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一米阳光(十六)
    高春玲走之后,温茶又和秦淮在学校周围查看了一番。

    学生们看起来都很健康活泼,具体什么情况,还需要进行仔细查证。

    两人最后去了一趟校长办公室,邓华不在,说是生病了,在家修养。

    办公室里,坐着的是跑回来的高春玲,她气喘吁吁,惊魂未定的样子,配着眼角厚重的鱼尾纹,面部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温茶在门口看了她一眼,她吓得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温茶忍不住笑了一下,问秦淮:“我有这么可怕吗?”

    秦淮静静道:“对于做贼心虚的人,你大概比魔鬼还要可怕。”

    温茶:“……”就凭这张嘴,这人要想找老婆,恐怕是没戏了。

    “走吧。”

    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秦淮不想多耽搁,转身带着温茶往下走。

    走了一会儿,温茶问他:“如果这些人真的有罪,他们会被判刑吗?”

    “当然,”秦淮笃定道:“法律不会宽容任何一个罪犯。”

    “是死刑吗?”温茶又问。

    秦淮摇摇头,“这要看她犯罪的性质。”

    “她看起来,只是个帮凶。”

    “那她罪不至死。”

    “哦。”温茶耷拉下脑袋,“如果她真的是帮凶,她帮助罪魁祸首谋害法定年龄不满十四岁的学生这样丧心病狂的事,难道不应该判重罪吗?”

    秦淮知道她很在乎人命,对伤天害理的人,有种职业反感。

    他略微沉默了一下:“华夏的法律,其实并不完善,在保护孩童和青少年方面存在很大的漏洞,有时候,罪犯犯了天大的罪,就是人神共愤,到不了那个点,法律上也只能是量刑判决有期徒刑或者是无期徒刑,达不到死刑。”

    温茶闻言笑了一声,“我讨厌这样的判决。”

    秦淮回身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这些事,在法律上必须讲求证据。”

    温茶罢罢手,没了好脸色,“你们说话总那么好听。”

    秦淮沉默了一下,“你是不是很讨厌警察?”

    “我不讨厌警察。”温茶郑重的摇了摇头,“我讨厌的是这个不公平的社会,是那些为了一己私欲,不择手段的人。”

    她说的义愤填膺,像是一个即将暴跳如雷的愤青,想要撕碎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

    秦淮忍不住笑了一下,笑容里满满的温柔,“有时候,我觉得你比我更像一个人民警察。”

    温茶挑眉。

    秦淮继续说:“你的心里像是藏了一头正义的独角兽,想要掀翻一切不公平,找到真正的平衡点,找到时,你会眉开眼笑,喜不自胜,找不到时,你会勃然大怒,大发雷霆,很真实,我喜欢这样的你。”

    他抬手,似乎想要摸摸她的脑袋。

    温茶脑袋一偏,“谢谢你的喜欢,抱歉的是,我不是正义的独角兽,我也不喜欢管闲事,我还不太喜欢这样的你。”

    一副自以为很了解大佬的样子。

    秦淮:“……”还能不能愉快的说会儿话了?这么好的气氛!

    看着两人出了校门,高春玲哆嗦着手,给邓华打了个电话,“校,校长!他们走了……”

    “问什么了?”

    “问了一些关于叶小小的事,我心里有点慌,我怀疑他们知道我们做的事了。”

    “不要慌,”邓华声音平静的安抚她,“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任他们怎么搅和,也闹不出个天翻地覆来。”

    “可,可是,那个叶小小的妹妹,她似乎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邓华冷笑一声:“就算她知道什么,有郝书记,你以为她能张开嘴吗?”

    郝书记,郝书记……

    一想到无所不能的郝书记,高春玲安下心来,“是我糊涂了。”

    “你还是保持现状什么也不要管,出了什么岔子,我们身后都有郝书记兜着,郝书记要是起二心,就把他和他儿子的视频扔出去,最坏不过大家一起坐牢。”

    一想到要坐牢,高春玲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校,校长,我不想坐牢……我儿子还小……”

    “那你最好管好你自己,不然我们一起完。”

    “好,好……”

    挂掉电话,高春玲出了一身的冷汗,一想到温茶的眼睛,她想起了二十年前那双如出一辙的眼睛,是她回来复仇了吗?

    她惊恐的抱住自己,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不想坐牢。

    二十年前,没有孩子的时候,为了目的,她还可以不管不顾,和他们一起浑水摸鱼,但是现在,她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家庭,一想到二十年前那双闭不上的的眼睛,还有少女身上因为发泄砍下的致命伤痕,她就害怕的整晚睡不着觉。

    她已经回不了头了,可是她的孩子怎么办?

    如果他知道他有一个这样的母亲……

    她无法再想象下去。

    回到村子里,秦淮第一时间联系了局里过来取证。

    电话刚一接通,秦淮还没说话,朱烨开口说:“老大,我们刚接到消息,三环发生了连环追尾事故,吴月死了。”

    秦淮愣了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吴月开车送杨晶晶去她姥姥家,路上晃了一下神,撞到了前面的车,又被后面的车追尾,当场身亡。”

    “杨晶晶呢?”

    “杨晶晶被她挡在身下,说是没有大碍。”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秦淮放下手机,从屋里拿起背包就往外走,温茶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秦淮面色沉重道:“吴月死了。”

    温茶震惊的睁大眼睛,“这,怎么可能?”

    “我们必须赶回去。”

    “好!”

    温茶也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跟着秦淮快步往外跑,她跑的很慢,没两分钟就被秦淮甩的老远。

    秦淮回身看了她一眼,把背包背到身前,在她面前蹲下来,“我背你!”

    温茶没动弹。

    秦淮瞪她一眼:“快点,现在不是你犯病的时候。”

    温茶:“……”

    她扑在他身上,想把他狠狠压扁,秦淮轻轻松松的站起来,依然是跑马拉松的架势,毫无影响的跑到了村口,他把温茶撂上座位,驱车就往回走。

    天黑的时候,终于到了市区。

    整个a市已经被连坏追尾事故的新闻包围了。

    温茶和秦淮跑到警局时,杨晶晶手里抱了一只染血的玩具熊,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