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豌豆王子(十一)
    “既然她是位坏姑娘,那你有办法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瑟琳娜来了精神。

    “帮我把她重新变成青蛙。”

    瑟琳娜:“……”好家伙,这可不是个小忙。

    温茶:“她伤害了我的朋友。”

    瑟琳娜将目光放在了她肩头的青蛙身上,“这是你那位朋友?”

    “嗯。”

    瑟琳娜啧啧两声:“这位公主明明就是自作孽,你的朋友还真是富有同情心。”

    被这么一说,诺诺又要哭了。

    瑟琳娜收回目光:“这个诅咒,跟普通的诅咒不一样,是一人换一人的黑魔法,施诅咒的人,不是心思恶毒,就是恶作剧,我救不了你的朋友,得等到我妈妈回来。”

    “你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赛琳娜:“她已经外出十几天了,恐怕还需要一些日子。”

    温茶:“……”

    诺诺:“……”

    “不过你想救你的朋友的话,可以问问那位公主,给她下咒的是什么样的女巫。”

    温茶回头,捏了一把公主的脸。公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幽暗的环境,冷的打了个哆嗦,瞪向温茶,“你这个疯子,你想对我做什么?”

    温茶懒得理会她,让赛琳娜和她交流。

    赛琳娜看到公主的眼睛,诧异的叫出声。

    “你不是最初被下咒的人?”

    公主没想到树上藏了个人,吓得差点尖叫出来,听到赛琳娜的疑问后,更是面露惊疑,“你是什么人?”

    赛琳娜从树上跳下来,落在公主身边的捏着她的下巴,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遍,对温茶说:“她不是最初那个人。”

    也就是说,公主的诅咒,一开始并不是下在公主身上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公主变成青蛙的原因,也应该和诺诺变成青蛙是一样的。

    温茶垂眸看向公主:“最初,你吻了谁?”

    这个问题落地。

    公主愣了一下,随后抱着脸哭出来。

    这是个她难以启齿的问题。

    在她变成青蛙这么多年,她不敢提也不想提的问题。

    现在却被人轻而易举的翻了出来。

    她不想理温茶,一个劲儿的哭。

    温茶看着她狼狈又可怜的样子,迟疑了一下,没有上前打扰她。

    等她哭够了,温茶又问:“你当初吻了谁?”

    公主吸了吸鼻子,怒视着她:“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这个讨人厌的侏儒。”

    温茶:“……”最讨厌被人叫侏儒了。

    “不说也行,”赛琳娜也对这个娇滴滴的公主没什么好感,“我也是个女巫,马上诅咒你,重新把你变成青蛙好了。”

    公主:“……”

    这两个人,简直坏到了极点,等她逃出去,一定要叫父亲,把这里夷为平地。

    “说不说?”赛琳娜对她做了个鬼脸,“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公主:“……”不说根本就不行好吗?

    “我说……”公主擦擦自己的眼泪,抽噎着道:“我之前,亲吻过一位王子。”

    王子……

    温茶挑挑眉,怪不得之前她非要打阿瑟的主意。

    原来还存了报复心理。

    “那是邻国的王子。”

    提起邻国的王子,公主的表情变得十分忧郁,“我们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为了两国发展,我们的父亲那时就为我们准备了联姻典礼,说是在我们十六岁那年就举行婚礼。”

    “我一直很期待我十六岁。”

    到了十六岁那年,国王把公主叫到身边,说要让她和邻国王子见一面,确定婚期。

    公主在邻国的宫殿里见到了已经长大,英俊而绅士的王子。

    他谈吐优雅,性格温和,满肚子的才华,令人心生好感,是所有人眼中的白马王子。

    公主当然很庆幸自己会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

    回到王国后,她当即向国王表示自己非常喜欢王子,要尽快和王子举行婚礼。

    国王也是满口答应。

    就在他们结婚典礼上,宫殿里忽然闯进来一个身穿银白色长裙的美丽女人,她像是海上的泡沫,美得低到了尘埃里,她哀求而绝望的看着王子,用目光乞求王子不要结婚。

    她不仅是个走不稳路的跛子,还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看起来非常可怜。

    当时公主身穿嫁衣,满心期待自己的婚礼,对着出来破坏气氛的女人十分厌恶,她当即趾高气扬的派人,将那柔弱美好的女人丢了出去。

    王子神色淡然的告诉她,那个女人是他在海边救起来的一个孤女,是个可怜人,他心生怜悯,便把她接到了宫殿里照顾,他们之间没有半点男女之情。

    公主满心都是王子俊美的脸,她没觉得什么不对,反而觉得王子绅士善良,同王子平静的举行了婚礼。

    当夜,王子和公主正要入睡时,窗户外面忽然有响声。

    王子披上衣服走出去,外面站了个美丽而苍白的女人。

    她就是那白日里差点破坏婚礼的人。

    女人用目光问王子,能不能跟她在一起。

    王子一心牵挂公主是国王唯一的女儿,得到公主,就会继承王位,自然没有答应她。

    女人哀绝而痛苦的发出一种尖锐的声音。

    对这样的结果显然不能接受。

    可是王子不爱她,他爱的是公主的王国。

    他要娶公主,他不要一无所有的女人。

    女人眼睛里流出眼泪来,那些眼泪化作一颗颗的晶莹珍珠,落了满地,随后,她从宫殿上跳了下去,她在落入海面的瞬间,化作了无数的泡沫。

    公主从来没见过那样的泡沫。

    在王宫的灯火下,散发着七彩的光芒,那些光芒飘往宫殿的上方,它们飘进了云里,流落在云端上,那里有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公主低下头时,英俊的王子已经变成了一只绿背的青蛙。

    空气中响起女人低低的宛若海妖般妖冶的声音。

    “你不是喜欢她么?你看看她,能不能救你……”

    随着声音消散,那些泡沫全都消失不见。

    他们都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她用生命诅咒了王子。

    凌乱衣物里,已经变成青蛙的王子对公主说。

    那个恶毒的女人,在他身上下了诅咒,只有真爱之吻才能将他变回来。

    如果公主真的爱他,就应该亲吻他,证明她是爱他的。

    然后他们还能够永远在一起。

    公主对化为泡沫还要离间他们的女人并没有好感,为了证明她的真心,她当即就吻了王子。

    然后,她变成了一只青蛙。

    她害怕的睁大眼睛,惊惶的看着王子。

    想要求一个解释。

    王子说:“抱歉,这是我做过的最糟糕的事。”

    他显然骗了她。

    他们再也没有以后了。

    他把她丢到了荒原上扬长而去。

    公主在溪边呆了好多年。

    她一直记得那个女人的眼睛,还有王子绝情的背影。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能证明真爱的吻。

    有的只是,把人变成魔鬼的诅咒。

    时间一久,公主心里只剩下了对王子的怨恨。

    她开始变得狡诈,费尽心机想要得到另一份真诚之吻。

    她想要变成人,疯狂的想。

    她体会到了那个被王子抛弃的女人的感想。

    可她还是不想放弃。

    然后,她遇见了诺诺,一个傻乎乎的少年。

    她想,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