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芦苇少年(二三)
    怪物的死,让村里不少人此后好几日没睡好觉,一闭上眼睛,都是累累尸骨,森冷寒气。

    不少胆小的没过多久便举家搬去了别的地方,村里一时竟安静下来。

    原主的第一个愿望完成后,温茶心里松了口气,暗自估摸着也应当搬家了。

    村里阴气太重,死人太多,住久了对她和陆真都不好。

    她思考搬去哪里最合适。

    这一日三只从集市上回来又碰着了周兵,他站在周中林身后,虚着眼睛偷偷看温茶,眼珠子一转一转的,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周中林和温茶寒暄片刻,才正色道:“茶哥儿再过两年便要及笄了,可有什么中意之人?”

    这是为自己终身大事做打算呀。

    温茶摇摇头,正要说没有,身后岚清将手轻轻放在她肩上,声音淡淡的对上周中林,“晚辈便是陆姑娘的未婚夫。”

    周中林诧异的瞪大眼睛,“这,怎从未听说?”

    岚清笑的眉眼弯弯,“茶茶是个姑娘,这些事,应当我来说。”

    周中林恍然大悟,这天天跟着温茶的小子根本不是什么迷路的小公子,分明就是小姑娘早先定好的未婚夫,怯于启齿才安了个别的名头。

    温茶:“……”她怎么不知道中间还有这么多戏?

    周中林看向看清的目光顿时不一样了,带着细微的审视:“不知小哥姓谁名谁,家住何处?”

    “晚辈姓水名岚清,家在村落外的水苑居。”

    水苑居是什么地方?周中林简直闻所未闻。

    “家中可还有什么亲人?”

    “仅我一人。”

    独子还无亲眷,周中林凝起眉毛,只觉此子单薄,不可托付。

    “家中家业如何?”

    “无。”

    没有家业就算了,反正大家都是农民,种地就行了。

    “可有田地?”

    “无。”

    什么?!连地都没有?!

    周中林简直要爆炸了,这人空有美貌,无亲无故,还理直气壮的要娶妻,简直没脸没皮。

    “大丈夫这般毫无建树,软皮软骨,如何娶妻生子,给茶哥儿幸福?”

    岚清:“我什么都不会不要紧,茶茶会就好了,她养我。”

    他伸手捅捅温茶的腰窝,让她说话,温茶暗地里翻个白眼,扭头对着周中林微微一笑,道:“周叔误会了,岚清他很好。”

    她捏了一把少年的手,笑的面色绯红,难掩羞涩对周中林说:“他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足矣。”

    周中林简直说不出话来,这都安排好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还能反对什么?

    “你当真决定了?”

    温茶点点头,“岚清与我情投意合,这比什么都重要。”

    周中林:说的也是。

    不过这小子一看就像个小白脸,真的能管住?

    岚清:“茶茶与我,我与茶茶,别无二心。”

    周中林:“……”所以我是来吃狗粮的?

    他对着岚清冷哼一声,“你最好说到做到,茶哥儿现下虽爹娘已去,可若谁要敢让她不高兴,我第一个不同意。”

    岚清闻言,拱手一揖,正色道:“愿死后不入轮回,灰飞烟灭为誓。”

    周中林微怔,没想到岚清竟会说出这般重的承诺,面色缓和几分,“你有这份心便好。”

    说罢他看了笑靥如花的温茶一眼,安下心,带着周兵走了。

    周兵余光里扫到二人手拉手柔情蜜意的模样,心里酸不溜秋,这上好的一朵茶花心心念念了好几年,还没吃到嘴里,就被人摘了,如何甘心?

    傍晚哄着陆真睡着后,屋门被拍响了,温茶打开门,喝的酩酊大醉的周兵拖着同样大醉的朱大山堵在门口,看到她眼睛都红了,“茶妹妹!哥哥们来找你了!”

    两人噘着嘴朝她亲过来,温茶还没动静,身后岚清将她拖到身后,一脚将两人踢了出去。

    碍眼!

    温茶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解决了,岚清将她抱进怀里,闷闷的说:“明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啊。”

    别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统统有多远滚多远!

    温茶好笑的推开他,“赶紧睡觉吧,一会儿真儿见不到我,又该闹了。”

    岚清嘴巴顿时能挂油壶,陆真陆真,一天到晚都是陆真,也不知道想想他,好森气啊!

    他气还没消,屋门又被敲响了。

    “茶妹妹,”周兵打着饱嗝说:“你开开门啊,哥哥好生想你,你且出来,哥哥好好疼你。”

    朱大山躺在屋门口,和周兵像两条死狗一般赖着不走:“茶妹妹,你要是不出来,哥哥我今儿就不走了,明天一早看你怎么办?届时我对大家说你不要脸来勾·引我,这日子过还是不过?”

    “就是啊,”周兵附和:“大山可是村长的宝贝疙瘩,你若是不依他,槐树村你可就待不下去了。”

    “到时,真儿恐怕就……”

    他说的十分严重,仿佛离开了村子就活不下去。

    温茶听的直冷笑。

    本来看在周中林的面儿上,打算对周兵小惩大诫,完成任务也就罢了,没想到这俩人心眼儿还不是一般多。

    她挽起袖子,就要出门去把俩渣滓打的爹妈不识。

    岚清拉住她,“我来。”

    温茶:“……”

    岚清拉开门迅速出去了,温茶回神,再拉开门,外面三人的身影都没了。

    她摸着下巴思索片刻,也不担心,最后关上门回屋陪着陆真睡觉。

    半夜屋里飘过一阵冷风,温茶动动耳朵,岚清应该是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村民们在之前填河的大墓边发现了两个醉鬼,可不就是周兵和朱大山么?

    两人手拿酒坛子,浑浑噩噩的倒在墓上,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事,有些神志不清,等睁开眼睛时,鼻涕眼泪一大把,直嚷着要回家。

    没人知道,他们昨夜做了一个梦,梦里全是河底索命的鬼魂,他们张牙舞爪,青面獠牙,说着自己遇害的经历,叫嚣着要让做尽坏事的人偿命,阴森可怖的模样吓得两人屁滚尿流,直叫饶命,然而冰冷的阴影反倒缠绕在两人身上,再没散去。

    此后,这个梦伴随了他们整整一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