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远古兽人(一)
    “族长,今天我来是退亲的。”木屋前,年轻的兽人这么说。

    “你说什么?!”看到他,原本一脸笑意的年迈兽人表情凝滞了,他以为自己听岔了,盯着眼前的年轻人,隐忍道:“你再说一遍!”

    年轻的兽人迎着年迈兽人的目光,挺直胸膛,目不斜视道:“族长,我不会娶芙茶。”

    “你不会娶芙茶?”年迈的兽人怒视着眼前身高体重的年轻兽人,目光里射出惊人的凶光,“你们三天之后就要举行结亲礼,你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族长。”年轻的兽人目光闪躲了片刻,歉疚的低下了头,低声道:“我不喜欢芙茶,也不想耽误她,想跟她解除关系,您惩罚我吧。”

    年迈的兽人抬起手,就要打在他脸上,把这不知好歹,忘恩负义的东西打死。

    但他并没有动手。

    “我不惩罚你。”年迈的兽人费了好大劲,控制住自己火爆脾气,他心口起伏不停,忍着怒气道:“你和芙茶自小一起长大,早就在三年前定了亲,三日后,是芙茶的成人礼,紧接着就是结亲礼,你究竟有什么理由?偏偏挑在这个时候?”

    年轻的兽人耳朵红了一瞬,他低着头,拳头在身侧松了又紧,最终握起来,回视道:“我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真正的伴侣。”

    “所以你就要踢开芙茶?”年老的埃德盯着脸上只有羞涩,没有愧疚的兽人,心里简直火冒三丈:“那个人是谁?你给我说出来!”

    格罗不敢再看埃德的眼睛,心里知道一切纸包不住火,索性回道:“是……是,安琪。”

    那个他五天前从迷雾森林救回来的少女,比天狼部落里所有姑娘加起来都美,她醒过来的时候,那双灵动的湖蓝色眼睛,像是一汪清泉,紧紧攥住了部落第一勇士的心。

    然而几日之后就是他和族长之女芙茶的结亲礼,没见到安琪,他还能接受那个粗鄙刁蛮的芙茶,但现在,他只想摆脱芙茶,跟安琪长相厮守。

    “求您成全我们!”格罗跪在地上,乞求的看向埃德,诚挚道:“我不喜欢芙茶,也从未喜欢过她,我不会和她接亲。”

    埃德气的浑身颤抖,几番说不出话来,只觉自己从未了解过这个看着长大的兽人,他伸手抓过前的木具对着格罗的身上砸去,怒不可遏道:“你这背信弃义的混蛋!谁给你的勇气敢这样羞辱我,羞辱我的女儿?!”

    格罗低着头任凭他打骂,脸上一片平静。

    “我不喜欢芙茶,将来也不会喜欢她。”他说:“就算我和芙茶结了亲,我也永不会真心待她。”

    埃德气的眼睛一片浑浊,只觉眼前的年轻人陌生的可怕,他拳头在身侧握的发抖,真想将这养不熟的白眼狼打死。

    但他忍住了。

    “滚!”他破口叫到:“你给我滚出去!!”

    这个嫌恶他女儿的家伙,他再也不想看到!

    格罗面无表情,从地上站起来,对埃德行了个礼,转头就往回走。

    安琪还在屋里等他回去,她那样脆弱胆小,也不知他离开这会儿,她是不是又哭红了眼睛?

    好在最棘手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转过屋角,他正要加快步伐,一身穿兽皮短裙,微露细腰的少女正站在开满格桑花的田野边,冷冷的盯着他。

    她眼睛微红,神色恍惚,显然已经听到了他和族长的谈话。

    格罗脚步一顿,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芙茶……”

    少女听见他的声音颤抖了一瞬,她撇过头,费了好多努力才忍住快夺眶而出的眼泪。

    等回头时,她脸上已然看不出表情,恢复了以往的趾高气扬。

    “我听到了你和阿爹的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退我的亲,你这样卑鄙无耻,我以后不会给你好日子过的!”

    格罗见她还一脸高高在上的模样,心里更是厌恶,甚至莫名窃喜自己的退亲,他面上却是真诚道:“对不起,芙茶,我这样做,是为我们都好。”

    “为我们好?!”少女冷笑出声:“你说自己不喜欢我,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三年前为什么不说?两年前一年前甚至一个月前为什么不说?!现在我们要结亲的消息传遍了七个部落,日期都定下来,所有人都知道了!你跟我说你不喜欢我,你喜欢的是别的女人,你要退亲!格罗,你以为你是谁?!”

    “对不起……”

    “别跟我说对不起。”

    少女嗤笑道:“我堂堂七大部落之首天狼族长之女,生而高贵,受尽宠爱,只有我看不上别人的份儿,没有别人看不上我的机会,既然要退亲,也不是你退我!”

    少女往前走几步,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骄傲,停在他身边,“从今日起,你格罗就不再是我芙茶的未婚夫,我会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让所有人知道,你是个见色忘义,自食其言的瘾君子,你行为低贱下作,配不上族长之女,更配不上第一勇士的称谓!”

    “祝你和你的小宠物快些结亲,百年好合。”

    说完这句话,少女低笑一声,听不出喜怒的扭头离开。

    格罗被她说的张目结舌,站在原地愣了片刻,等回神想要再解释一番,才发现自己竟然被说的无法反驳。

    芙茶什么时候会有这样尖酸刻薄的时候了?

    她虽然粗鄙,可脑子里装的全都是草包,说话难听,却是说者无心,没有攻击力,造不成半点伤害,只会让人暗地里嘲笑她肤浅。

    现在的芙茶,有些变了。

    说话依旧尖刻,却有理有据,让他莫名胆颤。

    或许是,刺激太大了。

    部落里谁不知道芙茶喜欢他,为了和他结亲,简直无所不用其极,现在他为了安琪放弃结亲,芙茶迁怒也是应该。

    芙茶是族长之女,她要做什么尽管冲他来,只愿她不要伤害安琪,否则,就是有多年交情,他也要芙茶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格罗快步往前走,片刻便到了屋前,他正要推门进去,里面传来女人柔柔怯怯的声音:“是……是格罗回来了吗?”

    这般有人在家等的感觉,让格罗心里一热,他推门大步进去,铺满兽皮的床榻上,身着细腻布料的女人正趴在床头朝他望过来,她肤白胜雪,美好的宛如花儿一样的肩头和脖颈密布下男人留下的红痕。

    见格罗进来,她轻轻笑了笑,媚眼如丝的样子,最是引人遐想。

    格罗大步向前,坐在床边,看着她柔柔弱弱的样子,心疼的抱住了她,满肠柔情道:“我的小安琪,退亲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答应你,我们马上就能结亲了。”

    他怀里的女人低眉含笑的摸上他硬朗的眉峰,垂泪道:“你去,一定吃了不少苦,这都是我害得,我对不起你。”

    格罗抓住她的手在嘴角亲了又亲,又吻干她的泪痕,柔声说:“你知道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女人忧郁而幸福的点点头,楚楚可怜的窝在他怀里,眼底划过一丝他觉察不到的得意。

    “格罗,谢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