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远古兽人(九)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天气慢慢开始变冷。

    大部分兽人猎到了一整个冬季的食物,等到天气寒冷起来,外出的猎物越来越少,他们也就不再出去。

    在冬天到来之前,每逢夏冬交界处,最强大的部落总会举办一场部落聚会。

    一是为了总结哪个部落,今年收获最多,二是将兽人们集结在一起,选出所有部落中,最强壮的第一勇士,三是为了雌性,让兽人们结交心爱之人。

    这一年,聚会仍旧是在天狼部落举行。

    前些日子,关于北境流浪者的事,并没有找到罪魁祸首,其余部落的人纷纷回了自己的部落,埃德也就不在坚持那东西在自己部落里,兽人们的日子,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聚会也就应约而来。

    埃德不得不提前忙碌起来。

    每一年的聚会都是无比郑重的,埃德不止要防范安全,还要准备充足的食物。

    温茶见他每天忙的找不着边,天天也跟他一起出去,帮他做些小事。

    埃德虽然不愿让她这么辛苦,不过心里却是无比欣慰。

    聚会到来前夕,又是一个月圆夜。

    温茶窝窝在床上数绵羊。

    数着数着,她就去看手指上越来越白,白的几乎泛着晶莹的指环。

    自系统提醒过她,她再也不敢去碰大佬的脑袋,也不敢对他摸来摸去的了,她一直胆战心惊的观察这人会不会对她展开报复。

    结果证明,这人伤的太重,简直就是个死的。

    “嘿!”她百无聊赖的问:“你什么时候好呢?”

    那东西没反应,温茶也不在意,手贱的去摸他头上的包,幽幽叹气道:“你赶紧好起来吧,我阿爹说了,兽族盛会的时候,会给我找个兽人伴侣,我可不想结亲的时候,让他误会我手上的戒指。”

    那东西身上闪过一道莫名的红光,似乎是听见了她的话,还给出了反应。

    温茶以为自己眼盲,再看,还是个死的。

    她无趣的又戳了几下那个包,自言自语道:“你伤好之后,是不是就要离开这里了?你是要回北方吗?你不会把我给杀了吧?我告诉你,你这样纠缠我已经让我很苦恼了,再向我复仇,就不仁义了啊。”

    那指环没动静,不过温茶马上觉得手指被缠的更紧了。

    这特么真是个活的……

    她条件反射收回自己碰他的手,靠在床边心里一阵又双叒叕。

    “既然你是活的,那你好了之后,可不要报复我,也不要报复我们部落的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好吗?”

    指环用尾巴磨了一下她的指腹,小小的浮动,差点让温茶把他拆下来观察,结果,那家伙动了一下,就没反应了。

    温茶:“你怎么这么闷,一点儿也不好玩。”

    话音未落,指环僵硬了一下,然后奇迹般动了脑袋,两个芝麻小包朝着她拱了拱,似乎是,让她去摸他的脑袋。

    她不是最喜欢玩这个游戏吗?

    温茶没想到一句话有诈尸的效果。

    她整个僵住:“…………”不不不!我错了!我一点也不喜欢!求求你赶紧收回去……

    小家伙用尾巴挠她。

    她战战兢兢道:“求你,你还是收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小家伙不为所动,用尾巴催她。

    温茶:“……那我,只,只摸,一下,一下就好。”

    然后她摸了摸他的脑袋,又不摸了。

    小家伙见尾巴磨她作用不大,竟然用力的扒住了她的手指,挠她的指头。

    温茶这才发现,他竟然长了四个白白的,跟牙签似得小爪。

    这些日子,他缠在手指上,几乎没动静,她差点都忘了他还有爪子……

    当真凶物也!

    温茶顿觉人生太刺激,打击太大,她需要好好睡一觉。

    见她不理会,小家伙扭头用脑袋上的小包顶了一下她的指背,似乎有点懊恼,想要她继续摸摸。

    温茶死活不敢再在老虎头上拔毛,碰了一下就不敢了。

    小家伙轻轻的挠了挠她,没有再催,在月上中天时,和平时一样,又死在那儿,没反应了。

    温茶抱着被子思考了一下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最后归咎于自己的作死。

    她仰天长叹一声,戳了戳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睛睡着了。

    在她睡着没多久,月华大盛,一层层的冰霜覆盖在她的窗棂,慵懒而静谧的享受着月光的洗礼。

    这一次,冰层并没有继续往部落里蔓延,而是静静地守在窗边,堆叠成晶莹剔透的模样,淡淡的光华透过霜华,散落在少女恬静的睡颜,美丽又安然。

    缠绕在手指上的指环忽然动了动,隔着皎洁月色,一道黑色的影子,慢慢在空气中形成。

    影子看的并不分明,身着黑色的长袍,恍若深渊走出来的幽冥鬼怪。

    他走到少女床前,漆黑的长袍下,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停在少女的额头上驻足片刻,尔后,轻轻的戳了戳。

    冰冷的温度让少女颤抖了一下,她捂紧被褥,偏头躲了过去。

    黑影愣了一下,伸手扳过她的脑袋,更轻的戳了几下,见她没有不适,才大发慈悲的松开了她,静静地现在床边看了她许久,才于空气中,消弭无踪。

    到了下半夜,月亮慢慢隐匿在浮云中,窗棂上的霜悄悄化了,屋檐下的草地上,下了一阵不经意的细雨。

    第二天一早,温茶推开窗户,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正要起床,窗棂下,一簇红山茶正悠然盛开。

    温茶愣了一下,伸手摸一下花瓣,冰冷的感知让她缩了指尖,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去摸自己的手指。

    ……指环不见了……

    她呆了呆,在床上翻来覆去找了一遍,差点把屋给翻了,也没找到他。

    估计是伤好,回家了。

    温茶松了口气,看来大佬还是很明事理的。

    埃德和以往一样来敲她的门。

    温茶打开门,埃德眼尖,一眼看到了红山茶,面上出现了一丝复杂的神情。

    温茶搞不明白,问:“怎么了?”

    埃德郁郁道:“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温茶云里雾里,她有心上人?谁啊?

    埃德:“红茶花是兽人遇到了心上人,才会送出去的求亲花。”

    温茶:谁能告诉她,求亲花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令,正是红山茶盛开的最好的时候,有心的兽人会在姑娘的窗边种上一株,宣示爱意,你告诉阿爹,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温茶:“没有!”

    埃德感叹道:“追求爱情是兽人和姑娘们的权利,我是你的父亲,只要对方是个能打猎,会照顾人的家伙,我保证不会阻止你。”

    温茶:“真没有!”

    埃德有些难过还有些失落,不知是庆幸女儿终于对往事放开,还是难过女儿可能有喜欢的人了。

    “好吧,我不问了,我知道之前你被格罗伤透了心,现在不想面对感情,但真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带他来见见我,阿爹给你把关好吗?”

    温茶:“…………”不好!

    她根本就没有心上人好吗?

    不止没有,甚至还不知道这花是哪个魂淡种的,此类污蔑她的事都做的出来,简直丧心病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