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远古兽人(二四)
    格罗丢下安琪给他的东西,眼见阿卡被流浪者救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他转过身,飞快的朝着部落里跑去。

    所有人都知道,他手里有这样致命的武器,如果被他们抓到,他就彻底完了!

    他必须找安琪拿到更多的筹码,以保他们可以安全离开这里。

    他拼了命的想要跑。

    然而身后传来的破风声,让他头皮发麻。

    显然,有比他速度更快的人追上来了。

    他回眸,那个身穿黑衣,毫无存在感的流浪者,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淡漠的眼睛里一片看死人的味道。

    格罗被他冰冷的眼睛看的头皮发麻,正要加快速度。

    然而,就算他再怎么加快速度。

    那人还是不可抵挡的跑到了他身后。

    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颈,将他狠狠地提起来!

    格罗想挣扎。

    却发现那人的力气根本无法撼动,他就像一条鱼,被流浪者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背部撞在树上的力量,让格罗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像是个废物一般的趴在地上,无法动弹。

    那人显然知道,怎样让他受到最大程度的伤害。

    格罗死死的抬起眼睛,把那一步一步,逆着光朝自己走过来的流浪者看清楚。

    然而,那人走到离他三步之遥就停了下来,漫不经心的模样,带着数不尽的轻视。

    “你究竟是什么人?!”

    格罗忍不住心里的愤恨,对着来人问道。

    他一直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在他人手下,一招都走不了。

    然而事实却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他不止走不了一招,甚至被虐的死去活来。

    他以为这人是流浪者,是受人唾弃的存在。

    然而,他身上既没有流浪者气息,也没有流浪者印记,根本就不是流浪者。

    他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

    古迦居高临下的盯住他,眼睛冰冷如霜:“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自己是谁。”

    格罗听不清他到底要说什么。

    古迦:“听说你以前是茶茶的未婚夫?”

    一听到芙茶,格罗面色扭曲了一瞬。

    他正要破口大骂,但身体的疼痛和男人对芙茶的态度让他意识到,这不是辱骂的时机。

    想到以前芙茶追在自己后面的模样,他又诡异的生出一些得意。

    挑衅的回视古迦:“我以前的确是她的未婚夫。”

    他没发现古迦的拳头,在身侧捏的咯咯响,还继续说:“不过,她的脾气太坏,配不上我,我就把她甩了,怎么,你很好奇我是怎么把她甩了的吗?”

    古迦盯住他自鸣得意的脸,拳头握了好几次才松开。

    “可我记得,是茶茶不要你了,是她退你的亲。”

    “她退我?”格罗被这个说法逗笑了,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满嘴鲜血的对着古迦,大笑出声:“她当然是说她退我,堂堂族长之女,如果被我退亲了,该有多丢人,你不会不知道,我看她可怜,才给她的机会,你不会以为,真的是她退我吧?”

    “……”

    “她曾经有多喜欢我,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眼见流浪者不说话,格罗以为他是被自己打击了,越发说的起劲,“她为了和我结亲,求了她父亲三天三夜,跪到头破血流,差点高烧死了,你不清楚吗?为了能让我喜欢她,她不仅学着迎合我的喜好,还为了让我能得到第一勇士的位置,去求部落里最德高望重的兽人教我捕猎手段,在我拿到第一勇士的时候,比我还要高兴,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我。”

    “……”

    “最后,她甚至为了我,放弃了我们的结亲,成全了我和安琪,这些,这所有的一切,你应该都知道才对。”

    格罗得意洋洋的盯住古迦,想要在他脸上找到一丝挫败和气愤,但是,他失望了。

    古迦面色一直很平静。

    即便是在他说起他和芙茶的曾经的时候。

    他依旧是平静的掀不起一点波澜。

    他看起来,像是一点也不在乎。

    格罗不知道自己说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

    他想要找存在感。

    他想膈应所有让他难堪的人。

    然而,他找来找去。

    他只找到了芙茶。

    他六岁开始,他生命里,从来就没有消失过的芙茶。

    她像是个傻子一样的跟在他身后,为他做一切,他不敢想象的事。

    她说过,她最喜欢他。

    她说,将来要嫁给他,要做他的伴侣,成为他孩子的母亲,还要跟他一起,从年轻到白发苍苍,去做一切他想做的事。

    他要是喜欢当第一勇士,她就帮他,让族长也帮他,让所有能帮他们的人帮他。

    他要是不喜欢承担任何责任,他们也可以四处走一走,只要是他喜欢的地方,她都能跟他去。

    她性格刁蛮,却什么都为他想。

    她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却只在他面前低下头。

    她总说,一辈子都不想和他分开。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什么都愿意做。

    可最后,他娶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把她留在了原地。

    还要以此,以她花样年华里,做的所有傻事,来破坏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感情。

    他甚至以此为傲,以此为谈资,对这个男人说。

    芙茶曾经那样喜欢他。

    喜欢到看不到任何人。

    他想要让这个男人和芙茶一样在他面前颜面扫地。

    让他们当一个赤·裸·裸的失败者。

    说完这些话,他大笑出声,想要在流浪者面上看到他对芙茶的厌恶和鄙视。

    毕竟,芙茶的心,已经脏了。

    然而,流浪者的面上依旧什么都没有。

    恼怒,愤恨,以及被欺骗的暴戾。

    一点也没有。

    他甚至还微微笑了。

    他说:“就算她曾经那样喜欢你,又怎么样呢?”

    “我只要知道,她现在,喜欢的是我,就够了。”

    何必,去计较,她之前爱过谁,为谁做过傻事,又为什么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从今以后,她只需要看着我一个人,一直和我在一起就够了。”

    “我会让她笑,让她比曾经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快乐。”

    “我会比她喜欢我,还要爱她。”

    “她也不需要,靠做傻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因为我,会比她更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