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一米阳光(完)
    “老大,郝万山失踪了。”

    一出门,朱烨跑上前,面色沉重的说:“一起失踪的还有郝万山的父母,以及当年那些同他们一起去过扶摇中学的那些人,他们消失的非常蹊跷,好像是知道了我们的注意,派去盯梢的人,已经跟丢了。”

    “但我们在郝万山家附近找到了杨晶晶……”

    “可是,苏医生,也不见了……”

    秦淮面色一变,“通知各个关卡,排查郝万山的车,一旦找到,立刻扣留。”

    “好。”

    “另外,马上定位郝万山的位置,有消息马上告诉我!”

    “是!”

    秦淮说完话,疯狂的跑向了车库。

    启动引擎后,他接到了温茶的电话。

    她在那头笑着说:“秦警官,我有点想你。”

    秦淮屏住呼吸,“你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

    温茶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泛黑的天际,笑了一声:“我在我应该在的地方。”

    “苏茶,”秦淮轻声说:“你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去找你。”

    “秦警官,你找不到我的。”

    “我能找到,只要你还相信我,我就能找到。”

    “可我不能相信任何人了。。”

    秦淮呼吸急促起来:“苏茶,不是说好事情结束,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吗?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

    “可是事情结束不了。”

    温茶摇了摇头,“事情结束了,我会忘记自己是谁。。”

    “那就和我在一起。”

    秦淮红着眼睛说:“我们不是说好的吗?”

    “我们没有说好,”温茶笑着说:“我们也不能一起去那个地方了。”

    “我们可以。”

    秦淮沙哑着声音说:“只要你不做傻事,只要你还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

    “可是我杀了人。”

    “我的手上沾满鲜血。”

    “我已经不是个好女孩。”

    温茶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空问他,“你会喜欢一个杀人犯吗?”

    “喜欢。”

    秦淮一字一顿,非常认真的说:“我喜欢你,无关你是谁,你在做什么,你变成什么样,只要是你。”

    我就还喜欢你。

    温茶捂住嘴笑了出声,她说:“秦淮,谢谢你。”

    “不要谢我。”秦淮把油门开到最大,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他第一用了哀求的语气:“你能不能等等我?”

    “……”

    “我向你保证,就算你杀了人,我们也可以安然无恙,你还是可以和我在一起,你还是可以像现在这样,如果你不喜欢这里,我们还可以去国外,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哪儿都可以,我都可以带你去。”

    “苏茶,不要离开我。”

    “秦警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说情话的时候,很迷人?”

    “没有。”

    这些话,我只跟你一个人说。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听一辈子。

    “那秦警官,一定很喜欢我。”

    “我特别喜欢你。”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

    “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苏茶,不要离开我。”

    “可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呢?”

    温茶捂住眼睛笑了笑。

    “我对你脾气很坏,总是和你对着干,而且,一点也不领你的情,背着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我找不出自己能让你喜欢的优点。”

    “而你,就像是天上的皎月,是深海里的星星,干净的让我望而生畏,你越是喜欢我,我就越觉得害怕,我不敢承认你是喜欢我的。”

    每当他看她的时候。

    她总担心会在他的目光里迷失自己。

    她的大半生都是为了复仇而活。

    她很寒微,也怕改变。

    “苏茶,我才是真正的卑微。”

    他坐在驾驶坐上,哽咽的叫她的名字:“你知道吗?我特别想让你爱上我。”

    “我想让牵我的手,想给你拥抱,想在乡野背着你奔跑,我想和你在一起,想带你去很多很多地方,我想让你离不开我。”

    “你不必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但你一定要爱上我。”

    “……”

    “那样当你不需要复仇的时候,你就能好好的呆在我身边。”

    而不是像折断了翅膀的鸟,失去了追逐的方向,任自己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苏茶,不要走。”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的未来,不只是复仇,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黑暗。”

    “我向你保证,除了我身边,你那儿也不会去。”

    “可我已经去不了你身边。”

    温茶看着漆黑而幽深的黑夜。

    眼睛深的像湖水,“我已经回不了头。”

    秦淮手指捏的泛白,他不断的重复着:“你可以回来,只要你愿意,你就能回到我身边。”

    只要你回来,我只要你回来。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乞求,就好像要费尽一生的气力。

    “苏茶,求求你。”

    “我什么都不在乎,你要是复仇,我和你一起。”

    他丢掉最后的底线:“我帮你,我帮你好不好?”

    “你想杀人,我们就杀人,你想做什么都好,我都陪在你身边。”

    “我不能失去你,你答应我,苏茶,你答应我。”

    那头的女孩闭上眼睛,耳边似乎还在回响那句“我特别想让你爱上我”。

    “秦警官,你知道吗?我睡着的时候,梦里面都是姐姐的眼睛。”

    “她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复仇,她要我记住她承受的所有痛苦,只有把所有人拉进地狱,她才会原谅我。”

    “她说,她恨我,如果不是我,爸爸和她还有叔叔都不会死,是我害了他们。”

    “如果我放弃她,和你在一起,去享受你嘴里的幸福生活,就是背叛了他们,他们就不会再要我了。”

    “可我这辈子,只有他们。”

    从六岁开始,到二十六岁,这漫长的二十年,她都在想,该怎么寻找抵达他们身边的路。

    “现在,我终于找到了。”

    她说。

    “我昨天晚上梦见了爸爸,他站在一个漆黑的雨夜对我招手,他说,苏茶快过来,爸爸来接你了。”

    “我朝他跑了过去,他说,姐姐和他都在等我,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生活在一起。”

    她多奢望能够回到以前的日子呀。

    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就是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

    “我拒绝不了。”

    “我不敢拒绝。”

    她说完这句话,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听见了剧烈的撞击声。

    徐冰的消息很快发来:“郊区发生了连环追尾事故,追尾车辆二十余,伤亡人数目前还在统计。”

    他疯了一样的追过去,火光冲天里,他看不到她的影子。

    他一辆一辆的拉开车门,剧烈的血腥味让他红了眼睛。

    他大声的叫她的名字。

    他幻想她会应声,她还活着。

    求求你,一定要活着!

    然后,手机响了。

    她说:“秦淮,爸爸来接我了,我要跟他走了,谢谢你爱我,你要好好活着。”

    他转过身,那辆冒着火花的车,已经开始发出剧烈的颤抖,他冲过去,从反倒在地上的车里,看到了她被车子压住的身体。

    她的脸上全是血,面色苍白的不像话,眼睛却出奇的明亮。

    看到他,她一点也不吃惊,甚至还力气笑出来。

    “你来……找我了……”

    她一开口都是血,内脏碎末一点点掉出来。

    他疯了似得拉开车门,有了平生从未有过的力量,把她从车里抱出来,她已经不行了,连气都喘不上来。

    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掉出来,“是我来找你了,苏茶,是我来找你了,你撑住,不要睡,我带你去找医生。”

    “医生!医生!”

    他带着她一直跑,想要找到支撑下去的力量。

    然而她的身体却开始发凉。

    眼睛里的光芒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散。

    “不要找了。”她费力的抬手抓住了他的衣襟,“我想,最后是和你一个人在一起。”

    他停下脚步,她露出些许笑容,吃力的说:“所有伤害我们的人,都被我杀死了,我其实应该很高兴的,但是,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一点也不高兴。”

    “其实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对不对?”

    “但你没有抓捕我,你很想改变我,可我让你失望了。”

    她颤抖着说:“我没有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对不起。”

    “我没有失望。”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她脸上,“我只想你活着。”

    如果她不能复仇,她就会死,可是如果她复了仇,她还是会死。

    他留不住她,就奢望着自己变得重要一些,再重要一些,超越仇恨在她心里的位置,她就会为他留下来。

    可最后,他什么也留不住。

    “你救赎了我。”

    她触摸上他的脸,看着他通红的眼睛,笑的像个孩子,“你就像一道光,划破我所有的阴暗。”

    “你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人爱我,还有人,愿意拥抱我。”

    这,就够了。

    “谢谢你,秦淮。”

    她的眼睛轻轻瞌上,手指从他的脸上滑落,气息也变得微弱起来。

    他拼命抓住她的手,低不可闻的问了一声:“你爱过我吗?”

    为我动摇过一瞬吗?

    如果没有,我用什么来支撑这比二十年还要漫长的余生?

    怀中的女孩嘴角牵起一个薄薄的弧度。

    散去终年不散的阴郁,她的笑容像是暮春的阳光干净。

    她说:“如果有来生,我会比我现在,还要……爱你……”

    *

    *

    *

    *

    *

    *

    *

    很多年后,年轻的记者在莘莘校园里找到了几经周转,自己也要采访的人。

    她举出自己的话筒,郑重而虔诚的问道:“华夏刚颁布了保护儿童和青少年的新律法,这对全社会人的的意义非凡,想必这对秦警官来说,也意义重大,秦警官有什么想对大家说?”

    两鬓斑白的男人手上牵了个脚有些跛的孩子,他面对镜头,十分从容淡然,锋锐的眉眼还能看见多年前的英俊凛然。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致力和关注于孩子和青少年,给他们足够的关爱,和保护,营造出适合他们的生存环境,在学习和教育上,让他们健康成长。”

    年轻的记者点点头,“据我所知,秦警官在四十年前就致力于保护孩子的行动中,其间不仅成立了保护儿童的公益基金,而且还在全国各大学校展开了上万场的防性·侵防虐·童的课程,这对社会和孩子都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我们都很好奇,秦警官发起这些事的初衷是什么?”

    面色沉静的男人,说出了一个字:“家。”

    年轻的记者微微一愣,她很快笑着说:“秦警官是希望全世界的孩子都能有一个健康成长的家庭,是吗?”

    男人却是淡淡道:“是我想要一个家。”

    年轻的记者怔在原地,似乎才想起关于这位秦警官的某些传闻。

    她的眼睛有些红了。

    “秦警官从警这么多年,爆出了社会上存在的诸多不为人知的案件,近年来虐童案和儿童猥·亵案件濒发率急剧减少,秦警官在其中的作用功不可没,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我希望不要再有这样的事发生,防范于未然,让所有孩子都能平安长大,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记者抹了一把眼睛,哽咽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秦警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成家,是心里有什么遗憾吗?”

    这个问题算得上八卦。

    男人微微一愣,而后笑了笑,眼角的纹路轻轻的拢在一起,驱散了眼底的冰凉,只剩下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他看起来,就像是沉浸在回忆里的青年人。

    记者没有打断他。

    男人回过神来,声音也有些缓慢,他说:“我爱过一个人,最后结局怎么样,都不算遗憾。”

    记者正要再问,一道身姿优雅的身影从校门外走进来,对她说:“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吧,我们还有事。”

    年轻的记者记得她,她是华夏鼎鼎有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白雨,很多年前大学毕业之后,就加入了国际刑侦组织,这些年一直和秦警官搭档,在华夏掀了很多大案。

    记者正要上前打个招呼,跛脚的孩子已经跑向了白雨,对她叫了声妈妈。

    白雨拉过他的手,转头对男人说:“今年,带苏苏一起去吧。”

    男人点了点头。

    跛脚的孩子便好奇的问:“妈妈妈妈,我们要和师傅去哪里呀?”

    白雨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去看你师母。”

    墓园很寂静。

    沿着长长的石板一直走。

    在阳光最先照射到的地方,面带微笑的女孩子,被永远的封在了石碑里。

    白雨带着孩子走到墓碑前磕了头,孩子对着墓碑上的照片,天真无邪的说了句:“师母长得可真好看。”

    白雨失笑:“如果不好看,怎么会让你师傅,喜欢了她这么多年。”

    孩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以后我也要找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当女朋友啦!”

    白雨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那她一定要像你师母对我这么好才行。”

    小孩子飞快点点头,“好呀!”

    白雨哭笑不得的带着孩子往后退了一步,看向身后一直静默的男人。

    他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在这里呆上一整天。

    “秦队,我先带他回去了。”

    “嗯。”

    白雨带着小孩子往来时的路上走。

    小孩子不解的问:“师傅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

    “因为他要陪师母呀。”

    “可是师母已经去世了啊。”

    “去世的人,也是活着的。”

    “为什么啊?”

    “因为,她活在这里。”

    白雨点了点小孩子的心口,“只要这里还跳动,她就永远不会死。”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秦淮在墓碑边坐了下来,他抬手碰碰墓碑上的照片,轻笑着说:“今天是你离开我的整整四十年,我也老了,不像以前那么好看了,可你,还是那么年轻。”

    “我真怕,将来在黄泉相见,你认不出我来。”

    “你要是嫌弃我,该如何是好?”

    他的手指划到了眼睛上。

    “你嫌弃我也不怕,你走后没多久,我去看了你外婆,她说你十六岁那年,特别想去的那个地方,有一个非常奇迹的景象,叫做,一米阳光,传说只要看到过一米阳光的人,无论做了多少坏事,都会得到救赎。”

    “我带着你的骨灰去了,我们第一天就看到了,但你不知道,它还有另一个意思。”

    一起看到过一米阳光的恋人,会得到天神的庇佑,永远在一起。

    “你看,抓住我,很容易的,你只要用一句几乎不算告白的告白,我就能心甘情愿的陪你一辈子。”

    “下辈子,你不能再负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