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远古兽人(十五)
    颜若雪琢,冷若冰霜。

    见到这张如此不同的脸,埃德愣了一下。

    他面带审视道:“你是来自北境的流浪者?”

    来人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唯独目光,幽深冰凉。

    他薄唇轻启,凉凉的话语,宛若裹了一层寒冰。

    “我的确是从北境而来,但我不是流浪者。”

    话音未落,埃德和比熊的面色顿时沉下去。

    不管是不是流浪者,北境来的兽人,都是被整个兽人大陆,还有兽神遗弃的存在。

    虽然不知道这个流浪者不躲躲藏藏,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做什么,不过这不妨碍他们对他的敌意。

    埃德做出攻击的准备,压低声音问:“你来天狼部落做什么?”

    来人似乎并不在意他流露出来的意义,淡淡道:“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

    埃德紧盯住他:“天狼部落没有你要找的人!请你离开,否则我们马上遣送你回北境。”

    “有的。”来人赤色的眸子闪过些什么,苍竹般指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指微微摊开,他的手心里,躺着一朵,冰雪簇拥的红山茶。

    “来找,跟我缔亲之人。”

    看到那朵花,埃德怔住了,就连蓄势待发的比熊也被惊呆。

    这花的气息,可不就是跟芙茶窗边盛开的那枝一模一样吗?!

    难道!莫非!这人!这个流浪者!就是那个行为卑劣之人?!!

    一想到芙茶天天照看的那枝花竟然是出自一个流浪者之手,埃德马上不淡定了。

    他简直火冒三丈!

    芙茶怎么可以嫁给这样一个人!

    这种来自北方的流浪者!

    “这里没有你的缔亲者,你给我马上离开!”

    比熊一想到自己竟输给了这个看起来样样不如自己的人,也是同仇敌忾道:“你一个北境的流浪者,还想缔亲,倒是想得美,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来人并不搭理他的厥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往前走了一步,目光轻轻向里面扫了一眼,语气颇为不善道:“我来找人,不想杀人。”

    埃德顿时被他嚣张的态度惹毛了。

    没什么事,是战斗解决不了的。

    他化作原形,对着年轻的男人露出尖牙,动作利落的冲了过去,对准男人的脖颈处,想将男人一击咬死。

    这卑贱的兽人,敢打芙茶的主意,简直找死!

    比熊冲了过去,赫赫生风的巨型身材,让身下的草地发出轻微颤抖,他和埃德左右夹击,准备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流浪者,打个落花流水。

    年轻的流浪者似乎并不忌惮他们的攻击,他甚至还轻描淡写的往前走了好几步,直到他们的攻击扫到面前,才伸手,轻轻的扣住比熊的手腕,将那比他大了数倍的巨熊,轻而易举的丢了出去!

    比熊被他扣住手的时候,就感觉到浑身发冷,被扔出去时,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砸进部落前矮矮的灌木丛里,平沙落雁式着地,摔了个七零八落,半天爬不起来。

    埃德比他幸运多了,虽然没有攻击到年轻人,不过年轻的流浪者似乎知道尊老爱幼的品德,并没有对他大打出手,只在他每次攻击到位时,点到为止,并不反击。

    然而就是这样,埃德也累的够呛。

    时间一长,两人的较量,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到最后,埃德差点被气出心脏病,在好几次过招碾压未果后,猛然生出一种自己老了的悲凉感。

    再打下去,也只是被年轻人虐而已。

    他停下手,气喘吁吁的瞪向面不改色的流浪者,丝毫不受用这人的尊老爱幼,面色沉沉道:“你来天狼部落,找谁?”

    年轻的流浪者抬眸往里看了一眼,道:“我找我的未婚妻。”

    气喘吁吁的埃德:“……”不觉得累,还想和这种魂淡再打几场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你的未婚妻?”

    “我给她留了定情信物。”

    埃德:“……定情信物我不管,部落你是绝对不能进去的,你若是要找人,就在部落外等。”

    他预估过,这人还未真正出手,就已经表现出非凡的战斗力,随手就能碾压比熊,若是真正的出手了,想必部落里所有的兽人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与其同他撕破脸皮,倒不如不费一兵一卒,和和气气的把人打发了。

    “我只给你一生物钟时间。”

    一生物钟只是白日里的片刻,部落女孩子十分忌惮外面的世界,大多数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出现在部落口,更何况是芙茶这种死宅,这人是绝对等不到的。

    年轻的流浪者似乎并不介意他的为难。

    “如果她出来了,我想马上带她离开。”

    埃德:“她是不会出来的。”

    他太了解芙茶了,那就是个小懒鬼,现在估计已经跑回屋里睡觉了。

    年轻的流浪者并不受他的影响,垂眸屏息分秒,似乎听到了什么,而后抬起眼睛,道:“她会来的。”

    埃德被他笃定的模样吓了一跳,直觉他在耍嘴皮,“年轻人,说大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话音未落,年轻的流浪者忽然扬起了一直暗藏薄凉的嘴角,轻声说:“她来了。”

    埃德被他吓得胆战心惊,急忙回头,见身后没有芙茶的身影,他转过身正要奚落这个说大话的流浪者。

    “阿爹!”

    身后猛然传来一道轻脆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埃德:“…………”

    他不可置信的回头,一身兽皮长裙的少女,正拉着一个体态纤长的女生,快步走过来,走到他身边,还面带不解道:“刚才我去找阿禾,回头就不见你们了,他们说你和比熊出去了,让我不要来,但我有急事找比熊,比熊现在在哪里?”

    埃德:“……”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这傻子在里面待着,跑过来做什么?她似不似傻?!

    埃德一把推开女儿,压低声音驱赶她:“比熊和我现在有事,你给我赶紧回去!”

    温茶本就是来给比熊拉红线的,没见着人,就追了过来,她们在暗处观察了一阵,见没什么敌人,气势也不像别人形容的拔剑弩张,就带着阿禾跑了过来。

    阿禾的母亲打算明天给她定亲了,她看来看去,能配得上比熊的也就只是阿禾,比赛散场后,阿禾这种未出阁的姑娘,是要被马上带回家的,明天一早就要去相亲,她想来想去,还是想让他们见一面。

    只可惜,比熊不知道哪儿去了。

    她正想问一问,就看到埃德言辞闪烁的模样。

    她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

    难道暗处还藏着什么大人物不成?

    温茶往后退了一步,拖着阿禾的手就要往回走。

    部落外,年轻的流浪者面带微笑的叫住她:“姑娘可还记得,收过我的定情信物?”

    温茶:“…………”噫?哪儿有人说话?

    埃德:“比熊现在不在,你赶紧回去。”

    温茶不疑有他,继续走。

    年轻流浪者:“我不远万里,来找你兑现诺言,你就这样丢下我跑?”

    唉?

    温茶回眸正要看看哪个人说话这么好听。

    埃德在后面催她,“还不赶紧走。”

    “哦哦哦。”

    温茶又走了两步,没回头。

    埃德看向被他用部落大门阻挡在外的流浪者,冷哼一声:“她就算来了,也不知道你是谁,你不要异想天开,赶紧走吧。”

    “我不走。”

    埃德气的搓搓脑袋,“你这样不依不饶,纠缠不休,不会起任何作用。”

    “我光明正大的来,是因为你是她的父亲,我愿意过你这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