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一米阳光(二三)
    “我已经不记得多少二十年前的事了。”

    夜深人静,穿着优雅的年长女人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秦淮自顾自道:“如果你们想问我关于叶堂的事,我只能说,我跟他是协议离婚,离婚时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

    “如果你想问对他的死,我有什么想说,我也只能说,抱歉,谁都没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不问你这些。”秦淮沉声打断她的话:“钟女士,我只有几个问题问你,请你如实回答我。”

    钟慧没想到小警察这么干脆,立刻坐正身体,正色道:“你说。”

    “你对你前夫叶堂的死,看起来很平静,那你对你女儿叶小小的死,也觉得无所谓吗?”

    钟慧面色微变,片刻后,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我和她爸爸离婚的时候,我问过她要跟谁,她说要跟她爸爸,法院最终也把她判给了叶堂,我每年给她抚养费,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不觉得亏欠她。”

    “那她的死,你也不在乎?”

    钟慧面不改色道:“对于一个没有选择我,并且已经死了二十年的孩子,时间一久,她的样子也就模糊了,我的感觉的确不深,只觉得像是在听一个故事。”

    没有感觉……像在听故事。

    对于自己死去的女儿,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秦淮沉默了一下,“你和你现任丈夫结婚了也有二十七年,你们却没有再要孩子,为什么?”

    “不为什么?”钟慧漫不经心道:“我不想要孩子,他尊重我的选择,就是这么简单。”

    秦淮眼睛一冷:“我们查到的资料可不这么说,钟女士,请你正视这个问题。”

    钟慧一把年纪,被他看的后背一冷,“秦警官,这个跟案件有关吗?”

    “钟女士,如果你不配合警方查案,我可以立刻拘留你。”

    钟慧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英俊的警察,并不像他出色的样貌,表现出来的那么绅士。

    这可是a市鼎鼎大名的秦警官。

    她干笑了一声,也不再跟秦淮纠结。

    “不是我不想要孩子,是我不能要孩子。”

    “……”

    “二十多年前,我怀过一次孕,但是后来难产大出血,孩子没保住,身体也被拖坏了,之后不能再生育了。”

    秦淮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子:“钟女士的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大概二十六年前吧。”

    钟慧想了一下说:“那孩子生下来,身体非常孱弱,医生说没过多久,就咽气了。”

    “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

    这一点钟慧记得非常清楚。

    她是个爱情至上的女人。

    她永远记得,就是那个多余的孩子,让她丢掉了给心爱的男人再生子的机会。

    秦淮静默了大概有一分钟,他看向表现的非常平静的钟慧,眼神暗了又暗。

    “当你听到叶小小的死不是意外的时候,你第一时间想到了什么?”

    “我只觉得她选择叶堂是最大的错误。”

    钟慧轻笑着说:“如果她选择我,就不会跟着叶堂遭那么多罪,最后也不会那样悲惨的丢掉性命。”

    但是叶小小选择了叶堂。

    钟慧不是那种能为了孩子委曲求全的人。

    叶小小选择叶堂的那一刻,在钟慧的心里就已经分出了亲疏远近,既然叶小小没选择她,就说明她在叶小小的心里没有分量,她尽好自己的义务就行,至于叶堂和叶小小怎么过,也再跟她没关系。

    她和叶堂离婚,也是因为婚姻耗尽了她的热情,如果婚姻里没有她想要的激情,她是活不下去的。

    就算叶堂再怎么恳求她,她最后还是放弃了婚姻,选择去寻找自己另外的爱情鸟。

    爱情至上的女人,甜蜜又残忍。

    即便是过了快要到六十岁,她还觉得自己想要的,是爱情。

    秦淮又问了她几个问题,得到答案之后,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钟女士难产的那个孩子,是谁的?”

    她难产那年,正好是和叶堂离婚那年。

    如果说她有孩子。

    那么会左右于两个结论。

    第一,肚子里的孩子是叶堂的。

    第二,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现任丈夫的。

    如果是第二个,那就证明,她还没离婚,就同男人媾和。

    算是越·轨。

    她的爱情至上,也不过只是进行**交易的巨大笑话。

    钟慧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她被问的一愣,反应过来是,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发抖。

    她再也不能维持面上的笑意,一双泛着苍老的眼睛盯住秦淮,“秦警官,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秦淮报以淡淡笑意,“就是觉得钟女士的人生实在精彩。”

    钟慧被他看的面上无光,腾地一声站起来,难掩怒意道:“秦警官,你不用拿孩子的事来试探我,我行的端做的正,那个孩子,是叶堂的。”

    那个孩子是叶堂的。

    这个答案,让秦淮面色一沉。

    也就是说,钟慧是怀着孕和叶堂离婚的。

    “当时离婚不像现在还要检查身体,我们很快就离了婚,离婚后,我本来是想马上打掉那个孩子的,但我身体一直不好,医生说,如果打掉孩子,我以后大概不能再有孩子了,但我和我现在的先生都还年轻,怎么可能不要孩子,我前思后想最后选择把她生下来。”

    可即便是生下来,她最终也没有逃过难产的命。

    孩子死了,她也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这都是报应。”

    钟慧苦笑了一声,“我为了爱情,放弃了小小,让她受了那么多罪,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也不能幸免。”

    当年知道叶小小和叶堂死后,她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但自从知道他们的死,还有这么多隐情后,就是半夜醒来,看到身边有人,她还是怕的浑身发冷。

    她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过自己的选择。

    如果当初,不那么偏执,该多好。

    秦淮没再说什么,也不想和她多说,让人把她带了出去。

    徐冰钻进办公室,凑到他身边:“钟慧的笔录有什么问题吗?”

    秦淮把本子合上,淡淡道:“去查查当年给钟慧接生的都有些什么人。”

    “好。”

    徐冰走后,秦淮坐在座位上,把所有的资料翻了一遍,外面的天色开始泛亮。

    朱烨敲开门:“老大,白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