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一米阳光(七)
    温茶坐上车,秦淮问她去哪儿吃。

    温茶停顿了一会,问:“能不去外面吃吗?”

    秦淮似乎知道她又犯病了,“你以前在德国的时候,不吃饭?”

    温茶:“我在外面租了房子。”

    秦淮没再说话,启动引擎,把车掉头之后,不知道要开去哪儿。

    温茶其实很想说,要不就不吃了吧。

    秦淮对她的目光恍若未闻,把车开到了某个单元楼下。

    “下车。”

    温茶:“……”

    “我给你做饭。”

    温茶被这五个字碰到了眼睛,她忍不住往后仰了一下,想要躲避什么。

    秦淮视若无睹,伸手拉开车门,“再不快点,你要迟到了。”

    温茶大梦初醒一般,快速下车。

    秦淮不紧不慢的在前面带路,温茶小跑着跟上他,想问什么,又什么都问不出来。

    秦淮停下脚步,等了她一下,等她跑到身边,才淡淡道:“你挑食吗?”

    温茶:“不吃胡萝卜白菜,不喝牛奶,不吃动物内脏,不……”

    “你吃什么?”秦淮侧目看她。

    温茶后退一步,露出圆溜溜的大眼睛,“除此之外,都爱吃。”

    秦淮没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温茶跟在他身后,乘电梯到了楼层,打开屋门后,他给她取了一双女士的新拖鞋,“穿上。”

    温茶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我就,不换鞋了。”

    秦淮盯住她:“地板是我今天早上才拖的。”

    “抱歉,我不想换鞋。”温茶摆摆手,往后退了好几步,脸上的表情有些张皇,“我先去学校了。”

    说完这句话,她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就往来时的路跑去。

    她的脚步不快,就算看起来是在奔跑,也给人一种跑不快的感觉。

    秦淮不紧不慢的说:“如果你想要我下午去给你送饭的话,你可以走。”

    温茶停下脚步,固执的说:“我不换鞋。”

    秦淮深吸一口气:“不换。”

    温茶倒回他身边。

    秦淮凉嗖嗖扫过她,小小的一只,看起来,真有点可怜兮兮。

    等她进来后,他关上门:“你自己去客厅待着,沙发上有遥控器,想看电视就看电视。”

    他转身去了厨房,温茶站在客厅里,打量了一下客厅的陈设,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位秦警官一个人住的房子很大,是复式二层楼,屋里全是精装,令人吃惊的是,所有上眼的陈设,都大有来头。

    温茶大致看了一遍,就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的发呆。

    秦淮端着果汁出来,看到的就是她坐的笔直,中规中矩的样子。

    他把果汁递给她,“先垫垫。”

    温茶看了一眼杯壁,伸手接过来道了声谢,又低下头。

    秦淮也不恼,“茶几下面的柜子里有杂志,你自己找找。”

    温茶应了声是。

    等秦淮端着菜出来时,人还坐在原地,一厘米也没移开。

    他把菜放到餐桌上,叫她:“进来端菜。”

    温茶放下果汁,踱步走到他身后,他回眸看了她一眼,“苏医生今年多少岁了?”

    温茶搞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二十六。”

    “我以为你才六岁。”

    温茶:“……”

    “把手伸出来。”

    温茶依言递上手,他把菜放到她手上,“去吧。”

    温茶把菜放到餐桌上,秦淮已经盛了饭,拿着筷子出来了。

    他把饭放在她面前,“吃饭。”

    温茶低下头,干净的碗筷,闻起来很香的饭菜,让她拿起了筷子。

    她吃的很慢,等到吃完,秦淮已经在边上看她一会儿了。

    她尴尬的摸了一下脸,“怎么了?”

    秦淮面色淡淡道:“苏医生吃饭跟猫儿似得,实在难缠。”

    温茶:“……”

    秦淮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说话有多暧昧,又道:“先去洗手,洗完手送你去学校。”

    温茶站起身去洗手间,偌大空间里,洗手液香气混合着空气里淡淡的须后水味,让她脑袋骤然清醒。

    她走出去,秦淮已经洗过碗,收拾好桌子,坐在沙发上等他。

    他很高,身体修长,坐在沙发上,身姿慵懒,伸直长腿的样子,十分养眼。

    听见声音,他微微侧目。

    温茶走到离他不近不远的地方,“我快迟到了。”

    “嗯。”

    他站起身,取过车钥匙,关上门,带着她往外走。

    送她到学校,刚好赶上时间。

    温茶解开安全带,往下跑,他叫住她,声音缓缓道:“苏医生,我今年二十九岁,你觉得我年纪大吗?”

    温茶不敢置信的回眸,男人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道不明的意味,目光沉沉的盯住她。

    温茶缩了一下脖子,“秦警官,我快迟到了。”

    “去吧。”

    秦淮收回目光,语气平平道:“下周一,我再来接你。”

    温茶:“……”

    回到办公室,已经有约好的学生在等着了。

    一下午陆陆续续的来人,等到忙完,外面的天色暗下来。

    学校停课半周,隔壁的校医早就下班了。

    除了在学校当值的几个老师,还有学校的门卫,偌大的校园,在黑暗的笼罩下,空荡的令人心慌。

    温茶背着包下楼,昏黄的灯光下,一声又一声的脚步声,格外清晰,似乎能听见回音。

    这样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温茶握住肩带,加快脚步往下走,她的脚步很凌乱,想要加快速度,却怎么也力不从心。

    等到她满头大汗的从四楼下到二楼,身后的沉重的压抑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近。

    空气里,不止她一个人的脚步声。

    这个结果令她面色发白。

    嗒!嗒!嗒!

    脚步很沉,有人从楼上下来了!

    可是这座楼里面,没有当值的老师。

    温茶脚疼的厉害,一踩地,钻心的痛,根本不能再持续往前走了。

    她需要休息。

    她满头大汗的靠在楼梯边的教室门口,静静的等着脚步声接近。

    那脚步声不快,等到楼梯口,停顿下来。

    温茶屏住呼吸,没说话,身后虚掩着的门,却在她后背无意识用力下,发出一道刺耳的刺啦声。

    原本继续往下走的脚步一停,朝她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温茶握住门柄,脚步声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她睁开眼睛,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停在她身边。

    “苏医生?”来人似乎没想到会是她,惊讶的叫出声:“苏医生这么晚了,你还没下班么?”

    温茶勉强站直身体,看清楚她的面容后,暗地里松了口气。

    “我身体不舒服,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需要我帮忙吗?”吴月一听她不舒服,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扶她。

    温茶摇摇头,站直身体,“已经好多了。”

    “那我们一起走吧。”

    吴月似有些不放心她,“我正好开车来学校里取老杨的一些东西,我送你回家。”

    温茶没有回绝,“杨晶晶同学现在怎么样?”

    “和你交流过后,情绪好多了。”

    吴月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郑重其事道:“谢谢你,苏医生。”

    温茶微微一笑,“这是我应该的。”

    女人勉强一笑:“等事情过去后,苏医生一定要和我一起吃个饭。”

    “好。”

    她跟在女人身后慢慢往下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的几乎嗅不到的麝香味。

    温茶轻轻回眸,没有灯光的三楼,一片漆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