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一米阳光(十九)
    年轻的时候,人都是既懦弱,又充满勇气。

    她心里很害怕,却又充满正气。

    为了学校的荣誉,她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将事情告诉了当时还是校长的何东南,想让校长开除杨为民,一切就此画上句号。

    然而,事情再次颠覆了她的想象。

    校长何东南非但没有开除杨为民,甚至还隐晦的提醒她,不要对杨为民做的事指手画脚,否则她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这个结果让她感觉天都塌了。

    她想不明白这个学校到底是怎么了,届时同为老师的邓华似乎也对此事讳莫如深,他告诉她,校长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想法,他们想要继续在学校呆下去,就只有装耳聋眼瞎。

    她装不下去,决定离职后,去报警。

    然而,她已经走不掉了。

    校长告诉她,她要是报了警,学校就完了,学校里的孩子怎么办?孩子如果没有书念,将来如果没有大好前程,全都要怪在她身上。

    她不为所动,校长继续说,她要是执意妄为,他们会申请吊销她的教师资格证,顺带散播出她体罚学生的谣言,她这辈子也就完了。

    相反,如果她装作不知情,来学校的大人物,一定会给学校提供非常丰厚的赞助,到时候,她的工资可以翻几倍。

    她初出茅庐,被吓得惶惶不安,自然不敢跟校长明着来。

    再加上她自幼家贫,省吃俭用才咬着牙上了大学,对钱财方面十分看重,多少也会有些心猿意马。

    人都是会被传染的感官动物。

    在事不关己的前提下,思想会被绝对的利益策反。

    她心里再怎么坚持,最终还是会被其他人同化。

    她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自己不知道学校里发生的事,她甚至还告诉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直到一个雨夜,学校里来了几辆黑色的豪车,是校长期盼已久的大人物来了。

    等学校放学后,校长留下了几个年纪中容貌较为出色的女同学,那一夜,她就在隔壁办公室里值班,听了一夜小姑娘的哭声,第二天一早,她还听到了校长威胁学生的话。

    他告诉她们,如果不想死的话,就闭上嘴巴,否则不止她们会死,他们的家长也会跟着遭殃。

    其中有两个孩子痛哭着反抗,被杨为民拖到学校附近,丢进了池塘里。

    那两个孩子活生生被淹死了,之后,再也没有孩子反抗。

    她们性格天真,怕死,更怕自己的父母会死。

    那些孩子里,有一个孩子叫叶小小,她记得非常清楚,是最漂亮,也是哭的最伤心的那一个。

    之后,那些大人物,隔三差五的过来一次,每一次都有人哭,但她能做什么呢,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甚至要和当时还是学生的吴月一起安抚那些孩子,她们都是帮凶,亲自和那些魔鬼一起将这些孩子推入了痛苦的深渊,她们都害怕,但她们已经回不了头。

    直到后来,叶小小的爸爸发现了端倪,把杨为民告上了法庭,叶堂以为只有杨为民一个人心理变态,却不知道整个学校全都是欲··壑的天堑。

    他对上的岂止一个杨为民。

    叶小小死了,是被杨为民割断了手腕,生生把血放光之后死的,他在她肚子上割了很多刀,边割边咒骂她小贱货,如果不是她没保管好秘密,他怎么会摊上这样的丑事?

    他们把叶小小的尸体丢进了池塘里,池塘的水都是红的。

    她一辈子都忘不掉叶小小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然后叶堂疯了,他不仅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儿,甚至,还为此丢了性命。

    她忽然开始意识到,自己识时务是对的,否则叶小小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

    之后的二十年,那些大人物依旧每年都来,一开始是何东南负责,等何东南退下之后,就是她和邓华一起负责。

    事情进行的滴水不漏,没有一个孩子敢说出真相。

    边远的农村不像城市,小孩子们受了欺辱可以找人做主。

    在村里,她们要是敢把这样的事说出去,得到的不会是同情和怜悯,更不会是正义和保护,反而是数不尽的谣言和嫌弃。

    失节的少女,就是所有人的饭后谈资。

    他们只会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姑娘们自己骨头里发·骚,勾·引了老师,还想倒打一耙。

    她们没脸没皮,不知羞耻。

    这样恶毒的偏见,就是当头一棒,会跟着她们漫长的一生。

    它们,比死更可怕。

    会让她们一辈子抬不起头。

    就是因为这样,这二十年才相安无事。

    可当高春玲听到杨为民死了的时候,她就知道报应来了。

    等吴月也死了,她更是害怕的夜不能寐。

    凶手绝对不会放过她,

    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个了结,她知道自己是要下地狱的,但她不想把秘密都带进坟墓里,她想用这些秘密跟凶手做交易。

    她说出秘密,乞求凶手放过她的丈夫和孩子。

    她告诉他们,邓华家里的地下室,藏了很多录像带,都是关于那些孩子的,他们想要的证据,都能找到。

    她只求他们,不要让她的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孩子是无辜的。

    做了母亲她才意识到孩子对她意味着什么,然而,她早已覆水难收。

    她只想保留一个母亲,在孩子心里最好的样子。

    看完信,所有人都沉默了。

    徐冰一脚踢在桌子上,把桌子踢翻之后,大骂了一句畜生,站起身就出去了。

    范枝在边上哭的泣不成声。

    谁都会做母亲,谁都会有自己的孩子。

    可谁替那些孩子想过?

    朱烨也站起身,跟着徐冰走了。

    不是要找证据吗?

    他现在就去把整个学校给翻了!

    秦淮把信收起来,压着嗓音道:“其余人,跟我去学校抓人。”

    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范枝抹了一把眼泪,快步跟了过去。

    温茶走出校门口的时候,天色正好,手机里收到了一条信息。

    秦淮:你喜欢孩子吗?

    温茶:喜欢。

    秦淮:我也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