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一米阳光(十八)
    秦淮放下资料。

    “朱烨有消息吗?”

    “有是有,不过信息量太少。”

    “说来听听。”

    “我之前走访了一些叶堂四周的村民,打听过叶堂前妻的事,大致知道叶堂前妻名叫钟慧,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在叶小小六岁的时候,两人因为生活观念不合而离婚,之后钟慧改嫁给了当事共事的同事,后来便离开了a市,听说是去了离这不远的b市,两人现在具体在哪里,还没有眉目。”

    “找档案室,调资料。”

    “已经调过了,找过去时,没有找到本人,听人说,她和她先生一起出国旅游了,要一周才能回来。”

    “他们户下有孩子吗?”

    “没有。”

    “没有?”范枝有点不相信,“她改嫁的时候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没再生孩子?”

    “是真没有。”朱烨摇了摇头,“听说是二十多年前,钟慧出了点意外,再也不能生育,孩子的事也就被耽搁下来。”

    “等人回来,马上做调查。”

    “好!”

    秦淮撇过头:“范枝?”

    “是!”范枝急忙拿起自己辛辛苦苦整理出来的资料,道:“我专门查了一下吴月的身世,她来自于a市的扶摇村,大学毕业之后就嫁给了杨为民,但是在此之前,她和杨为民已经有过交集,是在她上初三的时候,杨为民曾在她的学校里担任过支教,两人当时相处的还算不错,并且一直保持着间断的联系,等吴月考上大学以后,杨为民又找到了她,两人才正式喜结连理,没过多久便生下了现在的孩子杨晶晶。”

    “杨晶晶生下来,智商很高,十分早慧,如果不是出现这两次变故,一家人也算幸福美满。”

    秦淮摩挲了一下指缝:“着重去查吴月和他在扶摇村发生的事。”

    “好的。”

    “另外,”秦淮看向徐冰,“马上派人去扶摇村取证,从当年所有遇害或孩子失踪的家庭入手,一旦取证成功,立即抓捕扶摇中学所有涉案人员。”

    “是!”

    几人领任务而去,周振和刘华正好从外面进来。

    “老大这是我们近几日调查到的结果。”周振把调查结果递给秦淮。

    “从学校开始,我们查看了一路上所有的摄像头,也查访了不少学生,确定了所有杨为民死前接触的女性,其中大部分都是女学生。”

    “都有谁?”

    “除了同班级的学生,还有同办公室的女老师,其中同为班主任的周秀月,和他交流频繁。”

    秦淮面色沉沉道:“死者事发当晚是周二,学生正常上课,但他却在周末给学生进行过长时间的补课,周末傍晚下了很大的雨,这期间,他都接触过什么人?”

    “根据调查,死者下课之后,学生们都走了,走在最后的是班里学习成绩非常好的女同学,两人在楼道里的时候,死者曾叫住女同学,给她讲解了上课不懂得地方,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了教学楼,这期间学校监控并没有捕捉到两人去了哪儿。”

    “第二天一早,那位同学一如往常来学校上课,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雨夜……女同学……一起离开……安然无恙……

    秦淮敲敲桌子,“女同学叫什么名字?”

    “白雨。”

    “去查查白雨那天晚上遇到了什么人?”

    “是!”

    两人离开后,秦淮对着桌子上几份资料屈起手指。

    这些东西都和扶摇村有关,而且目标直指当年旧事里的牵涉人员,想要把人连根拔起,他开始分不清楚,凶手究竟是想要复仇,还是想把这些人这些事,全部暴露在公众面前?

    如果是复仇,凶手为什么只针对了杨为民,遗漏掉真正的罪魁祸首,可如果不是复仇,吴月的死,难道真的只是事故?

    “老大!出事了!”没等他理清楚,徐冰气喘吁吁的跑进办公室:“高春玲死了!”

    高春玲是在学校外不远处,还没来得及填上的池塘里淹死的。

    身体被泡得臃肿泛白,松弛的皮肤,如同吸饱了水的海绵,涨得像一碰就碎,看得人心里发毛。

    最重要的是,她被捞起来的时候,手里紧攥的防水纸袋里装了一封信。

    “不知道写给谁的。”

    徐冰把信交秦淮。

    秦淮接过来看了一眼,也没拆,“写给凶手的。”

    徐冰瞪大眼睛:“不会吧,她给凶手写什么信啊?”

    秦淮没说话,转身走了。

    徐冰二丈摸不着头脑,和人一起把尸体弄回了局里。

    张胜男检查一番后,得出的结论依然是自杀。

    徐冰立刻就对凶手佩服的五体投地。

    杨为民自杀也就罢了,高春玲这种也能搞得人自杀,不仅让人自杀,竟然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秦淮打开信,信很长,字迹很凌乱,显然是高春玲心情不稳定时写的,足足有五页纸,言辞逻辑紊乱,不过每一页纸都有高春玲按下的手印,张胜男检查过尸体的指纹,完全吻合。

    秦淮侧目:“叫人过来开会!”

    “好的!”

    徐冰转身把人都叫来了,秦淮才将信传给徐冰,让他们一一看下去。。

    高春玲信上第一句话,是忏悔,她说,她是个有罪的人。

    二十年前,支教老师杨为民到扶摇中学时,她也还是个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一心投入艰苦的环境,想要在思想贫瘠的学校,给孩子们开辟一片新天地,但是一切在不久之后,就被打破了。

    就在她一心为自己的课业忙碌的时候,她发现支教老师杨为民对学校漂亮的女同学总是诸多照顾,不止在学业上如此,有时候还会开玩笑的伸手碰碰学生的肩膀或者是脸,学生们普遍年纪都很小,没有伦理观念,觉得这是老师喜欢自己的表现,也都很乐意和杨为民接近。

    她当时虽觉得哪里不妥,也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直到有一天夜里,她因为批改学生作业,很晚才离开,竟然在学校转角处,看到杨为民和一个学生接吻。

    杨为民紧紧搂住那个女学生,手指从衣摆探进了学生的衣服里,两人贴的很近,近到令人窒息。

    她才发现,一切跟她想象的差之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