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远古兽人(八)
    “你真毒,一下斩断了六条姻缘线。”

    回去的路上,系统一路吐槽。

    “你更狠。”温茶淡定的微笑,“他们都在草丛里的信息,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系统:“……”这种事情办成后互相拆台的状态,好想打人怎么办?

    温茶回到屋里,埃德已经带了猎物回来,正在屋前剥皮。

    温茶把沿途摘的叶子菜放到一边去,去给埃德帮忙。

    埃德怎么舍得宝贝女儿动手,只嚷着她弄不好,让她去洗菜。

    温茶没坚持,等他把皮剥好,就和他一起把皮晾起来,又把肉抬去了不远处的冰冷地窖里封存起来,才和他回到屋里做饭。

    远古时候的食物很是单一,兽人们活动量大,是主要劳动力,他们视肉如命,每天以肉为主食,带的女人也必须吃肉。

    来到这里以后,温茶头一次发现,其实自己还是不爱吃肉的。

    给埃德做好饭,温茶用采摘的菜给自己煮了点汤,食不知味里,她特别怀念现世里的四、六、八、十二大菜系。

    吃过饭,埃德没逗留多久,就去部落祭坛边的屋里,和兽人们商讨严冬来临后的事宜。

    过了极夏,天气就跟娃娃脸说变就变,部落必须做好一切突发状况的迎接工作。

    等他走后,温茶窝在屋里睡了一觉,起来后,就听阿卡和埃德在主屋里说话。

    “流浪者都被找到了。”

    埃德说:“都是北境各据一方的首领,被折了腿送回去时,听说是出来找一个非常重要的兽人,那兽人是从北境的极冰深渊里冲出来的东西,来路十分神秘,兽形更是闻所未闻,一出来就伤了北境不少流浪者,隐隐有统一北境,自立为王的兆头,北境那些蛮横的兽人怎么容得下他……”

    自然是,在那东西伤了无数手下后,对他不远万里,穷追猛打,一心想将苗头掐死在摇篮中。

    “他们在北境联手伤了那东西,只可惜在那东西太过桀骜,逃出生天,他们追出来遇到了贪熊族,把人跟丢了。”

    “把人跟丢了?”阿卡有些疑惑,“受伤的兽人不是最好侦察了吗”

    “你不懂……”埃德摇摇头,感叹:“这世上无奇不有,那东西既然有大杀四方的魄力,必定有全身而退的本事。”

    “那流浪者找到他了吗?”

    “没有。”

    阿卡更吃惊了:“那么多人都没追到?”

    “没有。”埃德思索了片刻,“他们追到天狼族附近发现了那东西的气势,说是仅仅一瞬就不见了,再找时便找不到了。”

    自那以后,就彻底的失去了消息。

    一想到部落里,可能藏着不太好的东西,阿卡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族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埃德伸手拍拍他的肩,沉声道:“为了避免哄闹,目前为止,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一人,今晚我会将事情告诉其他勇士,紧接着开始组织人夜巡,你的任务,就是在边上帮我照看好阿芙。”

    提到芙茶,阿卡面色稍缓,却还有些心事重重,“如果那东西真在部落里,你们不会有事吧?”

    “不会。”埃德正色道:“那东西受了重伤,一时半会若是没人帮他隐蔽,肯定好不了。”

    阿卡放下心来,掷地有声道:“放心,族长,我一定帮你看好芙茶。”

    埃德点点头,眼见天色黯淡,挥退阿卡后,出门敲开了温茶的门。

    温茶从墙角站起来,打开门,埃德手里递给她一把灰白色的短刀。

    “晚上阿爹要出去一会儿,这是河中大鳄头骨磨成的骨刀,你拿着防身。”

    温茶双手接过,埃德欣慰的笑了笑,“阿芙,看到你现在这样,阿爹真高兴,阿爹答应你,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给你找个真正配得上你的人。”

    温茶:“……”送个刀,都能想到这么多,阿爹的脑洞很大哦。

    埃德走之后,温茶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盯着手指发呆。

    埃德和阿卡之间的谈话她都听见了,很显然,他们口中厉害到爆炸的北境怪物,就是她手上的这个家伙。

    没想到这人这么厉害。

    她伸手戳了戳小家伙头上的包,才发现两个包隐隐有长大的样子,指环整个也肥了一圈,原本苍白的色泽,也变得发光发亮起来。

    情况已经慢慢好起来了。

    不过温茶非常好奇一件事,这个东西既然能把流浪者从北境带来,就说明,他身上兽人气势还是很重的,但是现在她明明天天戴着他,埃德和阿卡,竟然没有一个察觉到的……

    为什么?

    系统:“因为他变小了啊。”

    身体变小了,伤口也就变小了,身上的气息也随之变淡,这是高级兽人自保的一种形态,等到痊愈后,一切会再变回去。

    温茶:“请问,高级兽人,是……什么意思?”

    系统:“一种比兽人还要霸道,又生得天道宠爱的远古兽人,俗称高级兽人。”

    温茶依旧云里雾里,双手合十,请求系统大人:“能说具体点吗?”

    系统马上取出小黑板,立下小标题。

    “高级兽人是比兽人更厉害的物种,他们比兽人多了一种身体形态,就是能够恢复自己儿时的样子,这种状态对养伤非常有帮助,其次,他们骨子里的血脉非常珍稀,并且拥有一种非常人能及的能力,这种能力因物种而异,应该是天道的赐予,他们有与生俱来,得天独厚的能力。。”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厉害又幸运的存在,听懂了吗?”

    “嗯,”温茶点头后,指指手,悄咪咪问:“我这是遇见了高级兽人?”

    “没错。”

    “那你预计一下,他能不能对我报恩什么的?”

    系统翻个白眼,打破她的妄想:“他杀了很多人,沾满鲜血,不吓死你就怪了!”

    温茶:“……”心里忽然毛毛的……

    她一想起埃德口中,那个大杀四方,搞得北境血流成河的家伙,就是她手上的指环。

    她忽然一个头两个大,再不想要报恩什么的了。

    只求这位大爷伤好后,赶紧离开,忘了被她戳脑袋的黑历史,忘了她给他取得小名,忘了她的一切大不敬,大发慈悲,大人不记小人过,饶她一条狗命。

    系统:可能吗?

    温茶:我不管我不管!我绝不向恶势力妥协!

    系统:你确定?

    温茶:……大不了让他摸回来……这是最后的底线了……

    系统:你从来就没有过底线好吗?

    温茶: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系统:不能。

    温茶:…………

    请把它拖出去打死!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