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一米阳光(二六)
    “苏茶自小一直跟在外婆身边长大,老人家深知钟慧是为了爱情不顾孩子的主儿,怕钟慧会因为难产的事迁怒苏茶,便一直没把苏茶还活着的事情告诉钟慧,一直到苏茶懂事了,去问她爸爸妈妈的事,老人家才在她五岁那年,带她回了一趟扶摇村。”

    叶堂不是钟慧。

    如果他知道自己还有另外一个女儿,必然会小心看护。

    “苏茶遇见了叶小小。”

    十二岁的叶小小,没有经历过后来的悲惨,还是个快乐善良的好孩子,她和叶堂一起接纳了苏茶。

    苏茶在扶摇村生活了一整个暑假,她非常喜欢那个会对她笑,带她出去玩,把所有好东西都给她的姐姐,她也特别爱爸爸,因为爸爸也最爱她们,他总说,小姑娘要被富养,要将她们保护的好好,以后谁也骗不走。

    他觉得两个女儿是上天的馈赠,总想千百倍的对她们好。

    “苏茶过了一段很幸福的时光,在叶小小上初中时,又和外婆回到了学校里,两人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不过每逢假期,苏茶总会缠着老人家回村里找叶小小,两姐妹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

    “她们甚至还约好,等到苏茶念一年级,两人就在一起读书。”

    然而,在苏茶六岁那年。

    一切就变了。

    “那一年,苏茶比叶小小放假早,她求着外婆回到扶摇村,却发现姐姐似乎有点变了,她不爱笑,也不喜欢说话了,有一天晚上叶小小回来的很晚,她很担心,求着爸爸带她去学校里看姐姐,叶堂手头有事,便让邻居带着她一起去,邻居把孩子接走之后,叶小小一直没出来,苏茶跑去教室里找了叶小小……”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

    高春玲从办公室出来,在教室外面发现了大哭的苏茶。

    她的眼睛和叶小小如出一辙

    那么干净,又那么惊恐。

    苏茶不管不顾跑了出去,她把消息告诉了爸爸,她想让爸爸去救姐姐,姐姐的哭声那么疼,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堂放下东西,心急火燎的去接叶小小,看到了正在提裤子的杨为民。

    叶堂告了杨为民。

    杨为民转眼就虐杀了叶小小。

    叶小小被抓走的时候,苏茶就躲在池塘边的树林里,她用眼睛对苏茶说,不要哭,也不要出声,一定不要被人发现。

    她说,一定要活着。

    要看清楚这些伤害她的畜生,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烈的代价!

    苏茶躲在树林里,大雨瓢泼下,她哭的没有声音,看着杨为民割断了叶小小的手腕,看着他一刀一刀的割破了叶小小的肚子,然后他们把她丢进了水里。

    那时候,苏茶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水里那么凉,伤口那么深,姐姐一定很疼。

    她不要姐姐那么疼。

    杨为民取出相机拍照纪念的时候,相机里出现了苏茶的影子。

    那双惊恐的猫瞳,像是一道残影,让他恍若发现了新大陆。

    他追过去,想要抓住苏茶。

    “苏茶从山上摔了下去,乱石刮伤了她的脚,在她十六岁之前,她一直,都是个跛子。”

    苏茶醒过来后,叶堂,叶小小,还有叶晨,都死了。

    “十六岁那年,苏茶去了德国留学,专修心理,你应该知道德国非常有名的一项心理研究,叫做姐姐的眼睛,那就是苏茶的作品。”

    “苏茶还曾加入过世界顶尖级的心理医生组织,这个组织名叫天使之翼,在全球有上亿的拥护者,仅仅在华夏就有上千万的粉丝,受到无数人的追捧。”

    “他们专门研究人的心理,深受被治愈者的喜爱,其中有一项非常成功的研究,叫被遗忘者的梦境,那是苏茶负责的,也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催眠项目。”

    “苏茶,就是其中最顶尖级的催眠驾驭者。”

    顾名思义,就是能够驾驭人的思维。

    如果苏茶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那么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杨为民的死,就是她的杰作。”

    徐冰说完之后,看向沉默的秦淮,“苏茶,她就是凶手。”

    凶手。

    秦淮扬唇微微一笑,眼睛里一片平静。

    “我知道。”

    徐冰面色微怔,才想起,他是谁。

    他是秦淮,判断推理能力最强的刑侦警察。

    对于苏茶,他不可能没有决断力。

    徐冰垂下手:“你早就知道了。”

    秦淮没有再说话,转身往外走。

    徐冰叫住他:“老大,你是因为喜欢苏茶才包庇她吗?”

    秦淮停下脚步,没有回头,一字一顿的说:“我是喜欢她。”

    徐冰愣在原地。

    他以为他会否认。

    因为他是人民警察,一切都要以人民的名义出发。

    但他却说,他喜欢上了犯罪嫌疑人。

    “我很想包庇她。”

    想包庇一辈子那种。

    “可我还是个警察。”

    警察的职责就是找出所有真相。

    给所有人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

    “我不会包庇她。”

    而她,也不需要这样的保护。

    “她应该很想,承担责任。”

    因为在复完仇的那一刻,她得到的不是满足,而是解脱。

    “我宁愿她永远在复仇的路上。”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挺直的背影带着从来没有过的荒凉。

    徐冰看着看着,捂住了眼睛。

    老大,应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发现了吧。

    他问她的时候,总会说,你的简历这么厉害,怎么会接受一所中学的委托?

    她说喜欢孩子。

    他们都深以为然,从来没想过她是要复仇。

    可老大不一样,他几乎到哪里都喜欢带上她。

    或许不是为了得到她的帮助,仅仅只是想,和她待在一起,久一点,再久一点。

    然而,该来的终究会来。

    徐冰站起身,范枝推开顶楼的门叫了他一声,“下来吧。”

    他擦了擦眼睛,问她:“你都听见了?”

    范枝揉了一下眼角,瓮声瓮气道:“我又不是傻子。”

    苏茶是个手段高超的心理医生没错,做完这些事,她如果想逃出法律的制裁,可以马上逃亡海外。

    可她没有,她不仅没有掩饰自己的作案动机,更没有扫去自己留下的蛛丝马迹,似乎就等着尘埃落定那天。

    他们心里都是有怀疑的。

    也都在等着她选择。

    她最后,还是选择了,继续复仇。

    姐姐的眼睛,和被遗忘者的梦境,就是她最大的执念。

    她不敢忘记叶小小死时的那双眼睛。

    她要回来让所有人都重复那场永远过不去的噩梦。

    她要他们,付出惨烈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