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一米阳光(八)
    “老大,朱烨回来了。”

    一大早,徐冰抱着一沓资料,兴冲冲的从外面跑进来。

    他把手里的东西一放,朱烨已经踩着他的步伐走了进来。

    “老大,”朱烨走到秦淮身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这是我在扶摇村查到的东西,全都是关于死者的。”

    秦淮翻了一下资料,对徐冰说:“把人都叫来,开会。”

    徐冰跑出去叫人,秦淮看向朱烨,“一会儿你来讲。”

    朱烨点点头:“好。”

    等人都到齐了,朱烨拿起资料,一点点分析起杨为民的那段几位模糊的支教生涯。

    “死者是二十一岁那年到扶摇中学的,在那里支教了一年,这一年,是他变化最大的一年。”

    “他结识了同样在扶摇中学支教的老同学郝万山,两人常常在学校里为了课题费上一整夜的功夫,所以,他们很受学生和家长的喜欢。”

    “但就在他们任教的那一年,在扶摇村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

    “什么事?”徐冰瞪大眼睛,对这些最感兴趣。

    “学校里出现了几起学生失踪的事。”

    “失踪?”范枝看了一眼扶摇中学的资料,“二十年前,农村读书的孩子并不多,还都是中学生,应该很好管理,怎么会失踪?”

    而且失踪的还不是一起。

    “一开始大家以为是学生贪玩跑进了山里,没上心,直到晚上发现还没回家以后,就开始到处找人,最后翻遍整个村落,也都一无所获,隔了几天,还没找到人,正要报案,最后却在学校附近的池塘里,发现了腐烂的尸体。”

    范枝手指抖了抖:“你是说有人谋杀孩子?”

    朱烨摇摇头,“二十年前,科技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发现孩子死后,根本查不出是溺亡还是杀人抛尸,尤其是在农村,思想观念非常封建,讲究早日入土为安的道理,再加上一家子生的孩子多,如果不是独子,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根本不会有多少人,为了一个不知死因的孩子闹事。

    也就不会有人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原委。

    “加上是学校管善不周,有些家属会得到一笔安抚金,就更没有人找事了。”

    “可这跟死者有什么关系?”徐冰问。

    “这些跟死者的确没有关系,不过有一件事,死者却是曾牵涉其中。”

    “什么事?”

    朱烨翻开村民做的笔录,“这是在死者支教快结束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有一位村民向法院起诉,说死者虐待他的女儿,斥骂死者不配为人师,将死者告上了法庭。”

    “怎么会?”范枝张大嘴巴,“死者不是很受欢迎的吗?”

    怎么会被告?

    徐冰翻个白眼:“受欢迎指的是普遍,不是全部,好吗?”

    秦淮扫了他们一眼,两人顿时被吓得三缄其口。

    朱烨继续道:“这样的事情,对初出茅庐的死者来说,无异于当头一击,然而就在上法庭的前几天,村民的女儿被人发现,淹死在了学校周围的池塘里,那位村民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一举之下,大闹法庭,和死者在法庭上大打出手,说是死者害死了他的女儿,要死者偿命。”

    想到死者为人师表,文质彬彬的样子,几人难以置信他会和这样的事情挂钩。

    “然后呢?”

    “结果法院以村民证据不足,判死者无罪。”

    “其他人都说,村民女儿精神不正常,有臆想症,一切都是她自己编造出来污蔑死者的,最终那位村民以诬告罪被拘留,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结果不到半年,他就在监狱里,用磨尖的牙刷,割破颈部大动脉自杀身亡,死前在监狱的墙上用血写了一行字。”

    “什么字?”

    “他要用他的死,让所有有罪的人,付出代价。”

    “也就是说,杨为民的死,如果不是自杀,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的这场变故。”

    徐冰敲敲桌子,思索道:“这么一想,很有可能是那位村民回来复仇了?”

    “你还真相信迷信啊?”范枝瞪他一眼,“那村民都自杀了,还怎么报复?”

    秦淮不理会他们之间的拌嘴,沉声道:“继续说。”

    朱烨继续道:“这件事,本来是死者职业生涯中的一个污点,不过法院判决下来后,死者洗去了身上的污水,得到了支教学校极高的评价,没过多久就和郝万山一起回了学校。”

    “郝万山……”

    秦淮手指在身侧微微一动,“郝万山支教期间,有异常吗?”

    朱烨摇摇头:“没有,郝万山是个踏实肯干的年轻人,在村民那里,比死者更令人信服,最后就是他替死者做了证,才让死者洗脱罪名。”

    秦淮没说话,眼睛垂在桌边,似乎在思考什么。

    “资料里有提到村民的名字吗?”

    “听说是姓叶,叫叶堂。”

    叶堂……

    “有提及死者被告时,具体的虐待内容吗?”

    “村民们都说是死者体罚学生,具体的,在开庭时,叶堂没有说出来。”

    毕竟那时候,他的女儿已经死了。

    死者为大,作为一个父亲,他不想在头七没过,就让人揪着孩子的名字口诛笔伐。

    “叶堂去法庭第一件事,就是殴打死者,想要和死者同归于尽,不过很快就被拦下来,之后就被拘留了。”

    朱烨放下资料,“根据调查,一切证据都指向死者是被诬告的”

    “还有吗?”秦淮淡淡扫他一眼。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很重要。”

    朱烨脑海里回想着自己离开扶摇村的发生的那些事,“我离开时,有一位村民告诉我,叶堂还有一个弟弟,是做律师的,叶堂死后,他曾经回去过一趟。”

    “他弟弟叫什么名字?”

    “叶晨。”

    “叶晨当时是个知名律师,知道事情之后,一口咬定叶堂是被冤枉的,一直想替自己的哥哥翻案,结果却在寻找证据的过程中,出了车祸,被大卡车碾的四分五裂,当场身亡,叶堂就是因为在监狱里知道自己弟弟的死,才自杀的。”

    朱烨说完后,众人沉默了片刻,这些事情里,有太多的疑点。

    村里失踪的孩子究竟为什么会死?而且是死在同一个地方?

    叶堂的女儿到底有没有被虐待?还是说她真的有臆想症?又或者说,是杨为民鬼迷心窍,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事?

    还有叶晨的死,真的只是找证据途中的意外?还是有心人故意的安排?

    这相隔二十年的往事,就像是一大团缠绕在一起的丝线,一时半会,根本理不清楚。

    秦淮抬起眼睛:“叶堂没有妻子吗?”

    “听说他妻子,早年间就跟他离婚了,把唯一的女儿留给了他,之后迅速改嫁,移居到了外地,之后就杳无音信。”

    杳无音信……

    秦淮的手指在桌子上扣了扣,“他女儿叫什么名字?”

    “叫叶小小。”

    “……”

    “死的时候上初中,年龄也小,刚满十三岁。”

    “听人说,她性格非常古怪,平日里非常思念自己的母亲,一直想不开妈妈为什么会离开自己,以至于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说些胡话,周围的人都觉得她心里有问题。”

    所以在叶堂告杨为民的时候,觉得是她在胡说八道。

    他们都觉得,小孩子的话,没有可信度。

    尤其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