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一米阳光(十一)
    “我们怎么睡?”

    关上门,温茶撑着眼睛,动也不动的看向秦淮。

    刘老头给他们准备的床上,只有一套被褥,整个房子除了床,剩下的地方小的吓人。

    农村没有城里要在各个屋子摆上大型家具的习惯。

    关门后,屋子的通风口就是东墙上的一个小窗户。

    除此之外,屋里摆的都是生活用具。

    秦淮脱下外套搭在屋里唯一的椅子上,顺势往下一坐,淡淡道:“你睡床,我在这里将就一晚。”

    温茶愣了一下,看向足足能睡两个人的床,半晌没有动弹。

    “怎么?”秦淮微微睁开眼睛看她,“还不瞌睡啊?”

    温茶缩了缩脖子,有些不习惯太过逼仄的空间。

    “我马上就睡了。”

    她伸手去脱脚上的鞋。

    秦淮的目光在她弯腰的瞬间,扫过她的脚踝。

    隔着袜子,她的脚腕细的惊人,带着小动物柔软的孱弱。

    虽然看不到伤的多重,不过也能想到,那留下这么重后遗症的伤口,当初一定不会轻到哪里去。

    她没有脱袜子,抬起头来,从背包里取出新的床单被褥换掉了床上的一切外罩。

    换好之后,她静静地钻进被窝,浅浅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秦警官,谢谢你。”

    秦淮轻笑一声:“你能和我来这里,帮了我很大的忙,不要和我说谢谢。”

    温茶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遮住了所有思绪。

    “我帮助秦警官,是我心甘情愿,分内之事。”

    秦淮目光流转在她脸上,薄唇轻启:“苏医生很在乎这个案子。”

    “我是心理医生,我不希望有任何无辜的人死亡。”

    温茶迎上秦淮的目光,面不改色道:“我只希望所有有罪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那样世上就不会那么多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苏医生很善良。”

    秦淮看着她的目光带上了淡淡的光亮,他的眼睛仿若会发光一般。

    “苏医生希望的事,一定都会达成。”

    “真的么?”

    她的目光第一次变幻了颜色,巴巴的盯住秦淮,像渴望糖果的孩子,固执的等着答案。

    “当然。”

    秦淮扬起眼眸,眼睛触碰到她眉目,一点点柔和下来。

    “我答应苏医生,会让所有有罪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温茶闻言笑起来,眼睛里的平静像是被倒灌进了星河,浩如烟海,星罗棋布,璀璨的让人睁不开眼。

    秦淮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秦警官,你说的都会实现吗?”

    “会的。”

    “谢谢你,秦警官。”

    她微笑着,关掉了墙壁上的灯,黑暗让他再也看不见她的神情。

    秦淮静静的看向她所在的位置,过了片刻,闭上了眼眸。

    黑暗里,温茶睁开眼睛,听着男人轻轻的呼吸,望向窗外的高远的天际,复又闭上。

    第二天一早,秦淮睁开眼睛,温茶已经醒过来,坐在床上发呆。

    他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肌肉有些酸疼。

    温茶仰过头看着他难掩疲惫的脸,轻声说:“一会儿,我们去问刘大叔多要一床被子。”

    秦淮微怔。

    温茶从床上跳下来,云淡风轻道:“这一路,我都需要秦警官的保护,如果秦警官没休息好,不仅保护不了我,恐怕还会影响办案效率。”

    秦淮回神,若有其事的点点头,“你说的对。”

    温茶没再说话,拿着洗漱用品走到了屋侧的盥洗室。

    秦淮站在原地摸了一把脸,才真正清醒过来。

    某只,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冷血啊……

    两人洗漱过后,刘老头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叫他们过去。

    吃过饭,秦淮向刘老头问了些村子里的基本情况,便带着温茶往资料上写的地方找去。

    要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有三个地方必须查清楚。

    第一,叶小小究竟有没有被虐待?如果有,为什么除了叶堂,村里竟无一人知道?

    第二,杨为民是否真的以身试法?如果他有,那么他虐待的难道仅仅只是叶小小吗?

    第三,杨为民是草根阶层出生,身后没有大的背景,他做了这么多事,这些年却没有露出半点蛛丝马迹,他一个人能有这样大的本事?还是说他背后还隐藏着更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大早,穿过薄薄的阳光,两人找到了叶堂之前的邻居家。

    当年事发时,如果有谁略微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当属这家人。

    陈旧的房子,有晨间的炊烟弥漫,屋里显然有人。

    秦淮敲响的屋门,不多时,一个身穿灰衣的老太太打开了屋门。

    老太太约摸六十多岁,瞧着精神头还算足,看到门口站着两个气质非凡的年轻人,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们找谁?”

    秦淮面带微笑的叫了声阿姨,道:“我们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想问一下您,认不认识一个叫叶堂的老人?”

    听见叶堂,老太太面色一变,似乎没有想到时隔这么久,还会有人来找一个死人。

    她脸上皱纹抖了好几下,面色不善道:“你们是什么人?找他做什么?”

    秦淮没有半分不耐烦,温声道:“我是他的侄子。”

    “侄子?”老太太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翻,叶堂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侄子,她怎么不知道?

    秦淮:“我母亲结婚之后就移居国外了,我也是在国外出生的,这次回国就是专程来找我叔叔的,没想到他的房子已经废弃了,阿姨您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一听到是国外回来的。

    李老太太哆嗦了一下。

    在这个思想落后,物质匮乏的村子,一听到国外的人和事,都觉得惊为天人,分外稀奇。

    “你是从国外回来的呀!”李老太太将两人上下左右看了看,看到两人穿着气质,深以为然,张嘴就道:“你们既然是从国外回来的,怎么能这么晚回来呢?”

    秦淮面不改色道:“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国外留学,和叔叔断了联系后,也没找到恰当的时机回来看看,心里实在惭愧,这次回国,我们就是专门为了叔叔而来,阿姨,您知道他现在搬去哪里了吗?”

    李老太太听他这样一说,目光里不免带上了怜悯,“小伙子,你这是来晚了呀!”

    秦淮睁大眼睛。

    李老太太摸了一把眼睛,似乎对他嘴里的叔叔印象颇深,她扯着嗓子说:“叶堂那个短命鬼,二十年前就去见了阎王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