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一米阳光(一)
    “一中的杨老师死了!”

    一大早这个消息在学校里传疯了。

    听最初的目击者说,杨老师被发现的时候,人坐在马桶上,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左手大动脉全被割断,整只手都快废了,厕所的地上淌了一层血,红的触目惊心,差点把胆小的学生吓晕过去。

    警察很快赶过来了,封锁现场之后,调出了学校各个角落的监控。

    杨老师是一高,尖子班的班主任,教学水平好,为人谦和有礼,是众多学生推崇的好老师。

    没人能想到,就是这个刚过四十,前途无量的老师,会死在厕所里,最重要的是,他很有可能是自杀。

    发生了这样的事,校长郝万山第一时间带着教导主任和老师们主动配合警察们的调查。

    法医张胜男踩着血水初步检查了尸体后,对身边的助理低声道问:“秦淮来了么?”

    助理正要答话,厕所门在走进来一身穿警服,面色沉沉的年轻男人,他身姿挺拔,眉目硬朗,目光里更是带着一股坚毅不羁。

    他身后跟了几个同样身穿警服的人,在看到案发现场后。

    纷纷第一时间带上手套脚套,勘测四周,查找蛛丝马迹。

    见到来人,张胜男站起身来,叫了声秦队。

    秦淮点了一下头,带着手套,巡视着杨老师的手,在看到断了的大动脉时,他蹙眉,伸手碰了碰杨他左手上锋利无比的水果刀。

    按理说,学校为了安全起见,是不让带管制刀具的。

    刀刃上有干涸的血迹,手握住刀的力度大的惊人,可想而知,这位老师在用刀时,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最重要的是,他眼睛微闭,面含微笑,即便脸色已经铁青,身体冰冷僵硬,也没有出现一丝挣扎的痕迹。

    “我检查过了,尸体上没有压迫性尸斑,下颌关节没有产生移位,尸体并没有被移动过位置。”

    “手臂肌肉在僵硬前,应该有很大动作的收缩,目前推测是割腕时太过用力,导致了强度痉挛,血流尽后,维持了最开始的动作,迅速成了尸僵状态。”

    “他瞳孔扩散至眼睛三分之一,呈现出原始灰白色,再加上他血液浓稠度,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晚十一点到今天凌晨三点之间。”

    张胜男看向一旁的秦淮,沉声道:“初步判断,杨老师应该是自杀。”

    秦淮面不改色的点点头,“辛苦了。”

    张胜男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把手套递给一边儿的助理,走到了外面

    厕所外,郝万山急得团团转,见到张胜男,急忙迎上去,“法医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胜男嗅到他身上浓郁的古龙香水,皱起眉头,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秦队目前还在勘察中,一会儿还请校长带老师们到局里做个笔录。”

    郝万山忙不迭的应到:“好好好!”

    厕所里,秦淮面色沉沉的盯住尸体,伸手拉开尸体薄薄的外套,僵硬的胸口处,几道被尸斑遮掩的抓痕让他皱了眉头。

    他先后将尸体翻了个遍,检查完之后,取掉了尸体手上的匕首,递给身后的更年轻的徐冰。

    “一会儿带尸体回去后,送去化验。”

    徐冰连忙收起来,转身正要问老大看的怎么样。

    秦淮目光闪过尸体之后,想到了什么,对徐冰道:“把尸体移开。”

    徐冰叫了其他人,一起把尸体移开的瞬间,马桶里熏人的血气差点让人吐出来。

    秦淮面不改色的将翻上来的马桶盖放下去,几个干涸的血淋淋的大字,落在马桶盖上。

    字体歪歪扭扭,显然是死者自杀时,写上去的。

    徐冰凑上来看了一眼,扑面而来的死气,让他吓得缩了缩脖子:“我有罪,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其余几人也都被这三个字弄得一愣。

    自杀就自杀吧,死了还写这个,是咋回事?

    莫非其中还另有隐情?

    秦淮眼睛闪了一下,转身往外走,“一会儿让人拍好照,带回局里,尸体送去张胜男那儿。”

    徐冰急忙应到:“好,好!”

    厕所外,郝万山一见到秦淮,急忙走了上去,“秦警官,杨老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秦淮打量了他一瞬,反问:“一中是住宿制学校,一共有多少个班?”

    郝万山张嘴答道:“这是南校区,只有高三在这里,一共有二十一个班,其中住宿的有十七个班,有些的学生住得近,办的是跑校。”

    “晚自习一般几点钟结束?”

    “到了十一点钟时,学校就会准时放学生们回去睡觉。”

    “那昨天夜里当值的老师都有谁?”

    郝万山面上有些为难了。

    他的确是一中的校长,不过对于每次晚自习,都有哪些老师当值,还真不清楚。

    “我,我去给你拿值日表!”

    “不必了,”秦淮淡淡道:“一会儿我们会派人过来将相关老师带去做笔录。”

    “好好!”郝万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颇为担忧道:“学校的监控我也已经提交给了你们,请秦警官尽快将案情查出来,学生们再过几个月,就要进行高考,发生这种事,我怕影响他们的心理。”

    秦淮低头看着他忧心忡忡的样子,问道:“学校有心理医生吗?”

    心理医生?

    郝万山点点头,“年前,学校为了考生们的心理健康,专门聘请了一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专业心理医生。”

    “这位心理医生,昨夜当值吗?”

    “不不,”郝万山摇摇头,“苏医生只负责学生们的心理健康,平日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到了时间,就下班,不会参与教师们的工作。”

    秦淮摸了摸自己的指侧,“到时候做笔录,把这位苏医生也一起带上。”

    “好,好的。”

    秦淮又问了些学校里和死者相关的事,就带人回了警局。

    徐冰从档案室拿到了死者的资料。

    “死者名叫杨为民,今年四十一岁,是a市一中,尖子班的班主任,主带数学,在学生和家长中有较高人气,家里有一妻一女,妻子吴丽是注册会计,女儿杨晶晶十三岁,正在上初中。”

    “夫妻收入可观,女儿听话懂事,一家生活一直都很和谐,资料上找不出他有自杀的嫌疑。”

    秦淮扫他一眼,“念他的履历。”

    徐冰翻开一页纸,接着道:“死者出生于西北一座小城市,家境并不好,毕业于c大,实习期间,曾经到a市周边乡村支教过一年,回来后,到一中小学部任职,之后,一路评职称,调到了初中部,没过几年,在老同学郝万山的帮助下,带了高中课程,再之后,就是去年,他当了班主任。”

    “职业方面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

    组里唯一的女同志范枝前前后后翻了一遍,道:“这人履历一清二楚,就连什么时候出差的开·房记录都有。”

    一清二白的。

    “根本看不出他有自杀的意向。”

    “那他为什么要在马桶上写我有罪?”

    徐冰鄙视的瞪她一眼,“要是一清二楚,他会说这个?”

    范枝回瞪住,“我是怀疑他杀好吗?”

    “他杀?”徐冰啧啧两声:“拿出证据呀!”

    范枝:“我要是一下拿的出证据,还要你说。”

    徐冰还要怼回去。

    “够了。”秦淮面无表情道:“查一查,死者妻子在哪。”

    “这个我知道。”

    徐冰举手:“之前问了个老师,说是死者妻子这几天都在外面出差,不在家里,女儿送去了城边的姥姥家照看。”

    “死者家属,已经往回赶了。”

    “行了。”

    秦淮合上资料,扫过几人的脸。

    “一会儿徐冰去张胜男那儿等消息,范枝安抚死者家属,周振和刘华负责去查死者这些天接触过什么人,尤其是女人,朱烨从死者这些年职业生涯入手,看看他都做过什么事。”

    众人领命而去,徐冰脚步一顿,回头问道:“我们都有事做,老大你做什么?”

    秦淮眼角微蹙,懒得回答这么白痴的问题。

    转身就往外走了。

    徐冰正要追过去,范枝一把拽住他。

    “你是不是傻,老大会偷懒吗?他铁定是负责给那些老师做笔录啊。”

    如果这次案件真不是自杀,那些老师,铁定是脱不了干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