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远古兽人(二六)
    逆鳞……

    温茶愣了一下。

    然后去戳他头上的角。

    “逆鳞你不让我摸吗?”

    古迦沉默了一下:“逆鳞,就是我的亲人,也不能摸。”

    好哇!这货还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温茶气的死挠他的角,他的角硬的可怕,她挠了两下,手都要瘸了。

    古迦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有我最喜欢的人,也最喜欢我的人才能碰我的逆鳞,我是你最喜欢的人吗?”

    温茶偏过头,哼道:“不是!”

    古迦:“那你不准摸它。”

    “我就摸!”

    说罢她还弯下腰,去触碰那层逆着长的鳞。

    古迦蓦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偏过脑袋,长长的呼吸,凉凉的散在温茶脸上,像一阵薄薄的风,温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下一秒,身后响起哗啦啦的水声,她腰上一紧,有什么东西缠住了她的身体。

    她抓不住古迦的脖颈,被提到了半空中,像是小鹌鹑似得被吊住,丢足了脸。

    她回头一看,是他的尾巴。

    她气的用手挠。

    古迦面不改色的继续往前行,似乎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等到她气急败坏的停下来。

    他才漫不经心的问:“我是你最喜欢的人吗?”

    温茶:“……”

    这货原来是在这里等着的……

    “不是!”

    古迦眯起眼睛:“你确定?”

    “确定!”

    古迦沉默了,动作一撩,直接把她朝着水里丢。

    温茶没想到他会来这招,吓得哇哇叫,一把抱住他的尾巴,死不放手,“你搞什么?你这样会失去我的,你知不知道?”

    古迦不为所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温茶:“……”我就不说!

    古迦:“你的机会用完了。”

    说罢,他又要丢,一点也不像作假的样子。

    真是翻脸无情。

    温茶死命扒拉住他,就怕他把自己给扔了。

    这么远,她怎么回去?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一句话嘛?

    她昂起脑袋,扯著嗓子喊:“我喜欢!我喜欢还不行吗?!”

    “是最喜欢?”男人低沉的问。

    “最,最喜欢!满意了吗?”

    “最喜欢谁?”

    “你!我最喜欢你!”

    话音一落,她腰上一轻,竟是凭空掉了下去。

    她真想咬死古迦这个魂淡!

    平安落到男人的颈上,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男人催促她:“你现在可以摸我的逆鳞了。”

    那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样子,哪有刚才的冷淡?

    温茶:“……”一点也不想摸,顺带还想一脚踹翻。

    古迦:“你真的不摸?”

    “不摸!”

    “好吧,我本来想说,那地方,是我最软的地方,你不想摸,就算了。”

    温茶:“不不不!你误会了!我还是挺想的!”

    然后她伸手摸了一下,那个地方,感觉到古迦的僵硬,轻轻弯起了眼睛。

    古魂淡,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两人腻腻歪歪的行至下游,在长长的木栅栏边看到了身穿白裙子的女人。

    木栅栏太高了,高的无法翻越。

    她身上带了个兽皮背包,浑身湿漉漉的,似乎正打算潜水逃出去。

    听见划水的声音,她惊讶转过身来,看到温茶那一刻,她瞪大了眼睛,然而在看到她身下的古迦时,她的瞳孔却开始剧烈收缩。

    角似金鹿,尾若玄蛇,眼含冷光,气吞星河。

    龙!

    竟然是龙!

    没想到在这个远古的落后时代,她竟然能见到这样的东西!

    安琪心里猛然缩紧,从未有过的震撼从心脏奔向四肢百骸。

    她目光炙热的盯住古迦,自动忽略了他身上的温茶,心里发出阵阵尖叫。

    如果这真的是龙。

    那可她是万年后龙的传人。

    坐在古迦身上的温茶,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温茶轻咳一声,打断她的臆想:“安琪,你这是要去哪里?”

    安琪目光向上,终于注意到了温茶。

    她当然不认为,温茶是闲得无聊出来散步的。

    她从木栅栏上爬下来,灼灼的盯住古迦。

    “我哪儿也不去。”

    “是吗?”

    温茶笑了一声:“那正好,我是专程来带你回去的,你跟我回去吧。”

    安琪身体一缩,知道格罗已经无力回天。

    她眼底闪过一丝决然的晦涩,“我不和你回去。”

    “不回去?”温茶眨了一下眼睛,盯着安琪已经开始打颤的身体,笑眯眯道:“不回去,你也不能在水里呆着啊,格罗还在等你。”

    一提到格罗,安琪抖得跟筛子似得。

    “你们把他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打断了他一身肋骨而已。”

    一身肋骨……

    光想想就得疼死。

    安琪后退一步,吓得面无血色。

    她知道远古人嗜血暴戾,可没想到,他们对格罗也是这样。

    “格罗可是部落第一勇士,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原来你还记得他是个勇士。”

    温茶似笑非笑的盯住她:“我以为,你只想让他用你给的东西,炸死我父亲,当上族长呢。”

    被温茶一语中的。

    安琪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她不敢再看温茶的眼睛,心里一阵打鼓。

    难道是格罗被抓住后,贪生怕死,对他们把她做的事,全盘托出?

    不!格罗不是那样的人!

    她回视温茶,愤愤道:“你不要胡说!”

    “胡说?”温茶被她极力表现出来的天真取悦了。

    “是不是胡说,我们回去就知道了。”

    “我不回去!”

    安琪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要以为你是族长的女儿,你就能污蔑我!”

    污蔑?

    温茶被这个词逗笑了。

    “我能污蔑你什么?”

    安琪看一眼古迦,咬咬牙道:“一回部落,你有族长撑腰,想怎么说怎么说,自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没办法呀。”温茶摊摊手,“谁叫你没一个当族长的爹。”

    安琪:“……”

    “还有啊,别当其他人都是瞎子,我要是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会让你捡了格罗那个便宜吗?”

    安琪:“……”

    “最重要的是,我从来不胡说八道。”

    安琪被温茶说的哑口无言,喏喏的向古迦求助。

    男人不都喜欢怜香惜玉嘛?

    他会帮她吗?

    河里的古迦,似乎并不在乎她们说了什么,他静默着变回人形,接住腾空的温茶往岸边走。

    安琪震惊的张大嘴巴,看着他修长的身姿,心里一片痴迷。

    之前怎么没发现部落里有这样一个人?

    古迦走到岸边,安琪的目光已经不能用炙热来形容。

    这个男人,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加起来都要出色。

    她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极品?

    一想到他的原身,她激动的牙齿打架,甚至开始语无伦次。

    “那个……”她顶着湿漉漉的衣服,盯着古迦,柔柔弱弱开口:“你是……部落里的兽人吗?”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干净又明亮,激动之下,尽显楚楚可怜的湿润。

    “我……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古迦似乎没听见她在说什么,跟瞎子似得,经过她身边,轻轻把温茶放下。

    安琪看到他这样后,一点也不像逃走。

    “我,我叫……安琪,你不要相信她,她在侮辱我,我根本不像她说的那样……”

    说着她苍白的脸上掉下眼泪来,看起来真是可怜极了。

    她甚至还想伸手去拉古迦的衣袖。

    “我不想跟她走,你帮帮我……”

    古迦没说话,衣摆也没让她碰着,转身从河里提出来一堆长长的水草,在安琪期待的目光里,对着她兜头而下,混着冰冷的河水,安琪被绑了个严严实实。

    暗藏期待的安琪:“…………”

    事情怎么跟她想的不一样???

    古迦面不改色的回眸看向温茶,“走吧。”

    温茶扬眸一笑,拖住水草的一边儿,一脚将不能动弹的安琪踢进水里。

    古迦化为原形,把温茶卷起往脖颈上一放,提溜着在水里挣扎的安琪,慢腾腾往回游。

    安琪呛了一肚子的冷水,终于从美色中清醒过来,心里对温茶恨到了极点。

    凭什么那样的人会站在她身边?凭什么?!

    等到部落时,她郁结于心,冻得浑身发紫,几乎去了半条命。

    阿卡带人把她从河里拖出来,她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病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