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远古兽人(二一)
    温茶回屋,把古迦在迷雾森林的事告诉埃德后。

    埃德沉思片刻,就决定去见小年轻。

    第二天一早,天微亮,埃德就爬起来,穿上了身为族长那套大名鼎鼎的“华服”,跟着温茶一起往森林方向走。

    走了没多远,那身穿黑衣的流浪者,果真就在不远处等他们。

    见到他,埃德的面色还是不好看,不过却不像之前那么排斥。

    他冷哼一声,没说话。

    古迦走上前来,看了温茶一眼,微笑着同他打了招呼:“叔叔。”

    埃德心里吐槽:我才不是你叔。

    但他没表现出来,没好气的对古迦点了点头。

    古迦目光轻轻的落在一旁,扫过作壁上观,一句话也不说的温茶。

    “天色凉,我们回屋谈。”

    埃德瞥了一眼快冻成傻子的女儿,心里的不悦顿时少了几分,“好。”

    三人快步走到林间小屋里,埃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屋子里的陈设,嫌弃道:“我女儿,可不能住这样的地方。”

    温茶:“……”感觉便宜粑粑是来砸场子的……

    “我知道。”古迦丝毫不觉得生气,反而十分赞同埃德的说法,“您放心,以后,我会给茶茶更好的住处。”

    埃德明显不相信流浪者有什么好去处。

    “阿芙从小没受过气,没吃过苦,你别以为她喜欢你,我就能让她跟着你受罪。”

    “您放心。”古迦认真的看了一眼靠在窗边戳藤蔓的小姑娘,微微一笑:“我会把世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在她面前。”

    让她知道,和他在一起,她永远不需要无所谓的顾忌。

    埃德狐疑的盯了他一眼,仍旧不满意,“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对你刮目相看,这都是你应该做的。”

    古迦:“您说的对。”

    保护她,讨好她,从来不是义务,是理所当然的事。

    埃德:“还有,你现在是流浪者的身份,这一点,不管你在流浪者中是什么样的身份,你都是个不被部落承认的人,但,我希望我女儿的婚礼,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而不是因为跟一个流浪者结亲,从此就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生活。

    古迦表现得颇为理解:“您说的这一切,我都会一一办到。”

    埃德“你能办到,那是最好不过了,还有,你要和她在一起,必须注意这些……”

    窗边,听着两人公事公办,你来我往的温茶,差点被严肃的气氛逗笑。

    她回眸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年轻流浪者还有严阵以待的埃德,乐不可支道:“你们这样,一点也不是我认识的样子了。”

    埃德:“你住口,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古迦:“炉子上有温着的汤,你去喝一碗暖暖身体,乖~”

    温茶:“……”一下觉得自己好没地位……

    她舀了一碗汤,喝了一半,微凉的身体就暖和过来,她偏头,桌边的两人,显然还处于埃德气势凌人,古迦恭敬不如从命的境况里。

    翻来覆去,说的也不过就是几句话。

    温茶听了一会儿,就出了门,在外面摘花玩儿。

    等她玩腻了,两人还在说。

    埃德:“你以后,和阿芙结亲了,你们住在哪里?你有房吗?”

    古迦:“我们就住在这里。”

    “这里?”

    埃德顿时剑拔弩张:“这个破地方,你们住?”

    古迦:“我会在这里重新修葺屋子,在部落外定居,离您近些。”

    埃德微微偃旗息鼓:“那你还回不回北方了?”

    古迦:“我想带她去看看我出生的地方。”

    也就是说,看过之后,就能一直在这里生活。

    “北境形势那般艰险,你有保护她的本事?”

    古迦:“八千里雪域,不足挂齿。”

    话音未落,埃德身体抖三抖。

    八千里雪域是什么意思,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么?

    那可是整个北境的地域,其中包括了所有的山川湖泊,还有流浪心,以及所有的资源,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能明目张胆的出这样的话。

    他以为是在过嘴仗吗?

    埃德:可别再说大话吓人了年轻人。

    古迦:“去过北境之后,我们会即刻回来,您放心。”

    埃德控制住自己抖动的身体,勉强直视着古迦,又开始杞人忧天:“你是流浪者的身份,知道的人多吗?”

    古迦:“我不是流浪者。”

    埃德:唬谁呢?都有被人追杀的历史了,还说不是流浪者。

    古迦:“您放心,我不会给茶茶,带来任何危险。”

    埃德罢罢手,心里多少猜到了他的身份,真不知道该感叹女儿好命,还是哀叹她倒霉,摊上了这一号人。

    他道:“既然你自己心里已经有数,以后,就好好对芙茶,她是我唯一的女儿。”

    “好……”

    两人相继又说了许多话,温茶差点靠在门边睡着了。

    等到埃德开始叮嘱年轻人,她平日里的习惯喜好时,屋外的草丛里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像是某种动物跑错了地方。

    温茶睁开眼睛,正要看个究竟,草地里忽然窜出来一头灰色的巨狼,那巨狼身强力壮,足有三米高,一双冰冷的眼睛,冷冷的盯住她,灼目阴鸷。

    温茶愣了一下,没认出这是部落里谁的原形,正要开口问问,那头狼昂着脑袋,样子颇为不善。

    他嘴巴还没张开,埃德和古迦利落的从屋里走出来,一左一右的站在温茶身边,面无表情的将温茶拉向身后。

    那头狼见到埃德,眼睛里划过一丝得逞的意味。

    “族长,没想到,您真在这里?”

    看到他,埃德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对上那头狼的眼睛,大喝一声他的名字:“格罗,你来这做什么?”

    格罗嘴巴里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啸:“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你为了芙茶,勾结北境流浪者的事,已经被我发现,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埃德被他说的一呆,他就是来见未来女婿,怎么就成勾结流浪者了?

    “你不要信口雌黄!”

    “我可没说错。”

    格罗移开强壮的身体,露出身后一群身穿天狼部落兽衣的人。

    都是些强壮有力的兽人,他们一早被格罗叫醒,说是族长在这里,有事要和大家相商,正疑惑是什么大事。

    却怎么也想象不到,格罗竟然是另有目的。

    “今天我是来揭穿你的真面目的!”

    格罗化作人身,毫不犹豫的指着埃德身边的古迦,冷笑道:“大家有所不知,这个人就是当初藏进部落没被找到的那个流浪者!”

    一石激起千层浪!

    身后的兽人们简直一脸震惊和懵逼。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兢兢业业的族长,会和流浪者搅在一起。

    格罗继续道:“起初我一直疑惑为什么流浪者不见踪影,按理说,他受伤之后,一定会有破绽,我们抓住他轻而易举,但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这个人,就是被族长还有芙茶包庇了,他们不仅救了他,还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以至于我们,数日没有找到!”

    “这个地方是他们的接头处,如果不是我发现的早,等待着部落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