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远古兽人(十九)
    翌日,温茶起床,埃德已经去外面进行最后的狩猎了。

    天气越来越冷,等霜降之时,就不会再有人出去。

    温茶吃过饭,脚步轻快的在部落里逛了一圈,然后漫不经心的朝着部落外的森林里走去。

    迷雾森林,离天狼部落有三里地之远,沿途虽没什么危险,不过道路崎岖,温茶走得很慢。

    她一路看看风景,摘摘花,也不觉得累,走了片刻,淡淡的阳光,刺破阴霾,薄薄的洒在头顶,她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回眸时,穿着黑斗篷的年轻人,已经在路的转角处,静静地看着她。

    温茶望过去,毫不犹豫的伸手打了打招呼,那人眨眼就到了面前。

    温茶:“……”像变魔术一样……

    古迦伸手拂过她脸上淡淡的雾气,看着她身上薄薄的衣服,眉头微皱,“怎么来这么早?”

    温茶弯起眼睛,笑眯眯道:“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他将身上的斗篷取下来放在她肩头,握住了她微凉的手。

    温茶目光灼灼道:“我阿爹说,愿意让你和我在一起。”

    原本面色如常的年轻流浪者,面色一愣,和她一样,没想到埃德会这样快就同意。

    “他是我父亲,他当然最疼我了。”

    温茶虽然也诧异,不过诧异过后,倒觉得理所当然。

    埃德有多喜欢自己这个女儿,从原主曾经经历过的人生,就已经可以看出。

    他可以为原主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接受一个女儿真正喜欢的人,又有何难?

    古迦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那他说了要见我吗?”

    “他让我找个时间。”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

    温茶想了想:“要不就明天?”

    “好。”古迦没有异议,轻声道:“到时候,我就在这里接你们。”

    “好呀。”温茶笑眯眯的说,“记得好好表现哦~”

    古迦失笑的揉揉她的脑袋,牵着她慢慢往前走,等走到她说的那处猎户屋子,太阳已经有些明媚了。

    林中小屋许久未曾住过人,外延被层层藤蔓植物包围,将屋子缠的像被遗忘的瑰宝,在细碎日光下,盛开着凛冬将至前的最后一抹花期。

    年轻的流浪者把她带进屋里,里面不似外面冰冷,竟有暖炉为伴。

    “连夜做的。”古迦让她卧在温暖的床榻上,给炉子里添材,偏头问她:“感觉好点了吗?”

    温茶嘻笑着点点头,唤他过去,等他走近,伸手揽住他的脖颈,“迦迦,我真是爱死这样的你了!”

    古迦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伸手把她摁在床上,不让她乱动,“先让你的手暖和起来。”

    温茶笑眯眯的窝在他怀里,没动弹,圆圆的眼睛,温润又可爱,看得年轻的流浪者,有些心燥。

    他不动声色的放开她,坐在床边同她说,明夜是月圆之夜,林中汀洲上,会开这一年,最后一次午夜兰花。

    温茶兴奋叫着要。

    他微笑的握过她的手,心里想着把花都摘光要花多长时间。

    温茶严词厉色道:“不准摘光,明年不开,就怪你!”

    古迦:“……”那就不摘光好了。

    等到整个人从冰冷中复原,温茶迫不及待的推开门,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喜欢的眼都红了。

    古迦站在她身后:“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建造一座更适合我们的。”

    温茶想想都沉醉得不行。

    “好呀!不过要等明天夏天哦。”

    冬天实在太冷了,做工什么的,一点也不适合。

    古迦笑了一声,“都听你的。”

    他赤色的眼眸倒映着木屋旁的鲜花,还有她纯净乖巧的脸庞,明明是锐意锋利的狰狞,却在这一刻,安静的像幅画。

    温茶若有所感的回眸,看到他完美的五官,觉得自己颜狗病症又犯了。

    这人,长得可真好看……

    古迦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把她扒拉到自己怀里,“你父亲要是承认了我,我就先带你去北境看看。”

    “北境?”温茶怔了一下,她想象不出在外人眼中,形势严峻,天寒地冻的北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场景。

    “我有些人要介绍给你认识。”

    提起这些,古迦的面色一直很淡,只有眼底划过的丝丝血光,让温茶意识到,他要介绍的人,恐怕都不是一般人。

    所以说,这家伙上次从她这里离开,都回他大本营做了些什么?

    以前不是被人追杀到差点领便当吗?

    现在,他却说,他们可以一起回去,还有人介绍给她……

    难道,他背地里还有什么兄弟姐妹不成?

    古迦:“不要胡思乱想,只是一群人而已。”

    温茶:“不会是你的敌人吧?”

    古迦嘴角的笑意不减,伸手扳过她的脑袋,哼道:“不是敌人。”

    所有能被他称之为敌人的人,早就被他杀了个一干二净。

    “那是什么人?”

    “一些想见你的人。”

    温茶:“……”感觉哪里怪怪的……有什么事,被她忽略了似得。

    但她一直安分守己的待在部落里,有什么人,会想要见她?

    古迦却不准她想太多,“到时候就知道了。”

    温茶:“……”男盆友这么神秘,好阔怕的感觉……

    天色越来越亮,中午,温茶去树林里摘了些野菜,回头,古迦就已经猎了一头野物在不远处的溪流边清理。

    温茶跑过去,打算和他一起干活。

    年轻的流浪者扫了她柔嫩的掌心一眼,眉眼笑的有些温柔。

    他说:“你父亲,待你很好。”

    温茶骄傲的昂起脑袋:“那当然了,我可是他唯一的女儿!”

    古迦盯着她娇蛮又可爱的小模样,幽幽的叹了口气,“他可真让人嫉妒。”

    温茶有点听不懂他表达的意思。

    古迦失笑着说:“以后,我会对你,比他对你更好。”

    那样,才有资格,从他手里,理直气壮的,把这个无价之宝抢过来。

    温茶:“…………”

    明明以前,小的时候,还很阔爱,很腼腆,很害羞,很……

    没想到……现在这么会撩……

    远古人就是放的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