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一米阳光(十二)
    “叔叔怎么会……”

    秦淮后退一步,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他不可置信道:“阿姨,您能告诉我,我叔叔他到底怎么了?”

    眼见年轻人一脸大受打击,如丧考妣的样子,李老太太也是心里难受。

    她摇摇头,“这事说来话长,其中牵涉的事情太多了,我怕说出来你们受不了。”

    李老太太明显在忌惮什么。

    “阿姨。”温茶往前走了一步,盯住李老太太,语气惆怅道:“我们这次回来就是来找叔叔的,您既然说他已经去世了,作为晚辈,我们一没在他面前敬孝,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世的,如果现在对他的死,还一点都不知情,以后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该怎么面对九泉之下的老人?”

    深山里的人,心里多少有些封建。

    一听温茶提起死后,似乎想到了自己死后的样子,李老太太又打了个哆嗦。

    她声音微颤道:“你,你们既然都已经出国了,还回来做什么?”

    温茶苦笑一声:“华夏讲究饮水思源,落叶归根,我们年轻人自然也是这样想的,在外我们累计知识,回来也是为了报效祖国。”

    一听到报效祖国,李老太太就不那么排斥了。

    她略显浑浊的目光在温茶和秦淮之间游走片刻,见两人身姿不凡,气色很正,提着的心,稍微放下来。

    她打开门,对温茶道:“你们进来吧。”

    两人进屋,院子里的陈设已经很旧了,炊烟是从院子的角落里传来的。

    李老太太从堂屋里搬出两条板凳递给他们。

    自己坐在灶火边的矮凳上,也不再藏着掖着。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温茶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眼,勉强笑到:“我想知道,叔叔当年是怎么过世的?”

    “自杀的。”李老太太哑着嗓子说:“二十年前,在监狱自杀的。”

    温茶面上出现了一丝震惊,震惊很快转化为痛苦的哀戚,她一把抓向李老太太的手,“阿姨,您告诉我,叔叔怎么会进监狱,他为什么要自杀?他怎么能自杀呢?还有我姐姐,她现在在哪里,她还在吗?”

    看到小姑娘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眼泪,还有她不似作假的表情。

    李老太太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件事,太久了,我怕说出来,你恐怕也不信。”

    “阿姨,您说。”

    温茶握紧她干枯的手。

    李老太太沉声道:“这得说到二十多年前了。”

    “当年,你叔叔叶堂离婚之后,大受打击,带着女儿叶小小回到了村子里,在村头开了一家小卖部,你叔叔和我是邻居,我自然是知道一些他的事,当时小小还很年幼,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你叔叔却是非常宠她,他是个有学问的人,带孩子也很认真,你姐姐是村子里穿的最好看,衣服也洗的最干净的小姑娘,我们都很喜欢她,谁能想到,变故……会发生在她十三岁那年。”

    “那年她从村头的小学毕业,到了村外边不远处的扶摇中学念书,当时学校三个年级加起来,只有百十来个学生,五位教师,其中还有两位是支教人员,小小就是在那里出事的。”

    听到出事两个字。

    温茶的手抖了一下。

    李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道:“那年夏天,有一天下了很大的暴雨,学校里有好几个孩子没能回家,家长们都很着急,纷纷跑到学校里找人,结果人不但没回家,也没有在学校里,其中就有你姐姐。”

    “你叔叔担心坏了,四处找她,第二天一早,你姐姐在村外的树林里被发现了,她在暴雨里迷了路,最后跑到了林子里,浑身都湿透了,哆哆嗦嗦的窝在草地上,身上全是摔伤,连路都走不成,你叔叔把她带回来是,我们真是心疼坏了,之后其余的孩子也都陆续被找到,但其中有两个孩子,因为路滑,掉进学校边的池塘里淹死了。”

    温茶的手指颤抖的非常厉害,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她似乎难以接受这样的死亡。

    “后来呢?”

    “后来,学校赔了些钱给孩子被淹死的家长,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你姐姐的精神就不太正常起来……”

    “听你叔叔说,她常常在半夜惊醒,一个人捂在被子里哭,问她什么她也不说,脾气也变了,变得沉默寡言,不再和人交流,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秦淮眼睛一暗:“您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

    李老太太想了想,说:“还是在她同学出事没多久,她半夜醒过来,又闹脾气了,你叔叔实在没办法,找我过去开导她,那天晚上,她缩在被子里,红着眼,跟我说了几句话。”

    “她都说了什么?”

    “她说,她梦见了一起上课的女同学,她们站在水里叫她,说要和她一起玩,带她去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她们还要做好朋友,她怕的要死,一直抓着我的手,让我帮帮她,我开导她说,梦里都是假的,醒过来就没事了,她听不进去,转眼就开始哭。”

    “她说,事情都是真的,她的女同学都被魔鬼抓走了,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她们也想要带她走,可她怕死,她什么也做不了。”

    “我问她魔鬼是谁?她说,魔鬼就在她的梦里,她不敢说出他们的名字,她怕爸爸会死。”

    不敢说出名字,她怕爸爸会死……

    秦淮摩挲了一下指腹,“她还说了什么吗?”

    “没再说什么了,”李老太太摇摇头,语气有种难言哀伤:“她被我安抚后就睡着了,之后醒过来情绪平稳了很多,没过多久,就开始万分思念自己的妈妈,她对你叔叔说,她有个小秘密想告诉妈妈,你叔叔问她什么秘密,她说只有妈妈才能知道她的秘密。”

    “那小姨回来了吗?”

    “回来了,也是在那个夏天,你叔叔找到了你小姨的联系方式,通过电话让你小姨回来了,可你小姨还没到家,就像是冥冥中有人阻挠一样,她忽然说有急事,脚没沾地,转身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