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远古兽人(二二)
    格罗话音一落,跟在他身后的兽人们爆出一阵哄闹。

    目光扫过埃德三人,像是要把人戳穿似得。

    谁能接受一向德高望重的族长,会和流浪者勾结这件事?

    迎着怀疑的目光,埃德倒是无所畏惧,“你说我和流浪者勾结,你有什么证据?”

    格罗见他这样都还死不认账,向前走了两步,似要逼退他。

    “那日我去找你,亲自听见你说他是流浪者,是北方来的疯子,你还想狡辩吗?”

    被听墙角还没把人发现这件事,让埃德汗颜了一瞬。

    “那你就听见我和流浪者勾结了?你听见我们说什么了?”

    格罗:“为了和他结盟,你要把芙茶嫁给他,今天就是你们为了结亲在这里商讨的日子。”

    埃德:“……”这种事都被听见了,真是晚节不保。

    一旁围观的兽人们简直三观碎裂。

    族长是疯了吗?

    竟然要把如花似玉的芙茶嫁给一个流浪者,究竟是多么大的诱惑,才能让族长做出这样的选择?!

    “我说错了吗?”格罗目光逼视住他,眼底刻骨的野心勃勃让人毛骨悚然。

    埃德不置可否,“你既然听见了这些,当然也就听见了我们在交易什么?”

    格罗嗤笑一声,:“你和流浪者交易的内容,很简单,你把芙茶嫁给他,他帮助你讨伐其他部落,你想和流浪者一起统一大陆!”

    埃德:“……”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宏图伟愿???

    其余人也是脑袋当机。

    族长一把年纪了,还想这么多,平日里老实的,真一点也看不出来……

    最前面的兽人已经云里雾里了,瞪着格罗:“族长怎么会想这样的事?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就是!”跟上来的阿卡也对格罗没有好脸:“族长一直在部落里兢兢业业,为大家着想,怎会有这样的念头!如果有,他为什么年轻时不做准备?偏要等到这时候?”

    格罗对这群脑袋忽然聪明了些的人,十分嗤之以鼻。

    “族长年轻的时候还不是族长,他可想不了这么多,但是现在,他不仅是族长,还遇到了流浪者,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这难道还不够吗?”

    阿卡被他胡说八道的口吻气的火冒三丈:“你不要再信口开河,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

    “我只是在说事实。”

    “事实是什么?”

    阿卡面色沉沉道:“事实就是你阴阳怪气,不知所谓!”

    话一落地,其余人心里的惊疑又落下去。

    格罗一大早把大家找到这里来,啥都不说,就开始揭族长的短,不管这个短是不是真的,这种背地里插刀的做法,真是其心可诛。

    格罗对他冷笑一声,“你可以不信我所说,不过你最好去问问族长,看看他能说什么?”

    “我不问。”阿卡抱肩盯住他:“比起问族长,我更好奇,你为什么会跟在族长后面,还得出这样的结论?”

    格罗一愣,似乎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跟他预料的不一样。

    “我找他有事,自然就知道了。”

    “是吗?那你告诉我,族长意识敏锐,狩猎经验丰富,你跟在他身后,他是有多愚钝才没发现你?”

    格罗整个愣住:“这……”

    “不要再说了,我反正对你的说辞不感兴趣。”阿卡截住他还在各种想理由的思绪,“族长这些年来,对大家怎么样,大家心里有数,不用你来告诉我们,族长怎么了,又做了什么。”

    阿卡身后一群人附和,不仅没有迁怒埃德,只对格罗这种阴人的做法表示不喜。

    如果说曾经,格罗还是人人崇拜的第一勇士,没被发现心胸狭隘,易怒暴躁的真面目,他说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

    但现在,他不仅度量小,行事也太过诡异,跟印象中的第一勇士相去甚远,也就慢慢的失了人心。

    再加上,部落里有阿卡这种勤勤恳恳的中坚力量一跃而起,带着族人越发向前,格罗这样消极的存在感,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格罗:“……”所以他是来打酱油的吗?

    明明埃德都和流浪者勾结在一起了,这些人眼瞎啊?!

    埃德:“……”他的确是没发现呀……

    阿卡:“我相信族长。”

    其余人也都纷纷点头。

    其中一个经验丰富的兽人在空气中嗅了嗅道:“族长身边的年轻人,样貌怪诞,气息诡谲,不过却和北境的那群疯子大相径庭,根本不是一个感觉,大家不要误会了。”

    其余兽人也都回想了一下遇到流浪者时,那种气急败坏,压抑不堪的感觉。

    根本和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不一样。

    “就是。”最前面的兽人责怪的瞪了格罗一眼,“这哪是什么流浪者,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这人身上气息很干净,而且骨子里没有好战的暴怒,格罗,你是不是没搞清楚?”

    “没搞清楚就怪了。”

    平日里跟格罗不对付的兽人冷笑一声:“这分明就是眼见自己大势已去,想找个理由,污蔑族长罢了。”

    格罗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这跟他预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他瞪向那跟他不对付的人,“我污蔑族长做什么?我好心提醒大家部落里可能混进了流浪者,这也是我的错吗?!”

    那兽人毫不示弱的瞪回去,“自己心思龌蹉,还不让说了,别以为其他人都是傻子,你敢说你没有私心?”

    格罗被这话,噎的后退一步他的确有自己的心思。

    其他人见他这样,又要向他说教时。

    格罗面色变幻了一瞬,似想起了什么,猛然睁大眼睛,盯向埃德身边,那神态自若的男人,冷笑道道:“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没关系,不过,我还是想看看那人身上,有没有流浪者的印记!”

    流浪者的印记……

    众人沉默。

    流浪者的印记,是件太久远的事了。

    在几百年前,摩梭大陆,还没有七个部落的时候,北境就出现了流浪者。

    那不是偶然出现的。

    有一年,天降大难,群居的兽人曾度过一段前所未有的食物匮乏期,在那段时间里,出现了一种嗜血好战,无恶不作的兽人,他们杀妻杀子,析骸而爨,几乎做尽了世间所有令人发指的坏事,让整个大陆人心惶惶。

    为了保护生命安全,保护孩子和女人,正常的兽人们联合起来,迅速的建立了部落和城墙,将原本残忍凶狠,六亲不认的兽人赶到了绿洲之外的另一片冰天雪地。

    他们用一种腐蚀性毒草,在兽人们最接近心脏的地方,烙下名为罪孽的印记。

    所有拥有印记的人,被他们称之为流浪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