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一米阳光(二五)
    你见过黑暗里的光吗?

    它就像绝望跋涉里的星辰,沙漠里的绿洲,冰霜下的烈焰,令人趋之若鹜,心驰神往。

    飞虫、螟蛾、蝼蛄,这些生活在黑暗里的阴冷生物,也要拜倒在它的石榴裙下,为它神魂颠倒,为它尸横遍野。

    “有人救了我。”白雨轻声说:“有人救了我。”

    说完,她哭的满脸眼泪,脸上分不清是笑还是庆幸。

    在看到光的那一刻,她终于,得到救赎。

    “我第一次发现,我那么喜欢有光的地方。”

    所有人都有些沉默。

    冰冷的雨夜。

    心怀叵测的施暴者。

    还有逃不掉的绝望少女。

    哪一个提出来,不让人毛骨悚然?

    救你的人是谁?

    叫什么名字?

    长什么模样?

    这些问题如噎在喉,谁也问不出来。

    黑夜里的光,只有得到过的人,才觉得弥足珍贵。

    才拼命的想要守护着。

    “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

    稍显平静后,白雨低声说:“那个人是谁,我不会告诉你们。”

    “……”

    “这件事,除了你们和她,就连我的家人都不知道,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也不想提起,我现在告诉你们,也只是想说,杨为民死有余辜,他是自作孽,他是得到了报应,他活该!”

    “如果你们非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想要做出伤害她的事,那就从我的尸体上爬过去。”

    “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体面的死,总比被侮·辱要好的多。”

    说完这句话,白雨站起来,把杯子还给范枝,“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信不信是你们的事。”

    她没再理会谁,转身就走。

    范枝想上去叫住她。

    秦淮低不可闻的说了声:“让她走。”

    范枝站住脚,回头看他,他坐在座位上,目光有些恍惚,似乎有什么东西郁结在心。

    她忍不住开口道:“老大,怎么了?”

    秦淮闻声摇摇头,“没事。”

    他合上本子往外走,走到门口又说:“以后就不要去找白雨了。”

    能以死来威胁警方的小姑娘,需要多大的勇气没人知道,但她能说出来,就说明做好了准备。

    范枝点点头,又问他:“老大,你知道白雨嘴里那个人是谁,对吗?”

    能让秦淮露出那样表情的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可这一次,不一样。

    那个人,究竟是谁……

    秦淮没说话,径直往外走了。

    范枝在原地和徐冰面面相觑片刻。

    “你说老大到底知不知道?”

    “应该不知道吧。”徐冰摇摇头,“老大要是知道,肯定不会隐瞒。”

    范枝的第六感可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他是知道的。”

    “那他为什么不说?”

    “可能是想给凶手机会。”

    “你脑袋秀逗了吧!”徐冰对她的想法嗤之以鼻,“我们可是人民警察,不管犯人究竟是因什么原因作案,只要是犯罪,就绝不姑息。”

    范枝盯着他义正言辞的表情看了又看,“我跟你讲,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徐冰摸摸脑袋:“为什么?”

    他这么帅,怎么可能找不到??

    “不为什么,”范枝摇摇头,“你就等着注孤生吧。”

    说完她就往外走了。

    徐冰追上去:“你凭什么咒我?你给我站住!给我说清楚!”

    范枝:“……”就这样还想找女朋友?天真!

    到了下班时间,温茶收好东西,慢腾腾的往外走。

    学校车库里,郝万山绑好了安全带,正要开车去老地方。

    车窗蓦然被敲响了。

    他眯着眼睛看过去,窗外站了个面色淡淡的女孩子。

    他吓了一跳,摇下车窗,不动声色问道:“苏医生怎么在这?”

    温茶朝他轻轻一笑,眼睛弯起来,“天色不早了,好像很难搭车,校长能带我一程吗?”

    这个请求太出乎郝万山的意料了。

    他想不明白,温茶怎么会找到他?

    郝万山眼神一暗:“秦警官今天没来接你吗?”

    温茶略带失落道:“秦淮今天有任务。”

    郝万山沉着的脸色瞬间缓和下来,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了然。

    “苏医生,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太依靠男人,你看看,就算是秦警官,也不一定受得了这样。”

    温茶嘴角动了动,脸上有些受伤:“校长说的是。”

    一看到温茶楚楚可怜,不知所措的样子,郝万山得意的同时,眼里仅剩下她白皙精致的脸。

    容貌昳丽,气质清丽,真是好看啊……

    他心里一动:“上来吧,今天我送你回去。”

    温茶冲他感激一笑,眼睛里划过亮晶晶的光芒,像是有烟花在瞳孔里绽放。

    郝万山看的脑袋一热,眼睛里除了她的样子,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凭借本能打开车门,去拉温茶的手,“苏,苏医生,你赶紧上来。”

    “好。”

    徐冰带着资料在顶楼找到秦淮。

    他站在楼顶,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在思索着什么。

    徐冰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这是查到的关于郝万山背后的东西。”

    “都找到了什么?”

    “顺着他父亲以及他们涉嫌的关系网,我们找到了当年去扶摇中学的名单,也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只等局里下令抓捕。”

    秦淮从他手里接过资料,翻了翻,复又合上,“这次让人全都报出去。”

    徐冰瞪大眼睛:“老大,你从来不关心这些报道的?”

    秦淮瞥他一眼。

    徐冰吓得摸摸鼻子:“这次牵涉案件的人太多了,十分之一已经是极限。”

    秦淮摩挲着指腹,目光比海还深,“做不到就找关系。”

    徐冰被这句话惊的一愣,“你是要我去找秦部长?”

    秦淮没说话。

    徐冰却是肯定,他是要自己去走后门了?

    秦部长不就是老大亲爹么?

    老大一个人到a市,从小警察单枪匹马混成了刑警界一把手,什么事情都是信手拈来,啥时候找过家里人?

    这次,他却开始破例了?

    他不是那种义愤填膺的愤青啊?

    为什么?

    徐冰想不开,也就不想,转手把另一个资料给他,“这是方才找到的关于钟慧当年生子的信息。”

    秦淮侧目,徐冰继续道:“她当年的确是怀孕了,但孩子并不是她嘴里所说的死婴。”

    “那孩子先天体弱,生下来曾休克过一段时间,造成了濒死的假象,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孩子死了,实际上孩子没有死。”

    “她被钟慧的母亲抱走了,记在了她母亲的名下。”

    “她母亲姓苏。”

    说到这里,徐冰顿住了,他看向秦淮,只看到了秦淮面无表情,极为冰冷的侧颜。

    徐冰极为艰难的说出了如鲠在喉那句话。

    “孩子被取名为苏茶。”

    她是叶堂的另一个女儿,是叶小小的妹妹。

    是一个不被母亲知道的孩子。

    也是,白雨那天晚上遇见的,苏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