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一米阳光(二十)
    扶摇中学的老师被抓了。

    这是温茶第二天才知道的事情。

    警方从现任校长邓华的地下室搜出了一系列铁证,当即逮捕了所有涉案人员。

    再见到秦淮时,是在三天后的新闻上。

    一身警服的秦淮,面容陈静的对着镜头,说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孩子的漏网之鱼。

    扶摇中学的老师们都被判了刑,包括已经退休的何东南。

    秦淮下了电视台,打电话给她,是在一个风光明媚的下午。

    他说:“是死刑。”

    全部都是死刑,没有死缓。

    事情爆出来的时候,警方为了孩子的**,没有让新文大肆报道,但知情人士还是不少,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

    她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往外看了看,问他:“只有扶摇中学的老师吗?”

    秦淮站在教学楼下,沉默了一下,“只有他们。”

    高春玲自杀时,信里明确提到的犯罪嫌疑人,只有扶摇中学的老师,至于另外所说的大人物,她根本没有提出他们的名字,不知是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还是怕被报复,然而就是这样,扶摇中学,也不过案件里的冰山一角而已。

    找不到罪魁祸首,事情就永远不会结束。

    温茶没说话。

    秦淮叫了她的名字,“你忘了,我是警察。”

    “……”

    “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温茶没吭声。

    他又说:“马上就要下班了,你不饿吗?”

    温茶:“……”

    “我在楼下等你。”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温茶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回身就要收拾东西下楼。

    郝万山从门口经过,看到她勉强笑着打了声招呼:“听说苏医生前几天跟秦警官去了扶摇村?”

    他面色发黄,眼袋很深,眼底有难以形容的憔悴,想来这几天日子不好过。

    温茶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我只是配合警方查案。”

    听到查案两个字,郝万山浑浊的眼睛里射出一股尖锐的光,阴阳怪气道:“秦警官真是断案神手,只去了一趟扶摇村,就破了一桩大案,实在令人佩服,苏医生作为他的帮手,给学校添了不少光,学校应该给你扯一块锦旗才行。”

    温茶面不改色,淡淡道:“配合警方办案是我们的职责和义务,这一点还要感谢校长的前车之鉴,否则也不会查出那么久远的案子。”

    听到案子,郝万山眉头跳了跳,“苏医生在那里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收获?”

    温茶摇摇头:“别的收获倒是没有,不过我捂出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温茶:“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做了亏心事,总是要出来还的。”

    郝万山被这句话吓得一愣,定定的看着温茶,回不过神来。

    邓华,高春玲,吴月,杨为民,可不就是做了亏心事,最后要以死来还债吗?

    温茶微微一笑,“校长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郝万山回过神,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胡乱点头道:“苏医生觉悟很高。”

    温茶闻言笑了出来,“校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她提着包,就要往门口走。

    郝万山看着她小巧精致的脸庞,眼底一暗:“男朋友又来接苏医生了吗?”

    温茶也不解释:“他是等我有一会儿了。”

    郝万山有些急躁的搓了搓手,酸溜溜道:“苏医生从国外回来,恐怕不知道国内的境况,国内比较保守,女孩子最好还是要矜持一些,这样男人才会持续不断的兴致。”

    温茶扬起眉头,“校长是觉得我不够矜持吗?”

    郝万山被那双心心念念的猫瞳一看,这几日的担惊受怕一扫而空,口干舌燥道:“苏医生思想单纯,为人善良,我是怕苏医生上当受骗。”

    “校长多虑了。”

    “我不是多虑。”见她不听自己的,郝万山有些不依不饶:“男人得到的越快,就越不珍惜,苏医生可要好好爱惜自己,否则,以后一拍两散,我怕苏医生吃不消。”

    “这就不劳校长费心了。”

    秦淮从楼梯口走上来,眼神沉沉的扫过郝万山的脸,“我女朋友怎么样,还用不着校长担心。”

    看到秦淮,郝万山是震惊的,他怎么会来?

    他第一时间去看温茶。

    温茶抬手,十分自然的把手里的包交给秦淮,回眸对郝万山微微一笑,“忘了给校长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是秦淮。

    郝万山一颗心顿时落到了谷底。

    别人,他还能说点闲言碎语来挑拨离间,但这个人是秦淮,a市赫赫有名的神探,拥有神一样的感官和极为上镜的样貌,在圈子里,对他趋之若鹜的大有人在。

    这样的人,严肃而正直,英俊又多金,远远超过了女人们的择偶标准。

    他之前和温茶说的那些话,无异于自己打脸。

    而秦淮,显然还听见了那些话,郝万山顿时有些下不来台,责怪的看了温茶一眼:“苏医生也不早说男朋友是秦警官,差点给秦警官造成了误会。”

    秦淮将温茶拦在身后,沉声一笑:“校长关心下属,实在正常,不过,茶茶思想单纯是一回事,可还不至于在我这里上当。”

    郝万山简直有苦说不出,“秦警官误会了,我这不是不知道你和苏医生是一对。”

    “那请校长从今以后可要记清楚了,万事都要讲究证据,像你这样散播不良信息,在法律上,我有权追究你的责任。”

    秦淮眼睛里泛着不言而喻的冷光,像是盯上了猎物的猎手,看得郝万山头皮发麻。

    郝万山哑巴吃黄连,急忙点了点头,“秦警官说的是。”

    “走吧。”

    秦淮没再看郝万山一眼,伸出手递给温茶。

    温茶没有去抓他的手掌,抬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两人不紧不慢的下了楼,看不到身影后,郝万山才猛然松了一口气,后背吓出了一身冷汗。

    秦淮的眼神实在太过可怕。

    可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小警察而已。

    郝万山嗤笑一声,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脑海里不自觉的回想起温茶在秦淮面前,乖的像猫的样子,心里又有些发痒。

    他已经太久,没遇到过这么合眼的女人了。

    只可惜,她是秦淮的女人,否则……

    他疲惫而贪婪的靠在门上,取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边刚一接通,他急匆匆道:“去给我找个干净的女人来。”

    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郝万山勃然大怒道:“什么警方,什么排查,一个小小的检查都摆不平,要你干什么吃的!”

    那边又说了什么,郝万山深吸一口气,冷笑道:“你不去也可以,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

    说罢,他就要挂电话,那边急忙叫住了他,“明晚八点,老地方见。”

    “好。”

    郝万山放下手机,瘾君子一样的坐在了冰冷的地上。

    杨为民出事以后,他已经太久没有放松过了,再加上最近扶摇村的事,逼的太紧,他精神紧绷到了极点,他必须要发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