴开始思考另一件事,这刘老头夫妇坏事做尽,没想到还有刘华伟这么一个上心的亲人给他们报仇。

    朱大山包藏祸心,村长身为他老爹大体上却是没什么错处。

    世上所有事情,时移世易,令人唏嘘。

    岚清打着伞,抱着陆真,目光扫了她几眼,看到她额角淡淡的汗,将她拖到伞下,轻声道:“开道恐怕得十天半月,用不着我们,先回去吧。”

    温茶点点头,从他怀里接过陆真,和周中林说了声就往回走。

    路上朱大山带着周兵晃悠晃悠的走过来,见到温茶,朱大山眼前一亮,搓着油腻的手凑过来刷脸,“这不是陆家的茶妹妹吗?好久不见,还认得哥哥么?”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