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远古兽人(二三)
    流浪者……

    众人的目光停在了那面不改色的男人身上。

    准确的说,是停留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们的确没能在他身上感觉到流浪者的气息,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是流浪者。

    更何况,当格罗说这个人是流浪者的时候,族长并没有反驳。

    族长没有反驳,已经足够让人生疑了。

    “让他脱掉衣服!”

    最前面的流浪者大声道。

    “对啊!”其余兽人也随之附和,“想要证明自己不是流浪者,看一看有没有流浪者印记就知道。”

    “流浪者身上绝对会有那东西,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流浪者!”

    剑拔弩张里,一直安安静静的年轻人,忽然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冰冷的眼睛,盯住格罗,“如果我不是流浪者,你该怎么办?”

    格罗被他盯得后背发冷,中气不足的大叫道:“不可能,你绝对是流浪者!”

    他之前亲自在埃德那儿偷听来的答案,不可能会错,这个人绝对是流浪者,否则他们的会面不会安排在迷雾森林里。

    “是么……”

    古迦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他神色晦暗道:“如果我不是流浪者,你就是在污蔑你们的族长,我希望你可以带着你的东西,离开部落,你能做到吗?”

    离开部落……

    这个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谁不清楚,兽人是部落群居的生物,需要团结在一起才能在这个危险重重地大陆活下去。

    离开了部落的独居兽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本事,又没有其他的部落接纳,生活会极其艰难。

    再加上每年冬入夏时,会有一场惊天的兽潮,数以万计的凶兽会从温暖之地返回觅食,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不堪设想。

    众人心里怎么想,格罗不在乎,他一心认为对面的流浪者是在诈他。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怕你?”

    古迦并不看他,伸手揉了一下身后少女的脑袋,“我只是觉得你蠢不可及。”

    格罗气的咬牙切齿:“我看你是想拖延时间。”

    “拖延什么时间?”古迦对他的想法抱以鄙视,“我只是觉得我的身体,只能给我喜欢的人看。”

    格罗:“……”这种理由都编的出口,这不是拖延时间,是什么?

    古迦:“不过,为了证明我的清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可以让你们检查。”

    他把手伸向温茶,低声说了句:“你给我脱。”

    他声音很低,低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似得。

    实际上,周围的兽人们一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的表情。

    兽人的听觉有多灵敏,不言而喻。

    温茶瞪了他一眼,就伸手去扯他的衣襟。

    他穿的很薄,扯开亵衣,露出了一层雪一样的白。

    温茶看了一眼,就撇过头,心里受到了一万吨暴击。

    这人没事长这么白干什么?

    难道不知道她这个世界很焦糖吗?

    一点也不像和他呆一块儿了,咋办?

    古迦对她的小心思了如指掌,轻轻摸了一下她的耳朵,用更小声的声音说:“等夏天,我天天出去晒太阳,好不好呀?”

    温茶:“……”不好!

    一看就晒不黑的样子!

    古迦:“……”

    边上的埃德重重的咳嗽一声,这可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呀!

    温茶把古迦心口上的衣服撩开,将他暴露在众人面前。

    众人迫不及待的看过去,年轻人劲瘦有型的胸膛上,干干净净,爆发力十足,哪有他们心心念念的兽人印记?

    “看到了吗?”温茶把他的衣服又撩开了一些,让人看的清楚明白。

    “你们找找哪里有?”

    众人对男人的胸口不感兴趣。

    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这人是流浪者?这种白斩鸡流浪者?逗人玩儿呢?

    一边的格罗气的脸都白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已经铁板钉钉的流浪者身上,竟没有流浪者印记!这跟他的预想一点都不一样,不可能!

    他指着古迦和温茶,眼睛里的志在必得,化作一团慌乱,“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搞的鬼!”

    他明明就听见了的!

    不可能出错,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族长和这个流浪者勾结在一起,想骗过众人耳目。

    “你以为这样就会打消我的怀疑吗?休想!”

    说罢,格罗化作原形,三米高的身体,朝着古迦所在的位置撞过去,想逼得他同自己战斗,暴露出流浪者的血性。

    然而,他还没碰到古迦一根手指头,一旁的阿卡也化作兽形,挡在了他面前。

    “格罗,芙茶还在那里,你疯了吗?!”

    “芙茶?”听到这个名字,格罗失去了最后的理智,“要不是那个贱人,我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他竟然把自己所有的错误,全都归结在芙茶身上。

    这样的格罗,让所有人既觉得愤怒,又觉得痛心。

    “你最好清醒些。”阿卡早就对他看不顺眼,“你如果还这么执迷不悟,我不介意替部落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格罗被他的说法逗笑了,“就凭你?”

    阿卡被他鄙夷的口吻惹怒,长啸一声,朝着他冲了过去,格罗不甘示弱的跟他扭打在一起,周围的草地,惊天动地般,发出低鸣颤抖。

    其余兽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震得往后退了几步。

    眼见格罗和阿卡打的天昏地暗。

    温茶伸手扯了一下古迦的衣袖。

    年轻的兽人低下头,她轻声问:“谁会输?”

    古迦扫了一眼,凑在她耳边,问她:“你想谁赢?”

    温茶翻个白眼:“……”

    这还用说,当然是阿卡了。

    古迦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和格罗战斗在一起的阿卡,轻哼一声,没说话。

    温茶:“……”她说错什么了吗?

    不久,力气一点点耗尽,阿卡和格罗的动作都相对慢下来,相继蛰伏在草地里寻找对方的薄弱点。

    阿卡率先沉不住气,从草地上一跃而起,去咬格罗的咽喉,格罗怎么会给他机会,他往后退一步,避开阿卡的同时,有什么黑糊糊的东西被他丢了出去,直击阿卡面门。

    看到那个东西,温茶瞪大眼睛,她震惊的差点叫出来。

    身边的男人,已经像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他提起阿卡的腿,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那团东西落到空旷的草地上,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竟然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众人耳朵一蒙,之前阿卡所在的位置,赫然炸出一个深深地大坑,尘土飞扬间,烧成灰烬的草地,一片狼藉。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那是什么?!”

    兽人们大惊失色的叫到。

    那种从未见过,威力巨大的东西,格罗怎么会有?!

    格罗他,到底想干什么?!

    阿卡惊魂未定的躲过一劫,正要向身后仁兄道谢,谁知人家丢下他,转身就朝往外溜的格罗追去。

    那身姿挺拔,动作利落的样子,可不就是芙茶现在轰轰烈烈的绯闻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